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09,2008世界不好

    虽大多有想法,但是胡小莲的态度,让大家觉得这事已经算是默认了,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便也都没再絮叨什么,只是表着衷心,以及对胡小莲的孝心,没人愿意推诿说到时不愿再来,即使已经来过一趟,再来多少有些想法,却也都不敢表露出来。

    然后闲聊会,便问题引到了,何时开始办喜事,算为好呢。

    现在2008.1.20,过10天便是小年,而2008.2.6便是除夕,2.7春节,2.14情人节,2.21元宵节……

    本来打算是小年的日子,但是多半团圆的日子都是小家自己过的,而且考虑有的亲戚上班怕是不好再请假,于是便算是…除夕的,但是最后一合计,干脆就第二天春节的,一来喜庆,二来庆祝胡小莲的天不收之恩,于是算是双喜了。

    孩子们过来拜年,本就招待,这事就一起,也是吉利和方便的。

    想想大都方便,便定了这日子,虽有想黄道吉日的,但是也不大好又选日子,而且分歧太多,便最后定在了春节了。

    这事胡小莲不好说话,只是最后落定了,多少有点心里不爽利,但是也只能场面说着欢迎怎么的。

    便是这样算是敲定了。

    稀稀拉拉吃完离开,或者第二天离开也就作罢。

    只是到晚上了,胡小莲躺在床上有点睡不着。

    一来打牌声太吵,不好入眠,二来她有心事。

    因为胡小莲算着日子,这个2008对于她不大好,或者说她家都是。

    前脚是2007年的十二月份那徐玉落榜,徐磊相继考试失利。

    然后是不久后的姥姥也过世了。

    所以在胡小莲这前世记忆里,总觉得是不是自己真的害死了姥姥胡小莲,她也不知道。

    胡小莲死因有没有背后原因,目前无从查证。

    自然她现在也不能逢人就问“是不是他们,谁或谁怎么的,害死了自个,或者间接造成的,也无从了解啊!”

    既然徐添明口口声声说的因为自己怎么的,造成的悲剧,前世徐玉的记忆唤醒,她觉得多少愧疚,和不解的。

    同时,这时间点,要是早重生一俩月,或许自己考试无误了……

    虽然知道只是多想,历史估计很难改变,但是她还是想试试的,哪怕希望真的不太大,或者说她没有这个命,但是她还是想多试试,加油的。

    不是说铁杵磨成针吗?再怎么的,她也想使劲磨磨。

    如果自己上榜了,可以大学,选科目怎么的,学习,她想命运肯定不同。

    她的命运,包括择业,嫁人都会不一样吧……

    那么她的人生是不是更多点甜呢!

    她想去看看现在的徐玉,想说点什么,也想那段和流年不了了之的感情,可否有个继续。

    自然是她前世想过的会不会的另一种可能。

    毕竟这个男人也等了她两年,到底对感情都太羞涩,很多事阴差阳错错过了。

    不知道可否再尽个力,扭转下局面,会否大不相同呢!

    想着,便是越来越多的想法,包括可以的话,改造好赵晓慧,让她当个贤妻良母,让她的日子好过,这生的徐玉的日子,以及家人都幸福。

    也劝劝徐添明,让他对孩子好点怎么的。

    胡小莲想,做点总不没做啥强吧,万一…还有戏呢……

    包括她的亲人,以及其他的事情,她都想着,可以的话插手改变或者怎么的圆满点好,更和和美美的不更好……

    想着便睡不着。

    同时,也有那对黑夜的莫名恐惧的感觉,这些习惯潜意识好像印在了脑海。

    她不记得后来自己发生了什么,但是之前见过的不干净的东西,此时不知道怎么的越发的严重了。

    她有预感,可能后来的徐玉见过,以及发生什么,导致的这些情况吧……

    有种闭眼就会发生什么。

    闭眼谁就会来的那种感觉。

    没过十二点还强点,过了越发的睡不着。

    而那房间,居然也没个夜灯,想想,好像老一辈都没有那习惯吧……

    虽然旁边都有人,自己独自在房间里休息的,但是胡小莲还是不踏实。

    那门缝的些许光和人气,以及声音只是多点安全感,却不能完全让她安心点。

    黑夜几乎包裹了胡小莲。

    胡小莲开灯,但是又睡不着,太刺眼了。

    便找了一圈,拿了一两个蜡烛点上,稍稍心安定了点。

    最后睁眼,闭眼,直到完全睁开眼睛都有些费劲,太困了,便迷糊着睡着了。

    梦里很奇怪,稀里糊涂的,有那么点半睡半醒的感觉。

    外面一狗一直吠不停,胡小莲心也莫名跳着。

    睡着了,感觉灵魂飘走了,然后实实在在莫名的上床睡着,那种魂魄回归自己的感觉,莫名的熟悉感。

    特别到后面不知道怎么的,梦得很乱,很多片段。

    以至于胡小莲醒了也记不清到底梦了什么。

    但是有一幕却很是记忆犹新。

    因为她梦见自己躺在棺材的自己,闭上眼睛,然后大脑有个画面出现,除了自己好像点了什么删除了哪年份的记忆,还是部分记忆,不记得。

    只知道旁边的好像是孟婆呱唧着忘了尘世什么的,一切和自己无关怎么的。

    然后画面很奇怪到了另个地方,有人领着她,好像是投胎,那人或者说阎王里面的差使在一本上不知道翻看了什么,笔在那画啊画的,然后叽里呱啦说一堆她没听懂的话。

    因为她只注意旁边一过来的阿婆,呱唧着什么,“她也配再世?”

    “别人前世积福,换来今生的福报……”

    本来只是看着那阿婆还以为又要她喝啥怎么的,没想到却是这个。

    徐玉当时还在脑海里琢磨自己做的啥好事啊,有什么好事的……

    忽然后背不知道被谁一堆,她明显感觉身子一沉,没有重心的栽下去,然后是看不见底的深渊。

    徐玉怕不敢看,只是掉得很快,只有那响彻的“啊……”的声音。

    然后再就是莫名着脑袋疼,摸摸脑袋,感觉有点迷糊。

    然后听见有撮土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密集,还有嘈杂声,以及那断断续续,有一声没一声此起彼伏的哭着的声音。

    徐玉正想着怎么回事,做梦还是……

    结果揉眼时明显感觉手部的那粗糙感,随手一拉,好像皮肉分离的感觉。

    徐玉莫名,有会感觉呼吸有点急促。

    来不及细想,她因为那木头里的不适空气,以及灰土,咳了起来,然后有点停不下来,伴着拍击着眼前周围的木制品……

    然后是随即的事情……

    开馆……身份……莫名其妙……

    自己徐玉怎么变成了姥姥胡小莲了,这到底搞啥……

    ……

    ……

    胡小莲待猛的睁眼,才发现自己还在床上,看看自己手脚,她摸着额头的冷汗,透过那蜡烛,还有微亮的窗户,她莫名想着……“刚刚是梦,还是什么……这一切是什么?还是那所谓的前世做好事,来的这次再生的机会,借着胡小莲的身体还魂呢?”

    不得而知……

    胡小莲倒是有些睡不着,睁眼在那胡思乱想起来。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