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山神

    “咱娃自从祠堂回来,就变得神神叨叨的。”

    “哎!也难怪,二狗子出事对这孩子打击挺大的。”

    “石头,爹和你说,咱们猎户上山本就是刀尖舔血,你想吃它,畜生也想吃你。你和二狗那娃从小玩到大,我和他爹也一起光腚长大,他爷俩没了我也很难受,不过咱们大伙也给他爷俩报仇了。石头爹放低声音,压着嗓子,你不是看见了吗,那玩应多吓人,可不能让你娘知道。来,你娘给你做了狼尾汤,壮壮你这孩子的胆。”

    “爹,二狗子没死。石头坐在地上磨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刀。”

    石头爹叹气,大伙已经把附近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如果二狗真跑到了深山里,那也是凶多吉少了。

    “吃饭去吧,你磨这把破刀干啥?到时候爹找你李伯给你要把好的。”

    “爹,这刀是山神爷给我的。”

    “哎!这孩子...”

    月明星稀,蛙叫枭鸣,山坳上的树在村道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几个铁塔般的汉子抬着一个用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东西向村外走去,捏手捏脚的样子颇有几分滑稽,领头却的是一个瘦弱的老者,手持铁拐而不拄,生怕发出一点动静。

    一行人把东西抬到村外一偏僻处,引火焚烧。焚尽后,刚要离去,却发现灰烬中似有一物,老者用拐将其拨弄出来,发现此物尚有皮肉,定睛一看,一只熟透的......兔子!

    祠堂里

    “石二,你家娃了不得!那玩应烧完可不就是兔子。”

    林木:“李伯,是不是那兔子本来就在那。”

    老李:“我堆的柴火我能看不见吗?真邪性啊,俺还纳闷呢,咋连个骨头都没有,没想到扒出个兔子。”

    “老李,你们是不是骗大伙。”

    “我骗你们,那村长还能骗大伙吗!这是俺们亲眼看见的。”

    村长:“石头你到底是咋知道的?你仔细说说。”

    石头眼神有点飘忽,吞吞吐吐的说:“就那天在祭祀中我突然身体难受晕了过去,呃,在梦中我梦见有声音和我说那东西是兔子。”

    村长:“这么说一定是山神显灵,让石头给咱们提个醒了。”

    石头:“对对,村长,那天我昏过去时好像还看见山神爷了,它就和那石像一模一样。”

    “山神还说什么了吗?”

    “他说二狗还没死。”

    “山神说二狗子在哪了吗?”

    “他说二狗子被抓住了,但现在还不能救。”

    “二狗被谁抓住了?”

    这群汉子虽然还是一副长辈的语气问东问西的,但态度却变得恭敬了许多。

    村长缓声道,“咱们卧狼坳世代以打猎为生,林子里的怪事见多了,打死的虎狼也不计其数,但打死个妖怪还是头一回。那兔子估计是年头多成了精,出来害人。这还是个兔子精就比虎狼还凶猛,要是真来个别的东西,那咱们还真够呛能对付得了。”

    大伙沉默了,这些猎户虽然是有些愚笨,但还不是傻子,那兔子的凶恶程度确实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村长又道,“不过我们有山神庇佑,山神又托石头给大家传话。我作为一村之长决定祠堂门匙先交由石头保管,石头每天可来祠堂祭拜山神。”

    “村长!我不服!”林木突然喊到。

    大伙和诧异,林木这小子比石头大不了几岁,一直和石头都玩不到一块去,但没想到会顶撞村长。

    “那祠堂门匙只有村长能拿着,那给石头了,是不是石头就是下任村长了!石头连山都没上过,弓法猎法哪个人不比他好!山神显灵没准只是他运气好,没准下次山神爷就给我托梦了呢。”

    小莽:“石头虽然打猎的功夫不行,但识字是我们这里最多的,下任村长也不是不行。”

    林木:“识字多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

    石二“村长,石头还太小,把门匙交给他确实不合适。”

    石头:“林木说的对,我是万万当不了村长的,这门匙我也不能拿。”

    村长:“不管谁拿这个门匙!谁当这个村长都一样!都是为了保护村子!石头虽然小,但现在拿着门匙是在适合不过了,谁都别吱声了。以防万一,大伙都要做好准备,不能再让妖怪伤害村民,更不能让妖怪祸害村子!石头你去祭拜山神,要是山神在显灵你马上告诉我!还有上次那几个神仆拿的那几本书,里边有没有关于妖怪的你和大伙说说。”

    石头点头,“好像有一点。”

    “妖,可化人形,可隐草木,可通人言,常惑人心,夺魂噬魄,妖所至,灾亦来。信我主‘虚骊神’,供奉我主,可破迷障,可避妖邪!”

    ——

    本该之地就算百锁无匙又何妨,不该之地就算无门无锁也难入其中。

    无人知道石头曾独自去过祠堂...

    “你是山神吗?”

    “你这娃,居然真能看见我!”

    “山神爷,二狗还活着吗?”

    “那个娃还活着。”

    “他在哪呢?!我告诉村长好去救他!”

    “现在还救不了他。”

    “我要去救他!”

    “别急,别急,还不是时候。”

    “这是妖怪吗!”

    “你看见的是什么?”

    “兔子!”

    “那就是兔子。”

    “兔子妖?”

    “只是个普通兔子。”

    “这兔子怎么这么大?”

    “你这娃问题倒不少,不可说,不可说。”

    “那山神爷你是猴妖吗?”

    “哈哈...娃你看我像什么?”

    “我看见像猴子,怪不得祖训不让猎猴子。”

    “哈哈哈哈,好!好!好!真没想到这村里能出现你这么个有灵力的娃,竟能看破我的本相。”

    “灵力?本相?是什么?”

    “你能看破幻化,这就是你的灵力。没了幻化,自是本相。”

    “那山神爷是妖怪?”

    “你这娃,妖也有好坏之分,你也有灵力,那你岂不是也是妖怪。爷爷告诉你,此事万不可和他人说,否则村子会有大祸。今夜你来此也不可告诉他人。你可记住了?”

    “我记住了,山神爷也能看出妖怪是什么吗?”

    “哈哈,灵力各不相同,能力也各不相同。”

    “那山神爷的能力是什么?”

    “我的能力可厉害嘞,我能懂万物之语,闻万物之言。”

    “别问这么多,爷爷送你一样至宝!”

    “这破刀?都锈了,还能用吗?”

    “哈哈,锈是锈了点,磨一磨吧。”。

    “对了,你这娃出去可不许说山神是猴子变得。”

    “嗯,我记住了,猴子爷爷。”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