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零二章 程川忍痛逐长青,医者仁爱心

    一个小时后,京都饭店会议室。

    药王门的一众门人,气氛凝重的站在会议室之中,看着脸色阴沉的程川,没有说话。

    孟栢龄的神情很是纠结,但程川没发话,他也不能说什么,现在程川是门主。

    孟栢龄知道程川为何如此难做,何长青在给女大学生做治疗的时候,在行针方法上做了改动。

    这样改动之后,女大学生虽然可以现场就苏醒,但是却留下了隐患,很有可能半年后会复发。

    虽然复发后病症不会跟现在这样严重,但依旧会影响病患的生活。

    程川生气也是因为这个,他能接受这一局何长青不拿第一,但却无法接受何长青为了拿第一,做出损害病患的事情。

    程川虽然进入药王门的时间最短,但自从他下定决心把药王门当成自己的家之后,他便无时无刻不想着发展壮大药王门。

    但程川做事有自己的底线,虽然他想药王门赢,但如果是建立在病患日后的健康受损前提下,他情愿弃权。

    何长青什么都好,天赋最高,也够勤奋,经验也非常丰富,灵机应变的能力更是一流,但是好胜心太重。

    这一次,他在第三轮初赛之时,以横扫众人的成绩获得第一。

    结果到了复赛,为了同样拿到第一,让自己的名字载入国医大赛的史册,他作为医者内心的那杆秤歪了。

    天真到以为没人看得出来,或者以为这样对病患的影响也不是很大。

    存在这种失衡且侥幸的心理,是医者的大忌。

    可是,在药王门的门规中,这是红线,其下场就是,逐出师门。

    药王门作为古老传承的宗门,在医德上的约束,是最为严厉的。

    同样,神医门的张灵也是如此,他在行鬼门十三针之时,为了立马见效,把鬼门使尽。

    这样做,虽然小男孩瞬间苏醒复原了,但却对小男孩日后的智力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叶轩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对张灵非常不满。

    “何师兄,你说该当如何处理?”

    程川想了想,没有用门主的身份,而是以师弟的身份问道。

    “……,门主,只要不将长青逐出师门,任何惩罚长青都愿意接受。”

    何长青瞬间跪在了程川面前,眼睛通红,情难自禁。

    孟栢龄见状,刚想说什么,但发现程川眼中同样是通红一片,便知道程川的决定是什么了。

    当即叹了口气,转身背向了何长青。

    何长青一听到孟栢龄的叹息声,身形一颤,缓缓的抬起来头,望向了程川。

    程川却只是对着他摇了摇头,何长青身体一软,跌坐了下去。

    孟大石、陈胜男和孟小丽此刻已经两眼通红,泪光闪烁,望着程川,却又不敢说话。

    “长青哥,以后药王门还是你的家,有空多回来坐。”程川轻轻的叹了口气,艰难的说道。

    “谢,谢,谢谢门主……”何长青最终长叹了一口气,擦干了眼角的泪痕,站了起来。

    而后,他走到了孟栢龄的身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孟栢龄的身后。

    “师傅,感谢您多年来对长青的照顾,以后长青不能再侍奉您老人家了,您要多多保重身体。”

    何长青声音哽咽的说道,而后重重的磕了九个响头。

    孟栢龄的身形微微颤抖,但却是没有回头,只是对着身后摆了摆手。

    何长青顿时感到心中一痛,眼泪开始止不住的流下来,撕心裂肺的仰天痛呼了一声。

    片刻之后,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迅速站了起来,夺门而出。

    “何师兄……”孟小丽始终忍不住追了出去,孟大石和陈胜男则是心情复杂的站在了原地,不发一言。

    “师傅……”等到何长青一离开,程川也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喊道。

    “程川,难为你了,你做得很好。”

    “你们几个记住了,药王门的立门宗旨是悬壶济世,匡扶天下。”

    “不容得一丝功利的想法,更不允许损害病患的健康,这是红线,切记切记。”

    “大石,你去找找长青,陪他说说话吧。“

    孟栢龄语重心长的说完,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会议室。

    何长青是他非常喜欢和看好的一个弟子,此番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药王门,是他从未想过的。

    但程川的做法,他是百分百赞同的,医者,唯仁爱方可达济天下。

    药王门要发展,要长大,必须要从根源上杜绝一切怠慢医德的行为。

    孟栢龄走后,程川也心事重重的离开了会议室,去找早已在京都饭店等候的强子。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