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两百二十三章:天宝庄园

    眼见那老者如此面相,姜繁瞬间得知其使这气障收缩如此之快,必然无法坚持多久时间,可现如今依照这气障坍缩速度,他也没有时间去等那老者自己放弃了。

    此时望着那金光气障,姜繁终于决定最后一搏时,清漪却忽然伸出手来,说道:“还是让我来吧。”

    少年闻言一愣,旋即拿眼朝她看去,只见那少女宛若九天仙子一般,静静的立于那里,其容颜上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淡然之色。

    直到望见她,姜繁这才一拍额头,顿时暗恼自己愚笨,有清漪这等神秘莫测之存在,自己又何需最后拼命?

    他虽不知清漪到了甚么修为,但绝对比自己要强许多,此番她既然主动如此,那必定是有了破局之策。

    心中暗暗思量后,姜繁这便点了点头,退后一步,把位置让给了清漪。清漪平淡的看了他一眼候,这便走上一步,来到那金光气障中心。

    随后,却也不见她有丝毫动作,便看这方天地间,空气中滚动的任何物质,都开始发生颤抖,仿佛对那绝色佳人的出手,均感到无穷恐惧一般。

    姜繁拿眼怔怔看着这一切,心中的惊异早已难言。只见那少女看似纤弱的小手,往前轻轻一伸后,其上所着身的绿衣长袍也一下便短了一小截,当即就露出了那衣袍下原本遮掩住的皓腕。白净水嫩到了极致的手腕,仿佛带着无穷魔力一般,瞬间便吸引了姜繁目光。

    少年怔怔的望着那少女完美的皓腕,一时间居然看得呆了起来,便连清漪手指点出一抹淡淡微光,瞬间洞穿了那看似无懈可击的金光气障时,他都毫无反应。

    直到那皓腕缓缓放下,再度被那绿色衣袖给完全遮挡后,姜繁这才回神。此时此刻,眼见四周金光气障早已消失无踪,被清漪完全破除干净后,少年不禁脸上大红,一时间只觉心中羞愧不已。

    没想到他居然会被清漪吸引,看得入了迷去,便连她是如何破除那气障,都没能看明白。

    姜繁暗暗责骂自己当真是不堪之际,随后也拿眼复杂的望着清漪,说道:“清漪之实力,当真是神鬼莫测尔,姜繁佩服。”

    语罢,他却又独自摇了摇头,心头缓缓涌起一抹苦涩。不知自己何时,才能达到她这般境界?

    清漪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是留下一句“我们走吧”,之后便先朝着那竹林深处而去。姜繁随后也跟了上去,在这期间,他二人皆从未朝那木晔看去一眼。

    只因那人早已仰躺在地,两眼空洞,再无任何生机。显然,方才清漪破除气障之时,因所施展之实力太过强大,竟连带着也把那木晔之精神给完全震碎,导致他最终死去。

    木晔或许怎么也料不到,他一直不怎么留意的少女,一旦出手,便连给他反应保命的机会,也不会去留。

    在他尸体旁,一块早已失去任何光泽的玉佩,静静碎裂在了那里。此地再次归于平静,不知过去了多久,方才有一队人马寻来。

    那些人,均是身着寒衣,手持剑兵之辈,细看他们衣着那胸前,均有四个古老刻印字体,号曰:天宝杨氏。

    这队人一到此地后,便下马朝着那死去多时的木晔走去,待望见其尸体旁那块碎裂的玉佩时,领头那中年男人脸上,立时露出阴狠之色。

    “究竟是甚么人,有此胆量,敢杀我杨家之人?”

    ……

    对于木晔是如何死去的,姜繁不知,也不会想知。此等自取灭亡之徒,最终得如此下场,已是早能够预见之事。在他敢来伏击自己二人的那一刻,他便注定了会是如此,即便清漪不杀他,姜繁也绝不会手软。

    此时,二人已行到了这竹林最深处,看见了那峰峦下的接引楼阁。顺着这条小道,姜繁望着那尽头的庄园,心中不知为何,更生一抹激动,与思恋……

    庄园大门之前,无人看顾,只看那大门封尘,紧紧关闭,其上亦有匾额,间书三字曰:天宝阁。

    这天宝阁,便是天宝器阁用以接应之地,所有受邀之人,都要经由此地,方才准许登山上顶。

    此时姜繁二人来到这里,眼见四下清幽寂静,好似无人一般,正待要上前敲门之时,一道声音已从其中传出:“门外,不知是何方朋友来访?”

    这道声音,中气十足,却又有些饱含沧桑之意,显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道门老前辈所言。

    姜繁上次来时,一路与雪香影同行,并无任何人拦阻,因而不晓这里也有此等强者镇守。不过细细想来,却也实属正常,毕竟这天宝阁,可是天宝器阁前沿所在,自然无比重要,必须常年有实力强大之人看守才是。

    想到这里,姜繁这便满怀尊敬之色,拱手遥对那门内说道:“在下姜繁,见过老前辈。”

    此话一落,那屋内显然一阵沉默,姜繁也不着急,极有耐心的等候着,而他身旁的清漪,不知何时竟又从哪里寻来几株红色花卉,正在慢慢吃着。

    没过多久,那屋内果然再次响起了回声:“莫非,是姜繁公子回来了?”

    只聆这话,少年展颜一笑,忙回道:“正是在下,此番前来,若有打搅老前辈清修,还当见谅。”

    那屋内中哈哈一笑,旋即,姜繁面前的大门缓缓开启,从中又有声音传至:“无妨无妨,老朽无能一生,便是再如何修炼,也不过此境,倒是姜公子你,短短几月不见,没想到竟已成长到了如今这般地步,相比之下,可真是令我等汗颜尔。”

    眼见这老前辈如此说话,姜繁忙道:“前辈高人胜士,四方皆筑威望,哪里是我等小辈可比。”

    “哈哈,姜公子谬赞尔,快快请进。”

    这天宝阁,乃是一座宏伟庄园,方才大门一过,姜繁二人所见之景,具是一派宽阔之地。

    这其中,山水有布,楼宇连绵,虽周无人影,略显孤静,却正是一处静雅清修之好地方。

    姜繁望之,而心中言道:若得此地清修,也算是绝佳场所。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