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章 暗助理

    救护车只让一人跟车,司华悦本打算随行,可她放心不下刘笑语,加之那腱子肉见了她就大哭大叫,跟见了鬼似的。

    见此情形,梁针眼子站出来,自动请缨随车前往医院。

    梁针眼子救活了腱子肉,等于是间接拯救了司华悦,那可是天大的恩情。

    临行前,司华悦跟梁针眼子互换了手机号码,又加了微信好友。

    司华悦把司华诚给她的那两万块钱转给了梁针眼子,梁针眼子却不接,说是等到了医院具体看情况再说。

    司华悦告诉梁针眼子说,这钱是给他的出诊费,不能让他白忙活。

    至于腱子肉的医药费全部由她承担,具体花多少钱,去到医院后,让梁针眼子随时告诉她,她再给他转钱。

    有生以来,这是梁针眼子第二次收到这么大一笔诊金。

    出手如此阔绰,又是姓司,这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你姓司,那你跟司文俊是什么关系?”

    司致集团在申国可谓是家喻户晓,司这个姓虽不多见,但知道她是董事长司文俊的女儿的人可不多。

    所谓树大招风,社会上仇视司文俊的人可不少——仇富。

    司华悦拿不准梁针眼子跟她爸到底是敌是友,便给了梁针眼子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亲戚,出五服了。

    至亲成了远戚,只不知司文俊若听说了,会作何感想。

    祸害被救护车给拉走了,也没什么热闹可看了,请示过司华悦后,围观和帮忙过的众人这才相继离开。

    那个知识面远超同龄的小女孩在离开前,塞给司华悦一支棒棒糖,悄声告诉司华悦说:“我叫唐晓婉,姐姐你下次再来这里需要人帮忙的话,就喊我呦。”

    收了唐晓婉的礼,司华悦却没有礼物可以回,包是满的,可总不至于抽出包卫生巾送给一孩子吧。

    卫生巾在他们这一带,意义非凡,你要真送了,估计会被人打死在这儿。

    她只得对唐晓婉承诺,下次若再来,定然捎给她一个比她身高还要高的米奇。

    “不要米奇,要米妮。”两人拉钩约定好以后,唐晓婉这才一步三回头地随她爷爷离开。

    待周遭重新安静下来,司华悦抬手看了眼腕表,七点十分。

    糟了!如果没有应酬的话,这么会儿她老爹习惯看新闻联播。

    老爹倒没啥,家里的事他全权下放,一概不干涉。

    想到老母,司华悦的心肝胃脾肺忍不住往一起挤了挤。

    赶忙掏出手机看了下通话记录,呼——还好,没有未接来电。

    这表明老母尚未回家,不然的话,她一早就发现司华悦不在家了。

    自出狱后,除了当晚司华诚为她摆了去晦宴,其他晚上,她都是宅在家里打游戏,从未这么晚不在家过。

    褚美琴最忌讳的事情里有两件是跟司华悦有关,第一,打人;第二,跟监狱里的人来往。

    如果让褚美琴知道她现在在大昀市不仅打了人,还打成了重伤,且这一切均因帮狱友办事引起的,那司华悦以后再想离开奉舜市将难如登天。

    眼下当务之急得先想个什么办法糊弄住电水壶老母。

    扭头看了眼,受伤的高师傅,没啥卵用的谢顶老头,一脸阴险笑容的袁石开,蜷缩成一团不逃跑也不动弹的男客。

    还有室内那个一声不吭,不反抗也不肯离开的刘笑语。

    司华悦有些头大。

    给她老哥发了条信息:怎么样了?还没找到吗?再不回去,电水壶会把我活生生给煮了!

    回到院内,她径直走进刘笑语的房间。

    站到刘笑语身前,司华悦将双手轻放到她瘦骨嶙峋的双肩上,语气诚挚地对她说。

    “刘阿姨,我知道你不肯离开这里是因为袁木,你放心,既然我说了要带你走,就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把袁木也带走。”

    听到袁木的名字,刘笑语身体剧烈震颤了下,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司华悦问:“谁跟你讲的?”

    看来是真猜对了,“我自个儿猜的,这事也不难猜。”

    说着话,司华悦挨着刘笑语坐到炕沿,“袁石开当初为了还外债,逼迫袁木接客,导致袁木精神失常进了精神病院。”

    “之后,他应该有想过把主意打到另外一个女儿的身上,结果没想到袁禾却进了监狱。”

    “他的手指缺失了两根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人每次切掉他半根手指。”

    “这种断指之痛他自然受不住,为了保住余下的手指,他便擅自将袁木转移到你找不到的地方,然后逼你就范。”

    “嗯……让我猜猜,他应该先是诱逼你卖掉房子,然后让你代替袁木接客,否则,他会将应由你来接的客送给袁木接,加重袁木的病情。”

    听着司华悦的分析,刘笑语早已泣不成声,“这畜生哪里是要加重木木的病情,他是要木木的命啊……”

    电话响,司华悦心肝一颤,赶紧拿起看了眼来电,司华诚的,她轻舒了口气。

    “哥,查得咋样了?人找到了没有?”

    见司华悦接电话,刘笑语往一侧挪了下身子,拉开与她的距离。

    虽然司华悦没有表露出任何的嫌弃,但她嫌弃她自己,不希望将身上的脏污沾染到干净的司华悦。

    同时,别人接电话,靠得太近有偷听的嫌疑,所以,她便适当拉开距离。

    但她直觉司华悦这句“人找到了没有”指的是袁木,她双手紧攥住裙摆,放轻呼吸,紧张地聆听司华悦的通话。

    “好嘞,哥,你忙去吧,我这儿还得想办法找个人帮我撒谎瞒过咱妈。”事情成功了一大半,司华悦心情放松了不少。

    “刘阿姨,咱们走,袁木已经找到了。”司华悦起身,郑重地对刘笑语说:“我带你去见她。”

    刘笑语嘴唇剧烈颤抖着,蓄满泪水的两只大眼睛使劲地眨啊眨,没能将泪水眨掉,反而越眨越多。

    “真的吗?是真的吗?”她像梦呓般低喃,眼神聚焦到司华悦的脸上,唯恐她是在骗她离开。

    一年了,她整整在这里待了一年了,在司华悦来前,她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只有一个,那便是,只要她活着一天,袁木便安全一天,袁禾在监狱里便有一分盼头。

    “真的,快,换件衣服,我带你离开这里。”

    司华悦有些着急,时间拖得越晚,对她越不利,谁知老母应酬啥时候就结束了。

    电话又响,司华悦的小心脏又紧缩了下。

    一个陌生的号码,“哪位?”

    “司大小姐你好,我是司董的私人助理。”

    司华诚有两个助理,一个明,办公事;一个暗,办私事。

    明的那个随他出国走了。

    “什么事快说。”虽然不是老母的电话,但这电话把她吓得心肝乱颤,语气自然不善。

    对方明显愣了下,不明白司华悦为什么冲他发火,“司大小姐你现在是不是跟袁木的母亲在一起?”

    “是。”司华悦简短回答,同时在心里吐槽对方说话真啰嗦,一句一个司大小姐做前缀。

    “是这样的司大小姐,袁木现在跟我们在一起,她死活要跟她母亲通了话才随我们离开。”

    司华悦看了眼刘笑语,将电话递给她,“袁木的。”

    惊喜来得太突然,刘笑语眼睛越瞪越大,单手捂住嘴,拿过电话后,小心翼翼地将听筒贴近耳边,好一会儿才颤抖着嗓音问:“木木?”

    电话那头**静,刘笑语一度以为电话挂断,抹了把泪水,看了眼显示屏,通话中。

    她再次冲话筒喊了声:“木木,是你吗?好孩子,跟妈妈说句话。”

    “妈妈……”

    当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熟悉的回应,刘笑语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蹲下身,将头埋进两个膝盖间,紧咬下唇,嘤嘤而哭,“木木……”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