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38章 这是看不起谁呢?锅哥怒了

    韩元香漫不经心伸出右手,纤细的手掌心微微颤动,慢慢浮现一条鲜艳的虫子,虫子胖胖的,像一根毛毛虫,却呈现出剔透的鲜红色。

    晶莹剔透的鲜红与雪白的对比,触目惊心的色差背后是极致的危险。

    当祝余的目光落到虫子身上时,虫子躁动的扭了扭。

    感受到血宠躁动,韩元香安抚了下。

    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在意,只以为自己最近心情太差,血宠受到了影响。

    祝余寒毛直立,立刻移开目光。

    这只虫子虽然一动也不动,但直觉告诉她,这只虫子非常危险。

    韩元香压根就没料到暗中有人偷窥,把她的秘密窥探了个精光。

    那头韩五对韩元香的态度更加恭敬,“小姐放心,属下一定谨记。”

    打一个棒子给一颗甜枣,韩元香深谙御下之道。

    “这次的事情办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我回去就说服爹爹赏赐你一碗破障汤,有了这汤,你又能再添300年寿元了。”

    闻言,韩五脸上掩饰不住的高兴,“多谢小姐提拔!属下一定尽心尽力。”

    韩元香满意地点点头,吩咐韩五全速前进,带着连翘去了甲板。

    站在甲板上,韩元香眉头微蹙,望着远处昆吾山脉一望无际的阴影,心头莫名浮躁。这两日事情多有不顺,她怕今晚的事情再生变故,想了想,还是多派了韩十三前去协助韩十二。

    这厢韩元香发愁,船舱里的祝余也发愁。这飞舟怎么飞了这么久还没停,也不知道这云雾峡谷到底在哪?

    祝余和锅锅百无聊赖的躲在舱底,看着不远处的黑色石头齐齐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祝余道、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锅锅道。

    两个难兄难弟互相看了一眼,又叹了一口气。

    舱底一阵剧烈震荡,接着云霄飞舟便停了下来。

    祝余侧耳倾听,等到人都离开,这才叫上锅锅。

    “锅锅走了!”锅锅眼巴巴地望着阵眼的域外精金,似乎连头上的呆毛也跟着没了精神。

    看着锅锅有些丧气的眉眼,祝余安慰道:“我答应你,到了宗门,一定替你早日找到域外精金。”

    “那说定了,到时候你可别舍不得灵石,这域外精金可是贵着呢!”锅锅对着祝余抛了个媚眼,乐颠颠的做到祝余肩上。

    祝余下了飞舟,就发现自己迷路了。

    周围黑漆漆的,透过飞舟的光亮可以看到周围全都是雾,能见度非常低。即使散开神识,看到的也不过只有十米。

    取下玉锅握在手里,祝余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不知不觉就往峡谷深处走去。

    周围的花似乎越来越多了,祝余神识所过之处,铺天盖地全是各种各样的花。

    祝余整个被花海包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好在这云雾峡谷足够大,不然这喷嚏声铁定引人注意。

    越往里走,周围的花品阶越来越高,慢慢开始出现一些一阶灵花。

    灵花就意味着灵石,祝余看着越来越多的一阶灵花,心里也越来越高兴。

    渐渐地开始出现一些二阶灵花。

    祝余摘了一朵,试着用调鼎手去除里面的戾气,却发现这些灵花里的灵气与戾气完全混杂在一起,戾气去除的时候,灵气也没有了。

    可惜了,祝余丢下花,继续往里走。

    周围的花数量开始减少,零星出现的几株品阶都不低。

    祝余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周围的花似乎消失了,雾气似乎也没有刚开始那么浓郁了。

    “锅锅,前面好像有光?”祝余示意锅锅看前面的雾气。

    在雾气中有星星点点的白色光点,这些光点驱散了雾气,越走雾气越来越淡,白色光点越来越多,直到雾气完全消失。

    祝余抬眼望去,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嘴巴张的像鸡蛋那么大。

    天!好漂亮!

    漆黑的夜空下,峡谷却一反常态的亮如白昼,只因为峡谷深处生长一株巨大的花树,花树的周围被飞舞着无数的白色光点。

    正是这些光点让整个峡谷深处明亮如白天。

    祝余来到花树下,用力的往上仰头,仍然看不到花树的顶。她伸出手臂对着巨大的树干比划。

    “锅锅,这究竟是什么树?比梅溪村十人合抱的大榕树还要粗。你看,那叶子竟然有斗笠那么大。”

    祝余仰头,层层叠叠的树叶间开满了鸡蛋大小的白色灵花,密密麻麻的。

    白色光点像星星拱卫着月亮一般围绕着灵花,像无数个小灯笼。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花很好看,要是用这花瓣做一条裙子该多好。”锅哥美美地摸了摸呆毛,杵着下巴在灵花和自己的绿色小裙裙上打量。

    祝余:......你是一只器灵,要什么小裙子?

    “可惜这些灵花都不能用来做灵膳,不然就可以做好多的鲜花饼。”祝余失落地绕着花树转圈。

    锅哥不断在花树见飞舞,采摘这灵花花瓣。

    ”小余儿,你快看!“锅哥指着虬劲十足的枝丫中哪个大大的包状物体,声音颤抖着道。

    祝余顺着它的手指看去,在互相缠绕的枝干中竟然吊挂着一个巨大的紫色蜂巢。

    无数一寸大小的土黄色蜜蜂在蜂巢里进进出出,不断将灵花的花蜜送回老巢。

    祝余舔舔嘴唇,这花树一看就不一般,用它酿的灵蜜做的蜂蜜煎鸡翅想必味道也是极好的。

    锅哥一脸垂涎,这么大的巨灵峰巢,里面的灵蜜一定很多吧。

    祝余和锅哥对视一眼,嘿嘿一笑。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么多巨灵峰,将紫色蜂巢围堵的严严实实,根本无法靠近。

    祝余和锅哥最后商量,锅哥是器灵,不怕蜇,所以由锅哥负责引开巨灵峰,她则带着面具趁机弄点蜂蜜。

    说干就干,锅哥飞到蜂巢前。

    “略略略!你们这些土蜂子,来追锅爷我呀!”言语的挑衅,锅哥意味未尽,伸出中指对着巨灵峰叫骂。

    本来一开始巨灵峰们就像没看见锅哥一样,根本不理会锅哥单方面的挑衅。

    这是看不起谁呢?

    呆毛直立,锅哥怒了,后果很严重。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