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30 调查 上

    天朝,燕京,朝云研究所。

    一群人正在忙碌着。

    这次事件已经惊动了燕京高层,截止到现在,也不过才几个小时而已,市委市**的一些头头脑脑,甚至教育部以及各大学府的负责人也都赶到了这里!

    如果仔细看,会发觉大部分人都比较眼熟,正是之前在燕京教委里开(chao)会(jia)的那群人。

    “张瞎子!你特么的怎么搞的?!”林休铭此时正指着一位略微谢顶的中年男子大骂,“就特么的这么点儿事情,你特么都能搞砸了?!我看你这个研究所干脆关门算了!”

    “我告诉你林疯子!你特么的少在老子这里耍疯!”中年男子张瞎子也不甘示弱,直接就反骂过去,“你特么的把老子逼急了,直接停了你们学院的研究名额!”

    “嘿!我说你个张瞎子,你特么的来劲了是吧!还特么的不讲理了是吧?!”林休铭怒极而笑,“小唐那孩子在你这里出现意外事故的,你特么的还有脸跟我这儿不讲理对吧?”

    张瞎子,本名张泽,正是这朝云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跟林休铭也算是老相识了。

    听了林休铭的话后,张泽更来气了:“你特么的一边儿耍疯去!要不是你特么的一来就特么的耍疯,说不定早就查出来问题了!”

    “淦!你个老瞎子还特么的是这么能推锅啊?啊!就特么的知道往别人身上推锅!难道小唐这孩子不是在你这里出现意外的?”

    张泽沉默了,不是说不过,也不是理亏,而是觉着没必要继续跟这老疯子吵下去,摆了摆手,张泽伸手从兜里摸出根烟来。原本严厉禁止在室内抽烟的就是他,现在他竟然破了自己的规矩,也能看出此时他心中其实也并不平静。

    无论那孩子是什么身份,在他们朝云研究所出现意外,这都要算是重大事故。

    更何况,那孩子还姓唐!

    吐了口烟圈,张泽忍不住抓了抓本就有些稀少的头发,那边林休铭还在继续嚷嚷,这让他更烦躁了。

    忽地,张泽站起身来,没有理会林休铭的刺耳话语,转身离开了这间会议室。

    身后,起源学院的李副院长追了过来,关心道:“老张,你别搭理老林,丫特么就一疯狗,跟教委那边都吵了一天了。”

    “唉,我没事儿,我是在担心那孩子啊!”张泽摇了摇头,“你说说,他怎么就出事故了呢!那台设备前天还用过呢,根本就没问题啊!怎么就突然就出事故了呢!”

    这是让他最想不通的地方,按理说不应该啊,穿越基站内的设备基本上都是一个月一保养的,距离上次保养维护,也不过才过去了一星期,不可能突然坏掉的。

    “行了,甭想那么多,你别忘了,那孩子毕竟姓唐啊!”李副院长叹息了一句,话语间有些感叹。

    张泽听了这话,也是感叹的点点头:“也是,那孩子毕竟是姓唐!”

    天朝姓唐的很多,甚至在燕京,就有好几个家族是以唐为姓。

    可是,真要说起来,提起燕京,姓唐,大家脑海中想起的,只有那一位!

    虽然姓唐,但是却并非那些大家大族的一员,或许在悠久的历史之中,有过些许的干系,但是到如今,已经没有丝毫瓜葛。

    那一位生平虽然热闹,但是却并没有暴露家人后辈,哪怕是以他当初的地位,只要他想,在燕京再起一个唐家,那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这一点,从这次入学考核就能看出来,那位的后辈到底有多低调。

    不过再低调,那身份信息也是在相关部门有报备的,这一次就是如此,当收到位面紧急求助信息之后,正所研究中心瞬间爆棚了!

    立马就封锁了当时传送使用的七号厅,并且第一时间就调取了位面世界传送穿越的监控记录,同时上报相关部门!

    而正在燕京教委争夺学员的众多学府,正准备散去,教育部、封神学院、起源学院、军部...一些手眼通天的人物纷纷得知了这个消息,他们正在争抢的学员——发生穿越事故!

    这下子,也不散场了,直接转移阵地,扎着堆儿地来到了朝云研究中心。

    市委市**的人也腻歪得慌,选了个其他会议室,叫了一波工作人员过去谈话,没有跟这帮人在一起。

    张泽和李副院长相伴着,一前一后的穿越了长长的走廊,来到了另外一间会议室。不过,严格说起来,这间会议室应该算是研究室,此时正有一些技术人员正在讨论。

    “...不对,绝对不是弦数的问题!”

    “要我说,跟数值参数就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你没看这里,离心值略低,原液浓度过高...”

    “废话呢,那孩子才十二岁!体重身高都比成人略低,离心值低属于正常,原液浓度过高根本就不会干扰到传送空间定位的好吧!”

    “哎~你们说,会不会是老刘操作失误?”

    “放屁!老刘的操作哪儿有问题?你特么的没看记录?”

    “我就那么一说,那你们说现在是哪儿的问题?数值没毛病,参数没毛病,设备没毛病,操作没毛病,那特么的是哪儿的问题?!”

    “……”

    看着纷杂的房间,张泽心里更烦了,对着李副院长歉意一笑,他做了个决定!

    “小王!过来一下!”

    张泽冲着那堆技术人员招呼了一句,一位戴着眼镜的小年轻走过来:“张师,您找我?”

    “嗯,你去把阿飞他们叫过来。”张泽点点头,吩咐道。

    “好嘞。”

    小年轻应声而去,不多时,便领着几个人回来,众人对着张泽点头问好,口称教官。

    “阿飞,有件事我需要你们出个人去做。”张泽神色平淡,没有了刚刚的烦躁。

    “教官您说!”

    “这件事...可能会有危险!”

    “教官!您直接说就行,我们不怕危险!”

    张泽点了点头,说出了他的想法——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