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五章:她已经遍体鳞伤了

    “喂阿念,我和你说我......”

    她躲在后台,拿起手机想和黎念第一时间分析这份喜悦。

    却被顾付的一句话噎住......

    “她快不行了,你来见她最后一面吧。

    我们,就在附近的医院。”

    “嘟嘟嘟——”

    电话被那一方挂断,她望着手机渐渐暗下去的屏幕,手颤抖的不行,一个没拿稳,手机直接摔在了地上。

    出事了,黎念出事了!

    “喂,阿栀,阿念是不是出事了!”

    她匆忙地蹲下身子,手抖的厉害,乱拨着陆栀的电话。

    “阿淼,阿念可能......不行了,你来见她最后一面吧。”

    电话那头的陆栀,她脸上挂着泪,语气无力。

    黎念躺在顾付的怀中坐在病床上,等待着最后的大限。

    ......

    “怎么会怎么会呢,不可能不可能!”

    她不停地摇着头,心里的那股不安愈发的浓烈。

    外边还是她的庆功宴,她却穿着单薄的衣服失魂落魄的跑出了后场。

    莫星本想进来叫她出去一一道谢,却看见了怅然若失的她。

    “阿淼,你要去哪儿?”

    莫星没有叫住她,苏淼没有理会她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陆栀的那句话。

    A市下了大雪,路上积雪厚重,她身穿单薄寒冽的冷风吹打在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吹得人生疼。

    苏淼不管不顾地跑向医院的方向,她甩开穿着碍事的高跟鞋,赤脚在寒冷刺骨的雪地里一路奔向医院。

    另一边,黎念躺在顾付的怀里,她望着外边下起的皑皑白雪。

    微微扯动嘴角,“顾付阿栀,你们去给我折一条梅花枝吧。”

    她觉着身上稍稍一说话扯动就疼得不行,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却仍是倔强的要那根梅花枝。

    顾付眼眶已然泛红,他轻柔地让她躺下。

    不断地点着头,陆栀望着她,已是满脸泪痕。

    黎念望着医院一边开的梅花树。

    在这百花凋零之时,唯有梅花生机勃勃。

    它的美绽放在风雪之中,屹立在皑皑白雪中央。

    那棵梅花树绽放在风雪中的红梅,为这场大雪增添更美的景色。

    大雪压梅花,梅花不低头梅花不折腰,这是她最爱梅花的品质,可现如今她却要向命运折腰了。

    恍惚间她想起了两年前在A大陪着苏淼度过的第一个冬天。

    她们在A大后边的那片梅花树林里互相扔着雪球,摘着梅花枝。

    “阿淼,今年冬日的第一束红梅花枝送给你。递给你好运。”

    那时的黎念,娇艳如烈日骄阳。

    是在那寒意咧咧的冬日中,成为了温暖苏淼的那一束阳光。

    “以后我们每年都来这里摘梅花,互相赠予彼此一年的好运气。”

    那时,是她们温暖了苏淼的冬天。

    后来,在A大的每一年,她们都相约而至。

    只是一年后,彼此身边都多了一个人的存在。

    那个时候真好啊,每每回想起,她都会高兴的不行。

    在这个没有亲人的世界上,遇见苏淼他们也是她黎念的一生有幸。

    “阿淼......今年不能为你摘一条梅花枝了......”

    她望着外边的大雪降至,眼前越发的模糊。

    她微微合上眼,嘴角带着笑。

    进病房门的顾付与陆栀摘着梅花枝在她身前,无论如何的乞求与推搡,黎念都没有再醒过来。

    她的手微微垂下,那根红绳,断了,掉落在地上。

    在雪地里,苏淼脚下不稳直接摔进了雪堆里,她抬起手红了一大片。

    她本想继续起身,却一时呆呆地望着雪地里那根断了的红绳。

    陆栀一字一句的话,充斥着她的脑海......

    “阿念其实在你走的那天就住进了医院,是家族遗传的疾病,那个时候已经是晚期了。

    其实在你走之前,顾付出轨被阿念抓到了,她受了好大的刺激。病情也因此加重了......

    从那以后,阿念的病越来越严重越来越严重,到了不可控的地步。”

    苏淼跪在雪地里,她难以想象,在一年前黎念是撑着多么糟糕的身体目睹着她离开。

    她特地找了离比赛现场近的医院,是为了见她最后一面。

    苏淼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年前在A大机场的那一面,成为了两人这辈子的最后一面。

    她将那根红绳捡起来握在手心间,在那荒无人烟的大雪中失控地放声大哭。

    大雪如约而至。雪盖满了屋顶,马路,压断了树枝,隐没了种种物体的外表,阻塞了道路与交通,压死了苏淼最后的那一道防线。

    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苏淼的身上,眼角落下的泪很快就冻得脸上泛疼。

    她知道,是黎念走了......

    医院内,陆栀在宋景浩怀里哭的不成声,顾付望着覆上白布的黎念,嘴边不停的喃喃着对不起。

    陆瑾燃别过头去,默默无声。

    莫星找到苏淼的时候,她倒在雪堆中已经没了意识。

    她的腿脚被冻得不行,脚上全是赤脚踩着地上磨出的伤。

    苏淼再醒来的时候,她躺在一个温暖的房间里,莫星守着她见她醒来心疼的不行。

    她眼里不再有那时的光芒,她在莫星的搀扶下起了身。

    靠着窗边,望着外边下的不像话的大雪。

    她语气虚弱地喃喃自语,“今年的冬天......好冷啊......”

    ---------

    在房间内,她紧蹙着眉。

    脑海里浮现着那时的场景,一幕接着一幕......

    一刹那间,苏淼猛地睁开眼惊醒,入眼即是陆瑾燃。

    “我怎么在这?”

    她还记得自己站在莫星的墓前,雨好像下得很大,慢慢地她就没了意识。

    陆瑾燃眼里泛起心疼,他忘不掉找到苏淼时,她倒在黎念墓前浑身湿透,身体虚弱的不像话,整个人死气沉沉。

    那一刻他由心里泛起的害怕,害怕苏淼会不会离开,害怕她会不会和那个人一样,再也不醒过来......

    “你晕倒了,这是我家。

    你休息会儿,等会我就让莫星来接你回去。”

    苏淼望着他,想着方才婚礼前发生的事情淡淡开口,“不必了,我现在就要走。”

    说罢她就要起身,身体却一恍惚险些摔倒,陆瑾燃抓住她的手腕却不敢用力,扶住她后立即松了手。

    “你呆在这儿,我马上去通知莫星过来。”

    他语气里带着前所未有的恳求,急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苏淼心里一顿,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陆瑾燃。

    这样卑劣的恳求着她晚些离开的他,怎么可能是那个不可一世的陆瑾燃?

    她缓缓站起身来,在房间里稍稍转悠了一小圈。

    一边的办公桌引起了她的注意,她盯着桌子上的东西,陷入一阵沉默。

    那个被她丢在了剧组门口垃圾桶旁的白色手环,被他珍藏地放在办公桌的盒子里。

    盒子没有被关上,她却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被她戴着多年的手环。

    她伸出手来想要拿起它,外边却传来了莫星急匆匆赶来的脚步声。

    “阿淼!”

    她着急的喊着她,原本即将触碰到手环的手狠狠一缩。

    她打开门,扯起苍白的笑。

    “我没事。”

    永远都是这一句话,我没事......

    什么事情都是我没事。

    那一天过后,她嘴边常常念叨最多的话就是我没事。

    黎念走的那一天,她也这么说着......

    只是自此以后,她闭口不提。

    那些悲痛被藏在了内心的最深处,让人挣扎痛苦不堪。

    生活不会一直苦下去,它只会苦那么一阵子,只是那一阵子好长,长到苏淼难以忘记。

    无法忘记,那一天那股锥心的疼再次袭来,她已经遍体鳞伤了。

    (本章完)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