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86章 醋味太大

    宫曼语边说,边点点头,越发觉得这个亲事说的值得。

    “难道媳妇儿不知道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吗?”君木兮说完这句话,眸光专注的看着宫曼语。

    这眸光太过炙热,让宫曼语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看向旁边的一个小摊贩上面的东西,开口道:“虽然你没有问我为何如此急切的定亲,不过,我希望你知道,既然你答应娶我,那么这正妻之位我是占定了。”最好一句话说话,不躲不闪的迎视君木兮的眼。

    意思很明显,她宫曼语不会表达喜欢,只是君木兮对她来说比较简单,再好不过,娶了她,那么不管他以后还纳不纳妾,这正妻之位都属于她的,就算以后他有了心仪的姑娘,她虽然可以不吃醋,不争不抢,正妻之位却是不会让出来。

    虽然她曾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这个婚姻本就是自己为了不受牵绊而设计来的,所以,她也不要求这般捆绑着君木兮一生。

    听到宫曼语说的这番话,看到香烛对上他的眼,君木兮忍不住一个笑容,“好,有今日有竹儿妹妹的一番话,木兮就彻底放心了,你应当知道吧,我们君家男儿,从来一向都是一夫一妻,这个规矩,在我的身上,依然不改!”

    听到君木兮的话,宫曼语一愣,抬头对上君木兮闪着亮光的眸子,忍不住绽放一个笑容,君木兮看到宫曼语的笑,不约而同的回一个笑容。

    万家灯火中,红衣的女子和宫衣的男子,皆是容貌出众,他们相互对视,款款而笑,像是一幅最美的画卷。

    半响后,宫曼语回过神来,对着君木兮开口:“那以后就承蒙木兮哥照顾了照顾了。”

    “傻丫头,嫁入君家,你便是我的妻,我定不负你。”

    君木兮看着宫曼语,脸上没有以往的痞子气,更多了一分认真和真诚。

    听到君木兮的这一句话,宫曼语怔怔的望着在灯火中笑的灿烂温暖的君木兮,君木兮的身后有漫天烟花绽放。

    那一瞬间对着宫曼语笑着,眉目间流转宠溺的柔情的君木兮,让宫曼语想到了一句话:你于灯火中,长袍玉立,而我于灯影里,一见倾心。

    当然,并不是说她爱上了君木兮,而是此时的场景太美,君木兮突然开口的那句话,又如此的恰当,尽管宫曼语早就不是不懂世事,追求风花雪月的小姑娘,虽然想要奢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可当君木兮在这样的场景说出这样的话时,宫曼语有些震惊。

    这个被她抓包来定亲的男子,居然许诺她这样的承诺,让她怎么不心生感动?

    看着君木兮灼热的眸光,宫曼语错开的视线看到前方不远处一个卖面具的摊子,顿时眼神一亮,“这个面具不错!”说完,也不等君木兮的回应,就飞快的走进人群跑到卖面具的摊子前边。

    君木兮看着宫曼语竟然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当即笑着摇头。

    这丫头,自己送她那么多奇珍异宝没见着喜欢,却唯独这街边小摊的小玩意儿却情有独钟。

    宫曼语装作很喜欢那面具一样挑来挑去,见君木兮过来,眼神中出现了一抹狡黠。

    伸手就将手中的蝴蝶面具戴在了君木兮的脸上,

    “嗯,不错,真美。”

    宫曼语调侃的语调看着君木兮脸上的蝴蝶面具。

    若是往常,君木兮那性格早就恼了,偏偏对象是宫曼语,所以他没有丝毫的不满和嫌弃,反而十分高兴。

    怎么说这都是宫曼语亲手挑选的,所以当做是第一次送给自己的礼物了,他怎么能不高兴呢。

    虽然这个面具的款式和图案都是女子所喜欢的,可是未来媳妇儿给买的自然欢天喜地的戴上了。

    看着君木兮可爱的模样,宫曼语瞬间有些释然,不仅偷偷的幻想起来,以后待大仇报了,自己是不是可以陪着君木兮安享晚年?

    “我也为自己挑选一个。”宫曼语眉开眼笑的继续翻找似乎自己的面具。

    待她终于烦躁到一个狐狸面具时,君木兮却走到了对面的小摊前挑选着钗子。

    君木兮想着,既然她喜欢这些小玩意儿,买些给她又何妨,便也起了讨好的心思,谁知道终于选了一根如意的朱钗再次抬头却没有见到宫曼语,目光焦急寻找着,转身朝她这边走来。

    这宫曼语看着四周涌过来的人群有些站不稳,被人群推走了好远,好不容易才站在一边,想要同君木兮回合,却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因为弯着腰,看撞上的人也是一袭宫色的衣衫,宫曼语以为是过来找她的君木兮,带着明媚的笑容抬起脸准备给来人一个惊喜的时候……

    映入眼帘的是另外一张脸,不是君木兮,同样的俊美如斯,一双潋滟的桃花眼,美的如天边卷舒的云朵,明明慵懒至极,可是他周身却散发着让人不寒而粟的寒气,似乎四周一切都结冰了。

    这......真是。

    越想逃避谁,越是遇见谁。

    宫曼语很快调整了自己心慌,抬头只见此时的凤朝歌抿唇,眉宇紧蹙,没有一丝的笑容,气质冷冽的周围的人都不自觉的绕开他几步, 伸手摘下脸上的狐狸面具,宫曼语对着看面无表情的凤朝歌,微微福身,叫道:“太子殿下——”

    看到曼语摘下面具,凤朝歌俊美的脸如同寒冰破裂,袖中的拳头握了握,继而转身朝人群外走去,宫曼语看到凤朝歌转身离开,本想着说把玉佩还给他,可是现在身上没戴上玉佩便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反正这样更好,她下意识的就不想和凤朝歌单独对话,太尴尬了,特别是以前他们两个......

    好吧,虽然一切都是凤朝歌这个登徒子调戏自己罢了。

    于是她准备调转方向寻找君木兮的身影,却听到前方传来凤朝歌冷淡的声音:“跟上。”

    跟在凤朝歌不远处的灰衣低眉顺眼不敢说话,心里却为宫曼语哀嚎了一下。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