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七章 成功换位

    在班上差生都心情激动澎湃之时,北朝阳却是眼前一黑,连坐都坐不稳了。

    可以了,实验组另一个人的人选你们都不用猜,也不用想了,昨天已经预订好了。

    真悲催。

    北朝阳用手指在桌面上画起了圈圈。

    今天的心情还真是多变啊。

    首先在刚才班主任和班长进来时没说换座位的事,而是提出一个新制度。

    当时自己的心情便是犹如大刀临头的死刑犯突然听到了快马加鞭的差使发来圣旨:皇上有谕刀,刀下留人的那般喜悦。

    谁知道,现在来了那么一出,北朝阳的心情又变成死刑犯听到了接下来的话:

    皇上有谕,刀下留人,此人罪大恶极,直接斩首难以泄民愤,改为凌迟处死,行刑三天,早死一天你们全部人都得提头来见!

    不出北朝阳所料,苏慕在说完自己承担下实验组里好学生的位置后,立刻望向了他,万分平静道:“差生这边,就选你了。”

    该来的麻烦还是会来的。

    班里正兴奋的差生听到班长居然已经选好人后,热血纷纷冷却下来,顺着苏慕的视线,齐齐看向了北朝阳所在的方向。

    他们的目光来回扫视着,最后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北朝阳前面两排的向海均身上。

    因为向海均前面坐的同学,都是成绩还行的,明显不符合差生标准。

    而向海均后面坐的两个人,成绩虽然差劲,但都是体育生,没必要太注重成绩。

    至于最后一排单人坐的北朝阳,呵呵,怎么可能,那么孤僻的一个人。

    而向海均也算得上是高三三班里的小帅哥一枚,长相俊朗,家庭富裕,除了整天游手好闲,把妹子当渣男以外,没什么太大缺点,是班里很多女生暗恋的对象。

    莫非班长看上了向海均这货?

    不会吧,虽然向海均人长得不错,却是一个十足的渣男啊!?

    “海,海均哥,苏慕班长好像是要选你做她同桌?”

    同桌何东升一时间话都说不顺畅,这种被全班人注视的感觉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不,不可能吧,不对,也有可能。”

    向海均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以前他也试着追求过苏慕,结果却连话还没说上几句,就被苏家派来的人警告了。

    从那时候起,向海均就知道,苏慕并不是他能高攀的存在,不过此时,苏慕为何突然又要与他同桌,这是什么用意?

    莫非苏慕对他本人并无恶感,只不过是苏家的人不喜欢自己吗,这样来说,岂不是还有机会?

    这么一想,向海均立即挺直了腰杆,顺手一扶刘海,表面看上去仍然风轻云淡,实则鸡冻的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

    一时间,全班的人视线都聚集到了向海均和苏慕身上。

    “妈的,我的女神居然要被向海均糟蹋了!”

    “唉,我要是有向海均的那张脸就好了,我也想当海王!”

    “他妈的,苏慕是我女神啊,怎么可能喜欢上别人,苏慕只是过去帮忙补习的好吗!”

    “兄弟你别激动,我跟你说句实话,就算现在只是单纯的同桌,坐在一起久了也会日久生情啊,这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班里的男生一时间既羡慕,又嫉妒,心情难以平静。

    班主任腾海涛听到底下男学生的窃窃私语后,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都猜错了啊,还真有些好奇他们知道真相的样子。

    “北朝阳,还愣着干嘛,快点搬桌子过来,温薇宜暂时跟林嘉欣坐,刘欣换到郭廷玉旁边,至于尹显虎,因为你最近表现不太好,先坐到北朝阳那位置上去吧。”

    班主任‘和蔼’的看着北朝阳,努力憋着笑说完了座位调整。

    班主任话音刚落,班里的气氛更加严峻了。

    班里比之前班长宣布她进实验组时还要寂静一些。

    一个同学的圆珠笔掉到了地上,格外刺耳。

    向海均一瞬间脸涨得比猴子屁股还红,张开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哇......艹!”

    “这...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

    “你知道你现在跟个狒狒一样吗,能不能淡定点,我跟你说这肯定只是一个梦而已,班长怎么可能会跟北朝阳那种货色做同桌,你看我用全力掐自己大腿都不痛,你看你看,我还可以掐住转几个圈......”

    “诶,还真是幻...幻尼玛,你tm快停手,你掐的是老子的大腿,你tm还转,转,转你m呢!”

    “别吵了,我怀疑我们是在做梦。”

    在此刻,班里一条不知名的敏感线甭断了。

    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忍不住爆出一阵惊呼,纷纷怀疑自己是否做梦了。

    苏慕要是和向海均同桌,即使心中万般不情愿,但还勉强可以理解,但他们没有想到,差生中挑的居然是北朝阳。

    一个高中三年练了三年刀的傻子,一个孤僻的边缘人。

    凭什么?

    和班长苏慕同桌,那可是全校的梦想啊!

    班里所有男性心中大喊。

    “老师,换座位这个事不能这么草率吧,至少先取得本人同意吧,班长你倒是说说话啊......”

    温薇宜满面怒气的站了起来。

    正要悲催搬桌子一个人做到最后面的尹显虎也是眼睛一亮,莫非事情还有转机?

    “薇宜,北朝阳这个人选,我和老师之前已经商量好了。”

    苏慕打断了溫薇宜的话语。

    语不惊人死不休。

    之前就商量好了?

    班里的男生又是一阵莫名的难受,不知道自己输在了哪里。

    温薇宜也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无力的坐了下来,收拾起东西。

    “北朝阳,愣着干嘛,还不快搬,快要跑操了,难道还要等第一节课不成?”

    班主任又‘好意’提醒了一番,说完还颇为得意的扬了扬他手中的茶水瓶,似乎在叫北朝阳不用谢谢自己。

    谁要感谢你啊,快给我去死啊,堂堂为人师表,竟然不顾学生的生死!

    北朝阳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虽然昨天就知道是这个结局,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几分钟后,北朝阳被迫坐到了苏慕身旁,虽然北朝阳很尽力的让自己桌子离苏慕远一些,但还是被苏慕以挡住班级过道的缘由拉了回来并且靠在一起。

    看到班级里男生几乎可以吃人的目光,北朝阳盘算起是否要减少上厕所的次数了。

    “早读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随便看看书就行。”

    班主任腾海涛吩咐完后,走出了教室。

    “唉。”

    北朝阳不知道在心底发出了第几个感慨。

    倒霉倒霉,看来以后的日子里,就没有这平静一词了。

    不过话说回来,班长身上的味道倒是很好闻,淡淡的,让人想起一种夏季水果,就是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水果。

    这导致北朝阳好奇心起来,还想再靠近一些。

    “平日里跑操,你都去哪了?”

    苏慕一边整理着桌面上的书籍,一边看似不经意的询问道。

    吓!

    北朝阳双眼一凝。

    来了,第一个难关。

    强迫自己声音看上去尽可能平淡,北朝阳迟疑片刻后,开口道:“啊,早上老是肚子疼,上厕所,我这个人就是这样。”

    或许是提及到了厕所,苏慕只是眯了眯眼,并没有反驳什么,转而看向手中的古诗书。

    还行,蒙混过关。

    北朝阳暗暗松了口气。

    第一次与班长没有硝烟中的交锋,勉强打了平手。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