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五章:太后遗命

    莫不语和莫六紧追的身影并不是李嬷嬷,而是邹公公。虽然两人没有看到身影正面,但多年来接触,已极为熟悉这个背影。邹公公亲自来到了濡须口,事情肯定又出现了什么重大变化,两人追赶了一阵,依稀看到邹公公推开了之前王平耀所在宅院的对门那户人家。

    两人快步跟了过去,还未进门,就听到一阵男女争论声,男的自然是邹公公,而女声则来自李嬷嬷。莫不语本想直接冲进去,莫六谨慎的拉住了他,两人贴在门外,依稀听到两人似乎是在为王氏的事情争吵。

    邹公公和李嬷嬷争论了良久,邹公公一身重重叹息,他似乎被李嬷嬷说动,沉默了一会开口道:“王太后真的是这么安排的?”

    “太后临终前吩咐,如王氏一族兵变,则命杨武叙救驾,但她不希望家族就此灭亡,陛下容不下王之愠,但其余族人则希望能有一条生路。”李嬷嬷也有些平静下来,她继续说道:“当时在宫中,我传话陛下,血浓于水,这一句话的含义不光是指陛下和太后母子情深,更是想让陛下明白,他身上也留着王氏的血,平定叛乱后不要赶尽杀绝,但眼下你应该清楚,陛下这几月来把凡是和王氏有所关联的人都一一抓捕,不是斩首就是下狱,他根本就没明白太后的用意。”

    邹公公眼神中泛出一丝无奈,说道:“陛下明白,他只是怕了。”

    “怕了?现在满朝文武最怕的应该是他吧。”李嬷嬷这么一说,邹公公哑口无言。

    李嬷嬷继续说道:“你此刻从建业出来找我,应该已经和陛下闹翻了吧,他早已不再信任你,那名中年黑手书生一路跟随我们,我想连你都不知晓吧。”

    邹公公本想辩解几句,但李嬷嬷切切实实说到了痛点,他想要开口,但一时也找不到合适言语。

    “邹舟,我们相识数十年,彼此明白对方心意,这么多年一晃而过,蹉跎半生,我只想在剩下的日子和你远离纷争,安安静静过完余生,但太后待我不薄,她的遗愿我一定要尽力帮她达成,只要王平耀和王淑宓安全抵达北秦,我们就远离东越,寻一僻静之地隐居。”李嬷嬷说这一番话时,眼中隐隐泛出泪光,邹公公并不傻,他很清楚自己和李嬷嬷的处境,但人非草木,他几乎是看着文帝从太子一步步走到现在,抉择之后,他默默的点了点头,开口道:“北秦的人什么时候到?”

    “就在这两日,但王淑宓被金晖群扣押,而王平耀则被人掳走,了无踪迹。”李嬷嬷把眼下情况告知了邹公公。

    “什么?王平耀被谁劫走?”邹公公十分吃惊,他没有想到情况是如此不堪,王淑宓被剑士营扣押,想在濡须口去剑士营劫人,难于登天,至于王平耀被人劫走,他想弄清楚是何人所为。

    “王平耀被劫走之人,恐怕要问他们两个了。”李嬷嬷话音一落,两枚银针飞向了门外的莫不语和莫六。

    两人见到银针过来,知道已被发现,机警的躲开了银针,就一步迈进了院中。邹公公看到是莫不语和莫六,开口问道:“你们刚刚都听到了?”

    莫不语平日里颇为尊敬邹公公,今日在门外听到这一切,震撼极大,在跨进院门那一刻,他十分矛盾,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回道:“听到了。”莫六也极为无奈,在一旁点了点头。

    “我此刻已不再是龙渊的人,你们既然都听到了,自己抉择吧。”邹公公虽然话语坚决,但口气却是十分平和,他们两人均是第一次听到公公以这样的口吻说话,心中难免有些不忍。

    莫六似乎若有所思,他先开口回道:“公公,你真的打算帮王氏余党离开东越?”

    此话一出,莫不语和莫六都充满期待看向邹公公,希望能有所转机,但邹公公却是极为肯定的点了点头。

    莫不语心头一阵酸楚,口中极为艰难说道:“多谢公公栽培,不语和小六这就离开,他日相遇,如有冲突,望公公见谅。”

    莫六原本以为莫不语会开口劝说一番,但眼下则是完全决裂了,他想要再劝解几句,莫不语却迅速拉了他一把,就要离开院落,莫六停下,他看向邹公公和李嬷嬷,犹豫了片刻,但还是说了出来:“公公,嬷嬷,劫走王平耀的老者叫章绝,手段十分诡异,两位千万小心。”莫不语也没责怪莫六把王平耀消息的说了出来,他再度拉了一把莫六,两人跃出院落,消失在黑夜中。

    看着两人离开,邹公公同样心中五味杂陈,莫不语加入龙渊后他特意安排污衣道人教导,隐隐要把他培养成下一任龙渊掌事,而莫六则是他亲自挑选,招入龙渊,培养他成为莫不语的助力。他并没有怪两人,只是突然问了问自己,如果来日碰到他们,不死不休,自己能否狠下杀手。李嬷嬷来到他身边,握住了他的手。

    莫不语和莫六两人一言不发,赶回了剑士营中,回营后,发现董云和孙林都不在,但营帐四周突然多了一些巡逻士兵,起初莫六以为是刚刚发生了金沐雅被劫持,为了以防万一,金晖群特意加强了巡逻,但后来两人渐渐发现,除了巡逻的军士,在暗处还有一些士兵时不时在注意着自己。看来剑士营中肯定有古怪,两人决定先暂时不动,等董云和孙林回来后,要去试探一番金晖群。

    让人意外的是,金晖群没过片刻,先来到了两人营帐,他让军士们把营帐团团围起,说是今夜濡须口戒严,为保两人安全,希望他们不要外出。莫不语怒火骤起,愤愤冲金晖群说道:“你这是要囚禁我们两人?”金晖群一脸冷漠说道:“为了你们安全,过了今夜,你们就可离开。”莫不语听他这么一说,伸手握住了长剑,莫六也是双手捏紧了双刀。金晖群看到两人有动手的趋势,直接下令军士们上来要卸下两人兵刃。莫不语和莫六两人身形一动,一前一后,快速击倒了几名剑士营亲兵,直接冲出了营帐,营帐外剑士营军士牢牢围住了两人。莫六双刀祭出气劲,直接挥出,再度击退几名军士,莫不语也随即跟上,跃起后,长剑甩出层层剑芒,两人配合默契,没有多久就打开了缺口,但剑士营士兵众多,两人且战且退,向大营口靠过去。莫六见到来人越来越多,他奋力一把推向莫不语,莫不语会意,借力高高一跃,直接飞出了军士的包围,逃出大营。回头再看莫六,莫六竭力抵挡着军士们,他趁间隙吼向莫不语:“走!”莫不语知道自己再杀回去,多半也是被围,倒不如快点找到董云和孙林,再想办法回来,他们毕竟是兵部的人,金晖群应该不敢下杀手,随即转身就走。

    董云和孙林一直尾随田力,来到了赦五所落脚的那处僻静院子。两人不敢太过靠近,远远看到田力拍门,而给他开门的正是赦五,孙林依稀见到了赦五,他有些惊讶就小声告诉董云,就是这名老汉之前在谷仓伤了他,董云当时和赦五擦肩而过,依稀有些印象,点了点头。两人既然已经找到了田力的落脚点,也大致能确定他和赦五是同一伙人,董云决定再观察一阵,就离开这里回营。就在董云和孙林要离开之时,突然院门打开,赦五和田力押着一男一女从院中出来,仔细再看,男的正是王平耀,而女子则是王淑宓,在四人身后跟着一名黑袍老者,正是章绝。

    这一幕让两人极为震撼,同时董云联想到金晖群也参与在了其中,看来他们都被算计了。

    从一开始,金晖群应该就已经截下了王淑宓,而之所以后来才对王平耀下手,是因为当时董云四人已到濡须口,金晖群为了避免怀疑,只能让军士们配合董云,把王平耀监视起来。随着北秦接应的日子接近,章绝只能出手掳走。而今夜李嬷嬷闯入军营,最后说的那些话,董云和孙林判断金晖群和李嬷嬷之前肯定有过约定,极有可能他就是东越这边的接应之人,只是此时出尔反尔,把王氏余党交给了九黎一族的章绝。这样一来,王平耀和王淑宓极有可能不会被带去北秦,他们的目的暂时无法得知,但可以确定一点,金晖群是九黎一族的暗桩。眼下王氏余党牵扯进来太多人,对于董云和孙林来说,一方面是陛下及兵部的命令,另一方面则是玄门和九黎之间的恩怨。但此刻凭借他们两人绝对不是章绝、田力和赦五的对手,董云看到孙林一直盯着之前伤他的赦五,眼中泛出怒火,他用力一捏孙林手臂,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孙林会意,一直盯着五人离开。

    等到对方走远一些,董云和孙林快步跟上,看到五人去向的是渡口方向,看来他们是急于离开濡须口,董云有些着急了,章绝五人坐船离开,那之后的行踪更加难以琢磨了,他不能眼见王氏余党被九黎的人掳走,濡须口军镇中都是剑士营的军士,确定金晖群是九黎暗桩后,他也不可能再去求援。眼下能帮得上忙的只有尉三爷。董云和孙林商量了下,只能由孙林去请尉无衍,自己则继续跟随章绝一众。孙林转身就去向了尉无衍所在客栈方向,他其实还想到了李嬷嬷,但没有开口,李嬷嬷那处宅院离客栈不远,他想先去找到尉无衍再说。

    大约过了半炷香,章绝五人就到了渡口,他们走向了一艘颇为华丽的船只,董云远远看到这是一艘带九龙旗帜的官船,也就是宫中所用的船只。董云十分疑惑,但从船舱中走出了一人,居然是萧承,董云即刻就肯定下来,九黎章绝居然是在替东越王室效力。这一次任务,陛下和兵部下令他们四人追寻王氏财富和账本,然而又派了章绝掳走王平耀和王淑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尉无衍已悄悄潜到董云身后,董云猛然回头,看到了尉三爷,他一拱手。尉无衍则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说道:“你们的陛下已经不信任你们了。”这话一语点破了董云心中的谜团,他惊讶尉无衍是怎么猜到自己所想。但这时也不是问这些的时候,他随即开口道:“尉三爷,孙林没有过来?”

    “我在半道上遇到孙林,他说还有帮手要去找,我就先过来了。”尉无衍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章绝。

    尉无衍一直在留意章绝一伙,今夜他和尉清悦趁着夜色就在附近探查,碰巧遇到了孙林,孙林告知章绝下落,他就赶来渡口,而孙林决定去找李嬷嬷,尉清悦怕他一人有危险,就和孙林一道去了。

    孙林和尉清悦很快就到了李嬷嬷和邹公公所在院落的对面,孙林尝试敲了几次门,突然对面的院门打开,李嬷嬷和邹公公同时出现,孙林有些诧异邹公公怎么也在这里,但他没时间想太多,简单告知了两人章绝带着王淑宓和王平耀去了渡口。话音一落,邹公公和李嬷嬷立刻动身,四人就朝渡口赶去。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