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驴闹第二卷:没脸少女 21、没脸少女

    有脸天高地阔,处处通行;没脸路窄坡陡,步步艰难。

    那姑娘名叫肖聪儿,家住山外卢家店。家中本算小康,无奈爹爹不务农商,一心读书当官,十年寒窗,家产当尽,虽五经四书烂熟于心,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却因脾气倔强,在府考时带头揭发作弊得罪考官,被寻衅滋事取消了参试资格。他眼看着官宦富豪之家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或枪手代笔或冒名顶替中举的中举,当官的当官,一个个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咽不下那口气,竟然撇下独女贤妻和三间破草房,一根麻绳送自己上了西天。

    爹去世那年,聪儿刚刚三岁。埋葬了父亲后,屋内除了满架的书籍,已无隔宿之粮。

    “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不信但看筵中酒,杯杯先敬有钱人。”

    聪儿爹在世时,由于家穷钱紧,加上清高孤傲的秉性脾气,本就与镇上权势人物关系不睦,与邻里无甚来往,没什么脸面,如今他撒手西去,撇下寡母孤女,人们更是避如瘟疫,生怕上门去找麻烦,谁个主动理睬?

    最难时,聪儿娘为借一碗米曾求告数家,最终遇上善人借得半碗,还被数落半天:“没脸就是没脸,还要死撑面子。你开口说借,何时能还?不跟乞讨一样吗?明明是沿门乞讨,还要嘴上挂个‘借’字?这不是虚伪吗?不是更让人讨厌吗?没脸就别争脸,就别死要面子活受罪,干脆就说讨要,粗茶淡饭,谁能不多少打发一点?”

    聪儿娘被善人数落一顿,回去哭了半天,为了养活聪儿,只得将脸皮扔下,带聪儿出门乞讨,捎带拣拾破烂。

    娘对聪儿寄托着很大的希望,倾注着全部心血,虽说生存十分艰难,但并没忘记让她学习知识。白天,娘抱着她出外讨饭、拣破烂,休息时便教她认字、算数;天黑回家,不管有多累,仍然不忘督促她或学习女红,或读书求知;巴望着她以才补穷,到时招个好女婿,争回丢掉的脸面。

    肖聪儿生性聪颖,三四岁便背熟了《蒙学三篇》、《女儿经》、唐诗百首,到七八岁时,诗词对联便被讨饭途中的读书人交口称赞。并且还博览了许多杂书,对商务、医学、易学等各方面知识都积累了许多。

    聪儿娘见聪儿已经能写会算,自己这五六年拣破烂也积攒下了几两银子,便将心中早已酝酿成熟的计划实施,在街口摆了个杂货摊挣钱糊口。

    聪儿虽说不满九岁,做生意却比大人还精。尤其是算数,更让人望尘莫及。八九种零零碎碎的货物,他只看一眼,立马就说出了价值几文几钱;厚厚的一叠账,她只用手一页一页掀掀,便能合计出多少钱款。笨重的算盘在她手中像是一张琴,她小手一挥,“噼哩啪啦”,声音同清脆悦耳的音乐一样,在你美妙的享受之中,准确无误的结果便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聪儿十来岁时,已能单独营业。娘去进货,她就一边或看书或做针线,一边守着货摊卖东西。别看她年纪小,做生意却很有门道。

    他模样俊俏,嘴口又甜,特别讨老年人的喜欢。老年人来买东西,她起身搀扶,一边“爷爷”、“奶奶”地嘘寒问暖,一边将椅子送到人家屁股底下,将茶水双手捧到面前。待老人坐稳当了,喝了茶水,拉了家常,他才一样一样地介绍货物。因此,老年人特别喜欢她,都定点到她的摊上买东西。既是儿孙们出门购物,也总要交待一句,“买聪儿摊上的,那妞儿实在,东西没假!”

    小孩子们来买东西,聪儿总要多问几句,以防小孩说不清,买回的东西大人不满意。如果是小孩子自己用的东西,比如发卡、头绳、小首饰之类,她总是认真当好参谋,给挑选合适的花色样式;并且还教她们如何使用,手把手教她们扎蝴蝶结、辫发辫、挽扣子之类生活技艺。孩子们都喜欢她,常拉着大人专门到她的摊上买想要的小玩艺儿。

    她还免费给买东西的人绘各种绣品图案,画的牡丹、翠竹、鸳鸯、小鸭子、小鱼儿栩栩如生,吸引了几条街上的姑娘、媳妇来买她的针线及绣织工具。

    碰到奸刁的生买主,以为聪儿人小账头不清,故意算错账想少掏一二个小钱,聪儿也不生气。对方“三一三剩二、八上二去五进一”算一遍,报个少算了的数,问聪儿对不对。 聪儿实际上早已算清了,只要与进货价相当或稍有薄利,就假装糊涂,小嘴甜甜地答:“叔叔算过了,我就不算了!”那类人以为聪儿真的不知道他们算多了,也总是常来再占“便宜”。

    聪儿娘俩的生意越来越好,不几年,就攥了几十两银子,租了一间门面房,开起了一个小小的杂货店,日子渐渐走向富裕。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肖聪儿长到十四岁,已经是亭亭玉立,浑身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该粗的粗,该细的细,渐渐曲线毕露,丰满起来。

    腹有诗书气自华,最是书香能致远。她模样儿在镇上本来已经出类拔萃,又加上读书多,有学问,风度气质更是引人注目。

    别的姑娘穿上很平常的衣服,到她身上便有了高雅华贵之气;本是多年前过时的旧衣裳,他只要一穿,小镇上的大姑娘小媳妇也当时髦,掀起一股模仿风潮。

    肖聪儿名声在全镇传开,人们根据她原来没脸的历史纵向比较,更是视为传奇,纷纷以“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之论对其少年经商奇才的现象进行解说;甚至有人传说,“肖聪儿是仙女下凡,原来的经历,是其神仙老子对她的苦难考验”;“曾见门口树上落大鸟,必是下届贵妃候选人。”

    如此活生生的美神,卢家店哪个男人不眼馋,哪个男人不动心?脸热胆小的,见肖聪儿出门,总要找个理由跟在后边,看她那匀流流的身段儿,那悠悠下滑的肩,那突然收进去的腰,那说直尚带着曲线的腿;泼皮大胆的,看见肖聪儿,就如馋猫看见了小鱼,嘻痞笑脸迎头上前,看她那弯弯的两道青眉,微微翘起来的睫毛,波光闪闪的一双凤眼,鲜红娇嫩的一张小嘴,甚至呲牙咧嘴打个招呼,没话找话,闲聊两句。这些人动心归动心,眼馋归眼馋,一般老百姓只不过如上所述,饱饱眼,喂喂嘴,就心满意足,算做自己的福气,哪里还敢碰一碰,更不用说得到她了。只有卢家店兼着保长的信义油坊少老板卢兴自认为有钱有势有脸,与平民百姓不同,悄悄打上了肖聪儿的主意。

    欲知后事,请看下回:飞脸绝技。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