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极西之地 110、这样的脸需要偷吗?

    “没事!没事!”程三笑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一面摇头一面抖着肩膀,似乎是村姑下地干活儿累了一整天,然后躺在炕上又被人拖起来准备吃饭的样子。

    “哦,没事就好,你把程勔用的泻火药都拿来给我!”平日里说话,程三笑从不客气,到了白娇这里自然也懒得跟她拐弯儿磨脚。

    程三笑有些怪异的道:“泻火药?是不是因为那个妖精,你那相好忍不住了?”

    白娇脸色微凝,如果不是知道程三笑平日里的做派,她恨不得一脚将这丝毫不懂得含蓄的萌冲丫头直接给踢飞到天上去。

    不料,程三笑看到白娇脸色突变,竟是煞有其事的说道:“看吧,看吧,你们整一个长那样儿的进去住,不出事才怪!现在好了,我们几个绑在一起都打她不过,还要反过来遭她羞辱。现在也只能忍忍,给男人弄点泻火药也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白娇倒是从没见过她这样认真的说过一件事,今天看到这姑娘的模样,心中的气终究还是发不出来,自己那还有几只心疼的紧的小老虎在等着救命,对三笑姐那没什么影儿的话不想理会,直接道:“赶紧拿药,我用来救命的!”

    “救命?”程三笑赶忙带着白娇朝药堂奔去,一边走,嘴里尚自没停,“都要死要活了,这么严重了么?”

    白娇撇撇嘴,一阵无语,也由的这瞎张钻了牛角的三笑姐胡说,心里也暗自惊奇,为何这三笑姐竟是跟那个妖精给杠上了?

    从程三笑的房间,到程家的药堂也不过是几百米的距离,可白娇小胸脯竟是时不时大喘气一次,心中在不停的感叹,心累!累呀!

    那个满嘴停不住的三笑姐,一点都没感觉口渴,一路上刨根问底儿,无论白娇怎么否认辩解都是无用,只差到林淑云的窗边爬墙根儿,捉奸去了。如此白娇越是脸红脖子粗的不去回应,这姑娘就越是感觉有事。三笑姐如是说:“如果心里觉得委屈,就来找姐姐聊聊天!”

    白娇觉得自己的沟通表达能力差到了极致,好不容易,药草到手了,白娇转身疯狂的往外跑,那是一丢丢想留在这里让程三笑陪自己聊天的意思都没有。

    程三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气定神闲:“别慌!等会儿姐姐过去帮你出头!”

    白娇双腿一软,一个趔趄差点栽倒,之后赶忙稳住身形,再次加速朝自家的演武场奔去。

    这时的陈剑匆正拿着一颗龙角益元丹发呆,偶尔还放在鼻子前闻一闻。

    “药来了!”白娇老远就招呼陈剑匆,走近前,看到他拿着一个药丸闻来闻去的,狐疑道。“你做什么?”

    “想象下人吃了会如何!”

    “啊?想到了?”白娇奇道。

    “没有,娇娇姐,你想想?”

    刚刚经受过程三笑摧残的白娇嘟噜着嘴,赶忙摇头道:“我不想!熬药熬药!”心中却道,如果有用给程三笑吃一颗挺好!

    陈剑匆收起龙角益元丹,按照医典的方法,直接熬了一大锅泻火的草药,稍微凉一些之后,拿起一只老虎,掰开嘴就灌。

    本来刚刚灌水,是能灌进去的,可他弄着这碗草药,倒了一次又一次,那只老虎竟是一丢丢都没吞,硬生生的从嘴边冒了出来。

    正忙着一碗一碗的盛药的白娇见状,赶忙道,“你慢点,这毒不死,得被你给呛死了!”

    果然那只小老虎摇了摇头,然后打了几个喷嚏,抬头望着陈剑匆,有些胆怯的躲到白娇身后。

    “咦?你们是在装死?装死?几个小混账可把我急死了!”白娇看着那只醒过来,在自己身旁警惕的躲避的小虎,忍不住笑了出来。

    陈剑匆和白娇不知道的是,在数月之前,一只成年的公虎喝水时不小心吞吃了一粒从高空坠落的莲子,而后‘兽性’大发,恰巧母虎也在身旁,母虎开始还很配合,但良久之后却渐渐不堪重负,只能奋力逃脱。而那只公虎在极度的欲望之下,四处冲撞,最后不知道倒毙在了哪里,再也没有回来。

    然后就这样,因特殊情况,体质绝佳的五只小老虎诞生了。一直喝那泉水的母虎,偶尔也能吞下一些花瓣、碎片,好在量不大,性命无忧。

    可那些虎宝宝可就惨了,每次都要经过一次能量灌体,能量灌体之后,小老虎就会进入类似于冬眠的状态,在那里一动不能动。不过,也正是因为多次被莲子洗礼,这几只小虎的体质和灵智都非常好。

    本来这龙角益元丹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但是几只小虎却是习惯了以这样的姿势吸收特殊的能量,于是丹药入体不久,便双腿一蹬,直接在炎炎夏日进入了冬眠状态。

    躲在白娇身后的小虎见陈剑匆没有追来,再次摇摇晃晃跟喝醉了一般倒在了地上,四腿伸直,如同死掉了一般。

    白娇和陈剑匆大眼儿瞪小眼儿,忍不住笑起来。

    既然确定小老虎没事,直接抱起来直接朝大院儿走去。

    两人回到前院,突然感觉气氛不对,但是那里不对,一时没反应过来。

    “门!”白娇惊叫道,然后赶忙转头四顾,却发现两扇门直接正在二进的墙头挂着!

    “敌袭!”陈剑匆瞬间也反应过来,这大堂正门的大门都飞了出去,来的人必然不是一般的强大。连白寅和林淑云的实力都没能拦住,还被人从里面将门踹飞了出来。

    正要进门,却不料白寅从厢房走出来,对二人使了个眼色,眼睛里有些无奈,然后摇摇头又退了回去。

    “怎么回事?”白娇和陈剑匆充满惊疑的眼神儿对望一眼,然后奔到屋里。

    本来已经被收拾的干净整洁的屋子又重新变成了一片狼藉,周边的家具破碎不堪,还好上次瓷器碎裂之后还没来得及买了补充,倒是省了一大笔钱。

    程三笑捂着额头站在门口一侧,看到白娇和陈剑匆进来,然后赶忙扭到一旁,似乎是怕被看到什么。

    林淑云这一次却是没有上次那般淡然自若,头发很是凌乱不堪,衣衫也并不齐整,不过是从文静舒爽的气质转成了野蛮妖媚而已,倒也不怎么显的狼狈。

    让白娇更加吃惊的是,那雪花剑竟是在林淑云手里,而林淑云的旁边一把纤薄的软剑呈上下两段躺在地上。

    莫青霞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动静,一面打着哈欠,一面朝这边走来,看到屋里的情况,又瞅瞅程三笑捂着头,赶忙过去问道:“这怎么拉?捂着头干嘛?我看看!”

    “你起开,我没事!”程三笑扯来扯去不肯拿开手,躲来躲去,实在躲不过,最后满是无奈的语气道,“看!看!给你看行了吧?”

    “噗!”莫青霞忍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憋了好一会儿,才道,“你这又是唱哪出?”

    “我..我来捉...”程三笑说了半句,竟是有些胆怯的咽下了半句话,而后又似是壮着胆子叫道,“你弹哪不行?非要弹脑门儿?你纯整我呢!”

    林淑云这一次很果决的撇开了淑女风范,直接泼辣的怒骂道:“你大爷!刚刚差点死俩人!你疯拉?搞什么呢?平白无故的来偷袭我!”

    “你偷了人,正面我又打不过你,偷袭自然是最好的办法。你自己居然还敢承认!连点脸皮都不要了。”程三笑鼓起很大的勇气,然后继续道,“我刚又没打算杀你,只是想把你控制住,谁知道你反应这么激烈?”

    “我偷人?”林淑云似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又或者是怒极反笑,“我什么时候承认了我?”

    程三笑理直气壮的道:“你自己说的,差点死俩人,那自然是你和你肚子里的那个呗。自己都说漏嘴了。”

    “我肚子里的?”林淑云一惊,还真条件反射的摸了摸肚子。

    “看!看!是吧?”程三笑指着林淑云道,“我看别的孕妇都是经常忍不住摸摸肚子。”

    虽然心里还是很气,但是看到程三笑一副呆瓜的模样,林淑云使劲得咽了口吐沫,或者使劲得咽了口气,然后道:“我说姑娘,你对我有成见吧?”

    “嗯!不!”程三笑赶忙改口,“我是感觉你太随意了,想提醒你,不要太过分。”

    “太随意?偷人?”林淑云撑着雪花剑,大步流星的凑到程三笑面前,一副本姑娘要打架下狠手的样子。

    白娇和莫青霞赶忙上前揽住,却被她一个四两拨千斤,双双拨出去老远,然后把脸蛋凑到程三笑跟前,摆出一副炫耀的模样,直接道:“打!”

    程三笑退一步,然后摇摇头,嘴里有些憋屈的道;“我不打!”

    “我都在你额头弹了个大包了,来,你弹一个给我!”

    “我不!”

    “为什么不?”

    程三笑又憋了许久,然后有些弱弱的道:“不太舍得。”

    林淑云双手叉腰,满目含煞,挺着胸脯,气势汹汹的道:“本姑娘自己都舍不得!这样的脸你觉得我需要偷吗?”

    程三笑微怔,然后醒悟道:“是呀!感觉好有道理!以你的条件,哪需要.. 可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