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八十五章 刘协赐婚

    “出什么事情了?”见到陈到黯然的表情,刘协心中顿时闪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正当此时,里面的人也都知道刘协回来了,只见一个发须已半白的医官模样的人走了出来:“见过殿下。”

    见到来人,刘协虽未曾见过面但也猜出此人就是王御医了,赶忙问道:“老夫人的病情如何?”

    听到刘协的询问,王御医如实答道:“回渤海王,老妇人恐时日无多了。”

    “什么?王御医,你可是在宫中排第一的医师,难道连你也看不了吗?”听到王御医所言,刘协一脸难以置信道。

    见到刘协似乎是在怀疑自己的医术,王御医一脸无奈道:“回殿下,刚经过下官的诊治,老夫人脉象紊乱无比,内里已是病入膏肓,下官也是无力回天了。

    下官如今能做的,就是用药将老夫人的潜力全部激发出来,不过这样一来的话,短时间内燃烧生命,恐怕日子会更短,不过这样也比一直昏迷要强上不少。”

    怕刘协因为母亲的事情迁怒王御医,陈到赶忙道:“殿下,家母早先请人诊治就已被大夫诊治为绝症。

    此番我母子前来就是想看看洛阳能否有更高明的办法,既然王御医都说无救,吾也认命了。

    方才王御医的方法对吾说过,吾最后决定让王御医用药,母亲虽然生命缩短了,但醒来些日子总比昏迷到去世强上一些。”

    听到陈到所言,刘协一时竟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毕竟历经千辛万苦长途跋涉到洛阳,无外乎是存着那一丝丝的希望,现在可以说是希望破灭了。

    而陈到的选择刘协其实也能够理解,如果自己是陈到的话,可能也会选择用药将人的潜能激发出来的做法。

    “带我去看看老夫人。”刘协说着向前走去,陈到赶忙在前指引着刘协走到老夫人床前。

    听到有人前来,老夫人想要起身,刘协直接将老夫人给拦下了。

    “伯母歇着便是,无需多礼。”刘协此时才第一次仔细看老夫人的面色,不自然发白的面色下隐藏着丝丝青色。

    “我们母子何德何能能够得到殿下如此礼待,殿下的大恩大德,我们母子无以为报啊。”老夫人一见到刘协便激动地说道。

    “叔至救老夫人的举动,不禁让孤想起了往事,这一点孤还得谢谢叔至。”听到老夫人的话,刘协安慰道。

    “非也非也,殿下尊贵,我等布衣能够得见殿下就已经是三生修来的福气了,怎敢让殿下谢他。”

    “伯母,这些事情待日后再说,此时我们先养病。”见到老夫人执拗,刘协只好岔开话题。

    “呵呵,多谢殿下的好意!殿下也不必骗老身了,老身的身子自己还是知道的。

    老身一手将叔至带大,他有什么事怎能瞒得过老身。”听到刘协所言,老夫人淡然一笑道。

    “娘亲,孩儿不孝。”

    陈到“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虎目中流出了豆大般的泪水。

    “我儿没有不孝,娘的叔至最是孝顺,娘亲都知道,只是娘亲没多少时间再为你缝补衣物了,更看不到我家叔至娶亲的那天了。”老夫人看向陈到的眼神充满了慈祥,只是慈祥之中略带了一丝遗憾。

    “娘亲!”陈到跪在地上不住磕头,一个大男人此刻竟然哭得像个孩子。

    见到此情此景的刘协,眼中也不禁泛起了泪花,不由得想起了前世自己的母亲。

    母亲也是如此的慈祥,默默为自己付出一切,把力所能的都给了自己,不求任何回报。

    上一世原本以为母亲早早离去是老天对她最大的不公平,可是现在想想如若母亲还活着,此时自己又来到了这里,丧子之痛会是多么的痛苦,刘协反倒还为母亲感到庆幸。

    刘协不想再打扰母子二人叙话的时间,给王御医使了个颜色。

    王御医立马会意,跟着刘协一起走了出来:“老夫人还有多长时间?”

    “回渤殿下,依下官多年的经验来看,这种情况最多不超过五日......”

    王御医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刘协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好,既然如此,给老夫人用宫中最好的药。”刘协对着王御医道。

    “这......”

    “有什么问题吗?”见到王御医有所犹豫,刘协盯着曹太医道。

    “最好的药草都在宫中给陛下备着......”

    “备着就一定会用到吗?孤说用最好的药就用最好的药,否则杀你一个医官孤还是有这个权力的。”刘协似乎被王御医的犹豫给激怒了,呵斥道。

    “是,是,下官这就去办。”王御医被刘协突然爆发出来的杀意给惊到了,不知道刘协为何会如此的激动,顾不上擦额头的冷汗赶忙跑出去了。

    看着王御医狼狈离去,刘协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也许是刚才的场景触动刘协这么多年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也是对自己前世母亲的亏欠的一种精神上的弥补吧。

    而等到刘协回过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陈到已经站到了刘协身后。

    “噗通~”

    陈到什么也没说,直接朝着刘协跪了下来。

    “叔至,你这是做什么......”刘协被陈到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赶忙想要扶陈到。

    “殿下,刚才某都听到了,殿下对吾与母亲都有再造之恩,叔至无以为报,仅有一条贱命能够供殿下驱驰。

    若殿下不嫌弃请让顺为马前之卒,为殿下执马扬鞭,虽赴汤蹈火,万死不辞。”陈到激动地说道,一下一下的扣头,额头几已磕出血来。

    “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还不行吗,叔至快些起来。”经过了刘协好一番的劝说陈到才起身。

    看着陈到,刘协心中却是有些感激的,毕竟老夫人将自己内心深处对母亲的情感重新燃起,这是许久不曾有过的事情。

    “谢主公!”听到刘协之言,陈到立马改了称呼。

    见到终于将陈到收至麾下,刘协心中也算是落地了一块大石头。

    “对了叔至,孤临时起意一件事情,需要征求你的意见。”刘协对陈到说道,眼神之中透露着神秘。

    “只要是殿下安排,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陈到毅然决然道。

    “不需要你赴汤蹈火,仅仅需要你......”刘协一脸笑意在陈到耳边轻语道。

    待到刘协说完,陈到却是一脸古怪,在怪异中竟还多了一丝难为情。

    “叔至,如果没有意见就这么定了。”刘协亲切地叫着陈到表字道。

    “既然是殿下赐婚,顺哪敢不从。”陈到对于刘协的安排不仅没有丝毫不满之意,反倒是充满了感激。

    原来,刘协想要为陈到办一门亲事,也是源于刚刚老夫人所说的遗憾,将永乐宫中一名各方面都不错的宫女赐予了陈到。

    .........

    三日后。

    “一拜天地!”

    “二拜...”

    ......

    “没想到老身也能够看到我儿成亲的一天。”老夫人此时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老泪纵横,但是掩藏不住言语间透露出的虚弱。

    “待到儿媳有了身孕老身也无愧于陈家了,哈哈...呃....”

    “老夫人!”

    “娘亲!”

    ......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