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百道争锋 第90章 半世重逢

    剧本的上半阙由安魍夜执笔,早在决议推出歌舞宴之前,他就已经写完了。原本,他也就只想写这半阙。

    这上半阙演完,桌上的众人都看着自己。

    洛念芸小孩子一个,哪里受得了这种辛酸,红着眼眶嚷嚷道:“公子你怎么能写成这样,你看那姑娘等不到爱人有多伤心,新婚几日就和丈夫分别了,再见却是天人永隔。这种剧写出来就是赚人眼泪的吗?”

    在座的长老即使比洛念芸大了不少,人事历练却并没有多多少,一生只有杀伐与苦修,把情都练得淡了,今日被这舞剧一触动,多多少少都湿了眼眶。并不是安魍夜的剧本有多高明,只是那两人的天人永隔舞得太过动人,婉转的歌谣恰逢其时,挑拨着在场众人的心弦。

    歌舞宴刚刚开始的时候,唯恐天下不乱的柳影儿就把顾紫蕊也拉到了她们桌,那朝廷一群人出奇地没有反对,顾紫蕊扭捏了一会就坐了过来。

    此刻桌上,顾紫蕊盯着安魍夜,没有像洛念芸那样语带哭腔,银牙咬着红唇,面色有些纠结,这样的舞蹈又让她忍不住遐想了。

    就连安魍月握住弟弟的那只手,都忍不住握得更紧了几分。哪想到这一握紧,就是永生永世都再也放不开了。

    江妩雪将这一切全都看在眼里,整张桌子上只有她没有什么失态的举动。她瞥了一眼都快哭的洛念芸,挽着安魍夜的手意有所指叹了口气道:“小丫头,这剧可不是专门赚人眼泪的,是赚人心的。”

    是的,那下半阙,是江妩雪写的剧本。

    安魍夜虹涧山脉临走之前将剧本差人送给了她,说是让她这么排,看着适当改一改。

    江妩雪对着那剧本看了几遍,因为是枯燥的文字,她看起来虽然有些伤感,却并没有其他什么举动。只是越读越觉得,这仅仅是一个残篇罢了,他还有接下来的剧情没有写。

    把这残篇寄给自己,什么心思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全场观众还沉浸在夫妻天人永隔的悲痛之中,乐音有一次响起,仍然伴着歌声,只不过这一次,再没有让众人都觉得可怜的柔弱,而是愤怒夹杂着哀伤。

    一袭白衣的妻子换上了战袍。

    在灵妤宗独特的幻术之下,演绎出一幕又一幕的复仇之旅。

    那一日,二十将士被两百敌军围困,她一人杀入敌阵,进进出出,终于让那二十将士成功突围,那二十将士中的一人甚至有一万户,她自己却受了不轻的伤。

    那一日之后,她被那二十将士所在的队伍拥为第二首领,破阵杀敌,运筹帷幄,样样不在话下。她手下的兵越来越多,只有一点从未改变,她参与的战役,永远没有输过。

    只有一个规矩,她的队伍,从不接受敌国的俘虏。

    她成了一国的女军神,然后倾国之力攻入了那敌国的都城。

    金銮殿上,那皇帝死死哀求她放过他的子民,换来的只有无情的一刀,血染龙椅。

    都城之内,五十万人,从老翁到妇孺,没有放过一个人。

    将士们并不理解自己的军神为何要如此残忍,但她的威信实在是太高了,将士们对她言听计从,从不忤逆她的任何一句话。

    血流成了河,染红了都城。

    战争结束之后,她丢了盔卸了甲,再不去理会任何事情,皇帝的赏赐她尽数谢绝,回到了那已经有些残破的小屋。

    在自己的国度里,她就是神;在敌国那所剩不多的人中,她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恶魔。对她来说,别人的眼光已经不再重要。

    她为他建了墓碑,今后余生,就守在那墓碑之前,一直等啊等,直到等白了头发,直到老得不能动了,直到和他一样化成了枯骨,墓碑并排。

    直到一个有些荒诞不经的,不应当属于那悲剧的结尾。

    她来到地府,面临着对自己一辈子的审判,无数阴鬼上来指认她生前的暴行。心已死,她不去辩解,任他们将她说成是最恶毒的魔头,然后被送到了阎罗王的面前。

    传说只有生前最恶毒的人才会被阎罗王审判,甚至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折磨。

    她抬起头,看见阎罗王的脸,判官们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主子像今天这么高兴,以往,他永远是板着一张脸。

    她瞪大了眼睛,那早已死水一般的瞳孔里重新泛起了波澜。她忽略了那些阴鬼、判官和阎王身边的卫士,飞奔着扑向了阎罗王。

    “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舞剧演完了。临近结局,女将军终老的时候,在场许多人为之而落泪,洛念芸那丫头哭了出来,顾紫蕊眼眶红红,安魍月倚靠着弟弟的肩膀。

    而当戏剧性的结局出现,众人破涕为笑,可一想到女将军一生所受苦难,又不禁悲从中来,于是奇异的现象出现在了整座广场。有无数的人不知道在哭还是在笑,极端复杂的面部表情之下,是他们早已被这场舞剧牵动的心。

    像是早已预料到了结果,安魍夜靠在那里淡然道:“那前半段是出自我手,后半阙是妩雪补全的。”

    江妩雪此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欣喜,她也沉默了。

    即便这半阙出自她手,即便她早已知晓了结局,此情此景之下,她还是有些触动。当初安魍夜将残篇寄给她,那就像一卷问情书,仿佛在问,若是我这样死了,你会怎么做?

    她用自己笔写下了答案。余生,只为复仇而活。无论怎样残忍,死后沦落入怎样的地狱,双手沾满鲜血也好,哭声动天也罢。我是魔女,我就要将他们一个不留,全都杀光,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不知她当时在写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若论感情,她和安魍夜怎么也比不上姐弟两人相伴十年,即使和顾紫蕊那样生死之交相比也多有不如。她和安魍夜不过是几次利益的交织,有意无心的撩拨和动情一般的敞开心扉,实在单薄。

    可能一半为了创作一半为了回答吧,她也不清楚,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多有触动。最后那个结局是安魍夜当着她面加上的,他亲口告诉她:“我不忍心她就那么悲哀地死去,我不想辜负任何一份真情。而且,我也足够贪心”。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