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十一章 故梦(四)

    她起身,长长的白色袍子拖在身后,一头长发披散到脚踝,清冷的眸子里没有半点波澜。

    门外站着的是白梦语的母亲白林氏,两人长得没有一处相像。南宫钥想白梦语那仙女一般的容颜一定是随了她的父亲,可是这样一个好看又温柔的孩子居然不得母亲疼爱,实在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

    而这个白林氏,中人之姿,也未见性子见识有何超越于人,若白梦语的父亲也是这样一个天人之姿是因为什么喜欢上这样一个女子的呢?

    当真当人好奇?

    她率先进入屋内:“语儿还没睡?”

    心里抗拒,却还是迎白林氏入屋,在桌前相对而坐,眼中闪过一丝讥诮:“母亲不也没有睡吗。”

    也不知白林氏有没有听出她语气中的疏离之意,仍是温和地说道:“你城里的住处已经修好了,过几日立了春后就可以搬过去了。”

    她心中冷冷一笑,如此甚好,她早就想离开这个让她压抑的地方了。想了想,问道:“姆姆同我一起过去吗?”

    白林氏倒是很高兴,说道:“姆姆虽说年纪大了,但还是要过去帮衬着你的。”

    白梦语冷冷地说:“那就好,母亲说事吧。”

    白林氏一愣,用绢帕沾了沾嘴,这才说道:“你独院之后母亲就照看不到你了,得空了你要多回来。还有,白家都系在你身上,可要好好的啊。”

    这话说完,白梦语当真是笑了出来,只是她母亲永远也看不懂,那笑容中有多少的痛楚,反而陪着一起笑了笑。

    白梦语收了笑,问道:“母亲是真的关心我吗?”

    白林氏一愣:“你这问的是什么话。”

    她心中有一坛冰向水底沉去,又低头拿起笔:“若无其他事要说,母亲就请回吧。”

    白林氏皱了皱眉,还是道:“春桃也跟着去,还有,你是圣女,切记不可与外人接触。”

    “我知道。”她有些不耐烦:“我是最圣洁的圣女,自然只懂得孤孤单单一个人待着。”

    白林氏站起身,不知是个什么表情,片刻后不言不语地轻轻走了出去。

    门一关上,便是她颓废地将笔一扔,直挺挺地倒在了床铺上。

    直到她乔迁新居后的第二日,易沛才鬼鬼祟祟的跑来与她对暗号。

    听到那熟悉的鸟叫声她心中是欢喜的,就连本来积蓄的伤怀与埋怨也全都抛诸脑外。

    她起得太急,连脚下的矮桌也被她一下撞翻。门被猛地拉开,初春的寒气扑入房中,争先恐后地要将那些热气挤走完。白梦语赤着双脚,长大宽松的繁复白袍层层叠叠地拖在身后,像一朵盛开的白色牡丹,衬着她脱俗的容颜。

    一惯冰冷的眼中有了些温度,语气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嗔怪:“我以为你不来了。”

    易沛已笑着跳进她的屋子,带着一身寒气扑向那正燃着火的一盆银丝碳,转回一张被冻得发红的脸:“我去给你找礼物了,你迁居是大事呢。”

    她看着他冻得通红的脸,两边脸上已经发紫生了冻疮,在火盆上烤着的双手指头已经开始溃烂,心里头突然一紧,走过去用一双洁白修长的手指握住那双肿胀发红的像冰砣子一样的大手。

    他愣了愣,她还从来没有碰过他呢,他一直以为这位漂亮的圣女姐姐不喜人近身,可今日……易沛有些激动,激动过后也舍不得收回手,直到白梦语放开他,还傻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发呆。

    白梦语给他倒了一杯热茶入进他手里,问道:“是什么?”

    易沛抬头看她:“什么?”

    她一笑,若冷雪融化:“你送我的礼物?”

    易沛看得痴了,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忙“哦”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支狼毫笔,看得出用材不错。

    “这个,我打了几日柴,还打了些野味拿去镇子上卖了,给你买的这个。”他眼睛亮睛睛地看着她:“怎么样,喜不喜欢,店家说这个可好了,我其实老早就去看过了,觉得配大人正好。”

    她眼睛有些潮:“傻瓜。”

    他紧张:“你不喜欢?”

    她看着他不说话,心里却想着,要是这个少年有人推荐去军营里锻炼一番可是比他现在这样要好上许多。孤儿,贫寒,他需要一个机会。

    他更急了:“真的不喜欢啊?那怎么办?要不我拿去换吧,大人想要什么?”

    她想要什么?她好像什么也不想要,觉得他在身边就已经很好了。笑着拿过那支笔:“我很喜欢,就是太喜欢了才一时没有说出话来。”

    看他松了一口气,又是一副高兴的模样:“圣女大人搬到这里,以后我来找您就方便多了。”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易沛一愣,“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第一次看了她良久,低下头去,再看她时脸上有一抹动人的笑:“您忘记了,我八岁那一年,那时候父母已经去世了,我家的那几亩地生了病,全都发黑死了。”

    他像是陷入了悲伤的往事之中:“没有那几亩田的谷子,交不上粮,我也许当年就过不过去了……是您,帮我将它们救活了。”

    他看她的眼中 充满着虔诚:“您就是神仙。”

    她笑了:“就为这个?”

    他看着她:“我一个孤儿,别人都欺负我,没有什么人来帮我。”神色是难得的认真:“只有您,您是真心的,您是真心帮我的。那一年,我也才能活下来。”

    她有些茫然,想了好一会才记起来,有些吃惊:“你就是那个小孩子?

    他又说:“后来又遇见您,您那么好,那么美,像出尘的仙子让人心生敬意,我便想陪在您身边守护着您。”说完不好意思的笑了。

    白梦语整颗心被他这样的话塞得满满的,全是温情与暖意。

    易沛离开后,她握着那支笔睁着眼睛到了天明,心里头渐渐笃定了一件事,可心情却不由自主的沉寂下去。

    她是圣女,是白家和全村乃至全城的守护者,根本没有资格拥有普通人能拥有的。从不没有那么想过,想要逃离这个桎梏她的地方,她羡慕易沛,她的人生从不在她自己的掌控之中,沉痛地扶上自己的额头,眼中浮过一抹痛色。

    突然觉得还不如不要想明白,也许一切会好上很多……

    此后一切如常,白梦语托了关系让廉易去了石城的军队。那一天日头已经变大,他站在她的院落中很久,最后才明白,他的守护需要力量,而她不过是顺着他的心意给了他一个得到力量的方式。

    他胆子有些大,一贯如此,居然就那么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慎重地向她宣誓:“大人,吾此一生,定将守护于您,不离不弃。”这是他的夙愿,却让她第一次红了眼眶。

    易沛离开以后,白梦语的日常便没有什么新意与变化,除了被请去祈福与为村子祷告,基本就是作为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只偶尔听闻易沛在军中如何机警能干,再之后听闻他被派遣去跟着国军执行一次任务,不知何缘故被领军的从六品的副尉看中,编入了国家常备军中。

    他的消息至此成了断线的风筝,就这么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一般,连一封信件也没有。她想不明白,可知道以后能怎么做,也只能那么做,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他终于落下泪来,两行清泪之下是俞见坚硬冰冷的内心。

    几日后她从郡守的府邸走出来,远远地瞧见上次在家中见到的那个小女仆,想起那孩子不知为什么变得那么胆小,便没让身边的人跟着,独自走了过去。

    路上的人见到她都恭敬地退到了一边,小女仆后知后觉地转过身,看到身后站着的人吓了一跳,又意识到自己的无礼,忙躬身行礼。

    她温和地问道:“别怕,到家里那么长时间也还怕吗?上一次见到你跟只小兔子似的,现在也像。”说完弯腰将那不过八、九岁大小的小女仆扶起来:“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来告诉我,我会保护家人的。”

    家人?小女仆抬起头来,大概觉得她不过就是个奴仆,哪里担得上家人这个称谓。

    白语梦笑了笑,撩开兜帽上的轻纱:“记住了。”说完轻轻摸了摸那孩子的头,这个被她从一群成年乞丐手中救出的小女孩,若不是她路过救下也许已经……

    她摇摇头,笑道:“去忙吧。”

    转身没走上几步,背后那个小女仆突然叫住她,小心翼翼地跟上去:“我送一送大人。”

    她想笑,又忍住,指了指街对面正神色焦急地等着她的几个仆人和已赶过去的马车:“不用送了。”

    小女仆固执地摇头,小声道:“要送的。”说完加紧一步走到她身侧,更加小声道:“大人,夫人……”

    “夫人生病了?”虽说对她不理不睬,可到底还是她的母亲。

    小女仆双手使劲绞着衣角,低着头。

    她蹲下去,看着小女仆:“是不是夫人生病了?”

    “……不是的。”小女仆抬起头:“大人您别回那个家,我听到夫人同姆姆说,说……”她抬头看了白梦语一眼,像是下了好久的决心:“说要是您死了就好了。”

    她又看了看已呆苦木鸡的白梦语:“姆姆让她以后别说这个话,小心隔什么有耳朵。”

    怕白梦语不信,又不敢当街跪下,只得小声保证道:“是真的,大人救过小人的命,我不会骗您的。”

    她似乎很着急,这时街对面走来一个人,白梦语听到那人焦急的唤声急忙放下兜帽上的纱遮住一张刹白的脸回身过去的时候小声道:“这事不许对外人提,快回去吧。”

    那人春桃,已走到她边,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小女仆:“大人没事吧,这是家里的……小福?”

    小福躬了躬身,怯生生地喊道:“姐姐。”

    白梦语已向前走去:“是家中的仆人,我先前还以为看错了,好了,走吧。”

    春桃应了一声,虚虚地扶着白梦语往马车那边走去。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