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荒墓龙山寺 30 又复活了

    李心天和胡秋雁,杨振业和书童,跟在老伯后面来到了,祁府后门,老伯拿出了钥匙,打开了后门。

    让李心天他们进来,待他们进来了,才关好门,走在前面。

    “哎呀,看,天都快黑了,我们无处可去,老伯,能否在祁府借宿一宿?”杨振业跟着走在前面的老伯说道。

    “哎,你们一行四个人,这位小兄弟倒是可以跟我将就一宿,可杨公子和李公子,胡姑娘你们可就没有地方安住啊。”老伯叹了口气说道一边在前面带路。

    “老伯,不必在意我,只要有张床没有被子,没有床有张椅子躺着,我都能休息。”李心天倒是无所谓。

    “老伯,也不必管我,我一个姑娘家,还是能在府上找个地方安睡的。”胡秋雁睡不睡都是无所谓的了,反正都是在修炼中度过。

    老伯只好点了点头。

    “那是?”杨振业可知道李心天和胡秋雁的能力,所以就看向二楼有一道门被锁上了,指了指问道。

    “那是府上小姐当日的秀房,她死了以后,一直锁着,一直没有开过。”老伯看了下杨振业指的房间,说道。

    杨振业顿时晴天霹雳,祁荟死在了自己的闺房。

    “她死了?为什么死了?”杨振业声音有点哽咽说道,心里非常的痛心。

    “我也不知道,我到这里才两个月,是府上的祁荟姑娘死了之后,我才来的。”老伯一边给他们打开了好点的房间,一边跟李心天他们说道。

    “对了,如果杨公子胆大,倒是可以去小姐的房间将就一宿,里面的被褥都还尚在。”老伯半开玩笑的说道。

    李心天听后,没想到一个刚复活没多久的祁荟,又死了,一脸懵,这婚礼,变丧礼了啊,旁边的胡秋雁更是不怕了。

    “那好吧,那就请老伯去开门吧。”杨振业是什么样的人,上过鬼,看过妖狐的人啊,可是心里想念着祁荟,想去她房间看看。

    老伯只好帮杨振业开门了。

    “前些日子,这屋里刚打扫过一遍。”老伯待打开门说道。

    老伯指了指书童继续道:“这位小兄弟就跟我一起下去吧。”

    “好,你们下去吧。”杨振业点了点头说道。

    书童也点了下头,跟上老伯。

    “子新兄,我们就不打扰了!”李心天知道杨振业虽然渣了点,起码专情,现在伤感,也不好继续打扰,把胡秋雁探头探脑的直接拉走。

    李心天和胡秋雅都能察觉到了房间有鬼魂的存在,胡秋雁还想看看呢。

    “知仙兄,慢走。”杨振业看着李心天走了说道,就转身走进房间,顺手将房门关上。

    “你拉我干嘛,我都还没见过鬼魂呢。”胡秋雁修炼以来,可都没有见过什么鬼魂呢,有些不满的说道。

    “里面的鬼魂或许是祁姑娘,她可是子新兄的妻子,就不要打扰他们的团聚了。”李心天说完就去挑个房间去睡觉了,也不管胡秋雁了。

    胡秋雁见李心天离去,顿时觉得无趣,只好挑个跟李心天挨在一起的房间。

    而书童跟老伯睡在一起,两人对头睡着,老伯对着书童说道:“那锁住的房子,每到深夜,就听见有人,又哭又唱啊。”吓得书童不敢说话,连忙闭上眼,也不敢多想,睡觉去。

    杨振业走进房间,点亮了火烛,房间也光亮了起来。

    杨振业一步一步的走进房子里的床,扯开了床上的被褥,看见了一本书册。

    捡起书册坐在了床边上,书名写着祁荟诗词手抄本,翻开一页。

    写着:“玄夜凄风却倒吹,流萤惹草复沾帷。幽情苦绪何人见,翠袖单寒月上时。”那是他们从这诗词相识的。

    杨振业想起了书斋跟祁荟相处的时光,顿时眼里流出了泪水,滴在了书册上。

    杨振业将书册,放在床上,用衣服的大袖口擦了下眼泪,抬头看向了床的对面,有一道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侧身影,头戴着面纱,看不清脸。

    杨振业连忙擦干了泪水,站起身,那道身影就消失了。

    杨振业觉得自己太思念祁荟,出现幻觉了,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坐在床边,这时,那道女子的侧身影又出现了道:“你是祁荟吗?”

    “是的。”祁荟不敢转过正身说道。

    “你快转过来,看看我啊,我是杨振业啊,我已经回来了啊。”杨振业闻言是祁荟,激动的站起身,上前走了几步说道。

    “我不敢回头,怕吓着你。”祁荟转过正身说道。

    “祁荟,祁荟。”杨振业要上前靠近祁荟。

    祁荟连忙举起手道:“你不要靠近我,我如今又是鬼了。”

    “那你怎么又死了呢?”杨振业只好不在靠近,问道。

    “自从你去赴考以后,我家父母嫌弃你家里贫穷,便言断定你这次去赴考不能考中,便食言违约,要让我嫁给一个好色懒做之徒,我抗命不从,又得不到你讯息,就悬梁自尽了。”

    “其实,我能得到你的大恩大德,让我从鬼到人,谁能想到,再到我们重逢的时候,我又变成了鬼呢。”祁荟有点哽咽的说道。

    杨振业听完,上前走到了祁荟面前,也不顾祁荟刚刚说的不让他靠近,祁荟抓住了自己头上的面纱。

    杨振业上前,将祁荟抱在怀里说道:“祁荟,让我们重温旧梦,再度良宵吧。”

    祁荟听杨振业怎么一说,将他推开道:“不行,我怕我的阴气会伤害到你的身体里。”

    “这又怕什么呢?”杨振业抱住了祁荟,还一步的将祁荟拉到床边,还一边说道:“来,过去你是鬼,我们同床共枕多时,而今,一切如故,又分什么人和鬼呢?”

    杨振业又踏上了论寿命怎么花,一去不复返啊,春色满堂。

    同时老伯和书童睡觉的地方。

    老伯见书童没有搭理,继续道:“我听之前看门的年轻人告诉我呀,有一天,他听的绣楼里,有人在哭啊,他就装着胆子,开门进去看看,不看还好,一看啊,差点吓得,下不了楼啊。”

    “他看见什么了?”书童装着胆子坐起身子问道。

    “他看见一个黑头散发的女鬼,舌头吐在外面,足有二尺长啊。”老伯坐起身子,还用手势说道。

    书童听闻,害怕的赶紧躺下,用被子盖在全身。

    老伯笑呵呵的。

    深夜。

    而在祁荟的房间。

    一人一鬼躺在床上。

    杨振业翻了个身,醒了过来,看向旁边的祁荟,还用着面纱盖在头上,就算刚刚余欢的时候,也没脱下。

    杨振业好奇的抬起手上,慢慢的伸过去,只见祁荟脸色青白色,吐着二尺长的舌头,正是祁荟悬梁自尽死前的模样。

    杨振业顿时吓得坐在床上,睡意全无。

    而祁荟连忙将面纱盖在自己的头上。

    “我叫你不要看我的脸,你竟不守前约,事到如今,我也只好离开了。”祁荟说完便消失在了床上。

    “祁荟,你别怎么离开我呀?”杨振业听到祁荟要离开下床说道。

    刘振业见对面出现一道身影在哭泣。

    杨振业看着祁荟在哭泣顿时心里五味杂陈,想起在胡府,胡娜说过的话。

    “杨公子,这颗妖丸,虽然是我一生心血所凝结,但是我还是愿意将妖丸赠送给你,或许日后能用得着。”

    杨振业将腹内的妖丸吐在了手心上,只是已经没有了光芒了,只有红色的颜色了。

    “祁荟,你有救了。”杨振业看着手上的妖丸说道。

    “怎么还有救啊?”祁荟哭泣着说道。

    “来,你将这个丹丸吞下去。”杨振业连忙上前走到了祁荟面前,将妖丸递给祁荟说道,并没有说是妖丸。

    祁荟抬起手,杨振业将手上的妖丸放在了祁荟手上。

    祁荟问了一下妖丸道:“一股芳香之气。”就将妖丸吞服下去。

    杨振业抱着祁荟来到了床上,春色满堂。

    待祁荟将妖丸吞下之后,过了十多天。

    “抬高点。”胡昌云在胡府上,让下人将喜庆的灯笼挂好道。

    胡府里面大厅有个大囍字。

    原来是祁荟知道了,原来是胡娜救活了她,也看得出胡娜对杨振业的情义,胡娜和祁荟准备同时拜堂成亲。

    “你这丫头,怎么快就要嫁人了。”胡昌云笑呵呵的说道。

    祁府,上下都在置办喜庆的东西。

    李心天被杨振业拉来做壮丁了,来帮忙设置婚礼,还请李心天作为他们三人的证婚人,毕竟邀请杨振业的家人也来不及了,而祁荟的父母也不知搬到了哪里。

    不过李心天作为一个重生的人,布置喜庆还是会的。

    “祁荟,过去我把你变成了人,我们倒分开了,你变成了鬼,我们团圆了,如今,你又活过来了。”杨振业抱着祁荟说道。

    “嗯,怎么会有一股香味。”祁荟问到了一股香味说道:“是桂花香”。

    杨振业也问到了,两人来到了大厅上,一个花瓶上插了桂花树。

    “小羡。”杨振业看到了桂花树说道。

    “她是谁?”祁荟问道。

    “自从与你分开之后,我遇到了许多好人,虽然他们都并不是,全是人。”杨振业抱着祁荟说道。

    “那他们是什么?”祁荟不解的看着杨振业说道。

    杨振业将遇上的一切都告诉给了祁荟知道。

    这才有了上面的一幕。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