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80章:见证奇迹

    上了擂台,经胖子略事说明,骆斌立即升出气机,那是只土系巨角牛。

    其体长,接近10米,近乎高级融合,融合度比堪堪9米的靳紫烟还高些,而靳紫烟的气机,为金系,就是金鳞狮。

    要想得到这气机,肯定要吃金鳞狮,也不知道她家那只灼吉咋想的,同类叫人给吃了,没造反,却依旧对她言听计从,十分亲昵。

    胖子十分不解,一直纳闷至今。

    骆斌升出巨角牛,胖子不敢怠慢,立即升起弱化版气机,因为对方比靳紫烟等级还高2段,为D级4段。

    E级3段面对D级4段,差距有如天地,弄不好,一不小心就叫人给秒杀了,半点大意不得。

    擂台下,一见胖子的气机,兰兆煊愣了,立即用眼神询问紧挨身边的兰心。

    “他能控制气机大小。”兰心小声解释。

    “真是尊大神呐。”兰兆煊大受震动,忍不住感叹。

    他年近5旬,不过E级高段,花费无数代价,也只是勉强中级融合,两相比较,太过打击人。

    擂台上,轰鸣乍响。

    震山锤好不霸道,只是一锤落下,就差点叫胖子手里钝剑脱手。

    另一锤落来,胖子左手捏拳,崩山拳中最猛的一字拳迎去。

    嘭的一声,胖子不敌倒退,双臂酥麻,大呼厉害。

    震山锤不过中级8阶,未入高级古武行列,但骆斌高出靳紫烟2段,生生凭蛮力弥补了古武的差距,综合实力上,足以与靳紫烟一较长短。

    整个的,大力出奇迹!

    不行了,胖子知道再藏拙,自己会死得非常难看,瞬间燃爆,尽展所学。

    震山锤,头尾链接如环,如倾泄而下的瀑布,难见中断,仿若无始无终。

    而胖子,唯一依仗叠浪式,一式接一式使着,不敌。

    蝴蝶步、风行步、七星步相互穿插,用到极致,简直化腐朽为神奇,依旧不够。

    不时的,还要用崩山拳补漏,才能勉强撑住。

    而这还是人家留手,未尽全力。

    D级,确是胖子如今绝对无法力敌的存在。

    弱化版气机,升了灭,灭了升,反复4次,历时近7分钟后,胖子笑了,笑得林琳等人集体精神大震,骆斌、兰兆煊及新来的黑衣中年人毛骨悚然。

    这黑衣人,通体一身黑,就连斜插后腰的一对三刃分水刺也漆黑如墨,正是“诡刺”段云。

    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许婷婷把他接来了。

    只见,擂台上,训练用的沉重钝剑在胖子手上翻转拔升,每次翻转都不可思议的避开了空气。

    历九次翻转拔升,所过之处的空气骤然旋转凝结入剑体,随重剑落下,划出慧星般的耀眼光尾。

    无法想象这一剑力量到底有多大,剑未到,凝结剑上的空气先行撞击八面锤,发出尖锐叮鸣。

    无数叮鸣声中,重剑终于劈落锤面。

    “轰!”

    惊天爆响,八面锤首次被挡住,还往后略微弹了弹。

    骆斌愣了,兰兆煊愣了,新来的段云也愣了,所有人陷在那翩若惊鸿的绝世一剑意境中,久久无法脱离出来。

    那意境之浩瀚,直抵天地,世间情情爱爱,生死荣辱,在它面前,显得如此的渺小与可笑。

    朝闻道,夕可死矣!

    这一刻,他们终于懂了,为何古来会有那么多人舍弃一切,只为追寻虚无飘渺的道。

    它是如此之美妙,如此之不可思议。

    妙不可言,真的妙不可言,相比于它,世间所有词汇都显得那么空乏无力。

    武意,难以言传,原因也正在于此。

    一瞬间,众人接受了一场灵魂盛宴的洗礼,感觉整个人都升华了。

    等轰鸣的回荡声消失,武意逐渐模糊消失,众人忍不住,集体朝胖子一拜。

    大师,这才是真正的大师!

    众人衷心敬服,不因年龄大小,不分身份高低,只是纯粹的想拜,想敬,以此谢他赐予一比永生难忘的精神财富。

    “骆老师,感谢成全。”胖子朝对面的骆斌深深弯腰。

    此刻,他双臂颤抖,体内五脏也震荡得厉害,而这还是骆斌手下留情。

    D级,真心打不过。

    而魔都青年王者争霸赛,到了最后阶段,肯定少不了D级,要是点子背,没准前面半道上就遇上他们当中的一个或几个,直接给你来个全剧终。

    赛事官方只接受18-25周岁的参赛者,报名时哪怕超过1秒钟都会被拒之门外。

    25岁前的D级,靳紫烟之流都难望其项背,何止是妖孽一词能形容。

    争霸赛,天才多如狗,妖孽满地走,根本就不是给普通序列战士玩的。

    大师境,不过面对D级高手时,多了点保命本钱罢了。

    胖子心头危机重重,始终保持着谦逊之心。

    骆斌没敢受礼,飞快退开,并不断摆手道:“当不起,当不起,你这一剑叫落剑式吧,当场亲身感受它的武意,让我获益匪浅,以前很多想不通的地方,也一下迎刃而解。该我感谢您,屠大师!”

    说着,他忍不住又一拜。

    “要从头演示落剑式,需要点时间拆解下,骆老师,你如果不急,等我和下一人讨教过,再来履行事先的承诺?”胖子微笑询问。

    “不急,不急,您请便。”骆斌拎着一对各200多斤的重锤,跳下擂台。

    胖子也走下擂台,前去和段云宣喧,这时才发现时间还不到11点,想来两波人都是接到电话,马不停蹄的立即赶过来。

    胖子心中感动,不由连声道谢。

    稍事休息,再上擂台,画风突转。

    段云身形清瘦,是个外表看起来30岁左右的干练大叔,但头顶升起体长近8米的土系大老虎,分水刺在手后,整个人的气质变了,变得很迷离。

    人就站在对面,偏偏给人以笼罩雾中,看不真切的感觉。

    步法糅合了七星、风行等常规步法,极为普通,却几乎步步卡在别人进退的必经之路上。

    此等可怕的嗅觉,非久经生死,历千百次死战难以成就。

    胖子一剑劈出,被先旋后绞,差点脱手,收剑中第二柄分水刺滑着剑身突进,抹喉!

    胖子汗毛倒竖,身形暴退,陷入苦战。

    三刃分水刺,似曲实直,似直又实曲,唯有四字诀——刺、旋、绞、抹!

    旋为御力!

    绞是锁器!

    刺为突进!

    抹是封喉!

    分水刺三刃分隔咫尺,四字诀下,可挡可攻,又神出鬼没,诡谲无比。

    震山锤,有多大力使多大力,奉行大力出奇迹,而古武诡刺,是纯粹的杀人技,云诡深处现杀机,能用一分力伤敌的,绝不多用半分。

    胖子没有一剑敢走满劈实,沾之即走。

    段云欺身后,如附蛆之骨,每每从不可思议之处刺杀,逼得胖子满擂台游走,狼狈不堪。

    某一时刻,胖子不退了。

    在场众人再次见证——奇迹的诞生!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