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356 炮灰

    泽潮即将爆发的消息不胫而走,让左丘城内的诸多城民惊慌失措。龙小炎等人就打算当即逃往白水城避难,但却在奴门前被城卫拦下。正在骚动不安之时,深居简出的左丘城主再次现身说话,及时地稳定了民心。

    “据前方探子回报,死泽中大批怪物已然出洞,泽潮已经不可避免!而且,此次泽潮规模巨大,乃百年来罕见。左丘城若想继续留存于此间,必须全城军民齐心协力一起抵御!”

    左丘城主语气平静,即使在兵临城下当前也保持了非常沉稳的形象。临危不惧,成竹在胸,这就是一名卓越的领导者所应具备的担当!

    可接下来,左丘城主的话语开始转向严厉,甚至有些森然。他道:“因此我宣布,左丘城全员备战!责成各司严密组织,尽快整编兵力,布置防线,必须击退泽潮!如有违我令不遵者,不论人、鬼,不论职务高低,斩立决!”

    说完这几句,左丘城主便转身离去。但他最后留下的极具威慑力的战备命令让听者不寒而栗,全体悚然。此话一出,可真就不是开玩笑的了!

    奴门前的那名城卫小队长有了城主现身撑腰,胆气顿时又壮了几分,再次登高吼道:“左丘城主的话大家都听到了!不许再靠近奴门,全部给我退回去!接下来如何安排你们,均等待有司通知!”

    围攻奴门的城民此时已经失去了反抗的意志,不管心中服与不服,都没人敢再轻言冲关,只好悻悻地散开。我和龙小炎等人也不敢造次,被迫只能接受留守左丘城的命运了。

    城主都出面动员了,下面的官吏自然要赶紧忙起来。护城卫队、阴务司和鬼务司,甚至各大世家的人都出来了,开始有针对性地开展备战工作。其中首当其冲的必然是整编兵员,增强防御力量。

    城卫这时已经全部出动维持秩序,喝令下城的鬼都回到自己的栖身之所去听候指令,不允许在街面上逗留。而人则被集中到了上城进行分配。我们几个因为隶属于滕家,就被召集到了滕家商行暂时待着,其他探险队、商队、店铺的队员、镖师和普通员工也一个不漏地叫了回来。

    随后接下来就是清点人数了。滕家总管滕伯礼手上拿着花名册一个一个地点名,并开始分配人手,按照每个人的修为和武艺的高低分成了三组。探险队员、镖师和护院这些战斗力最强的人都分在一组,很明显我们是肯定要被当做民兵直接补充到作战部队里面去的了。

    剩下的修为不高的青壮年则编在了第二组,属于后备力量。他们要派去搬运防御物资,修建临时防御工事,必要时也可能会被派上战场。其他的老弱病残则分在第三组,负责后勤补给和救护等杂务。

    据说其他的世家也是如此安排,这是长久以来左丘城为了抵御外敌早就定下的紧急预案了。只不过近些年碰到的麻烦事少了,新来的人就不太了解而已。

    下城的鬼帮同样也在整编之列,它们的帮众和鬼奴都被组织起来,需要承担同样的责任和分工。大难当前,谁也跑不掉干系!

    经过初时的混乱和惊慌,左丘城的军民显现出极高的纪律自觉和战时素养,各项准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而高层经过召开紧急作战会议讨论后,很快也布置好了守城战术,具体的命令逐级传达到了每一个人和每一只鬼的耳朵里,并随即分配兵力,各就各位。

    整体的防线将分成三道,层层布防,层层阻击。这是因为左丘城里的鬼太多了,加上活人一共号称十万城民。即使只算能参战的兵力也至少有一半左右,也就是五万。这么多兵力不可能全部挤在泽门后面,所以必须要把防线前提。

    第一道防线布置在泽门外的前哨站外围洞穴里,将直接与泽潮的第一波怪物进行野战。这道防线的目的就是击退泽潮的先头部队,并为后面的防线的排兵布阵和加固工事争取时间。

    第二道的防线则布置在泽门和前哨站之间。那里正在加紧建造临时的栅栏和箭塔作为防御工事。而左丘城的主力军和精锐部队也就等候在这里,被寄予了厚望。

    最后一道防线就是泽门的城墙。那里也在抓紧时间修缮墙体和洞壁,并加装各类防御武器、加持阵法。前面两道防线如果都守不住了,就只能全部退回来死守这道城墙。如果连这道防线也被突破了,那么下城就会彻底沦陷!

    一旦局势溃败到那种程度,守门的城卫就只能打开下门和奴门,让所有的城民四散逃难了。但到时上城的城门必定会关闭,然后留守在上城的阴修可以通过阳间通道逃离。

    守城战术通报下去后,接下来就是划分各道防线的守卫力量。很不幸地我们几个被直接分配到了第一道防线!

    实际上,所有的探险队员、商队镖师和店铺护院都被派到了第一线,并且由副城主殷发亲自带队指挥第一波的阻击战。

    龙小炎由于修为足够高,便被临时任命为了我们所在这一小队民兵的队长,辖制二十名阴修。而滕家则一共派出了一百二十名精壮的战斗兵员,是各大世家中贡献最多的。再加上其他世家的人员,殷发总共带走了将近六百名阴修。

    整队完毕之后,我们便排成长队立即出发赶往泽门外布防。泽门与前哨站之间有大片的泽田,城中正加派人手收割已经成熟或即将成熟的庄稼。还没有达到收割标准的就烧掉或者毁掉,坚壁清野,不给来袭的泽潮怪物留下任何口食。

    到了前哨站外,那里是一个中等大小的洞窟,除了少数的一些巨石和钟乳石,其他什么东西都没有。大约一万只鬼奴和鬼帮帮众已经先于我们列队完毕。但其中几乎全部都是普通鬼奴和小鬼帮的帮众,等级上以灰鬼居多,黑鬼、墨鬼数量只占少数。

    除此之外就只有城中的第三大帮地蜂窝稍微能提供一些像样的战斗力,我可是亲眼见识过它们的群战能力的。而且很幸运的是,我们的防线就挨着地蜂窝的防线。

    不过,刘雨馨却是相当沮丧,哀叹道:“看来我们这些安排在第一道防线的就是妥妥的炮灰了!没有防御工事,也没有天险可守,单靠这些家伙根本就不可能守得住嘛!”

    “要不,我们一会儿等打起来后就趁乱跑掉?”鸟肉偷偷提议。

    “跑?你也不看看后面,往哪儿跑?”龙小炎随即骂道。

    我和鸟肉回头去看,果然战阵的最后面整齐地排列着两排城卫,手里都举着强弩,虎视眈眈。

    “他们是督战兵,不参与战斗,就盯着咱们呢!但凡有敢擅自退后逃跑的就地格杀!”

    所有人听了都倒抽一口凉气。前有敌军,后有监军,这明摆着就是只能进不能退的局面了!

    “唉,这下连跑都跑不了,估计咱们都得战死在这里了!”鸟肉也跟着哀叹起来。

    不过,亲自带队的副城主殷发就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这让大家的胆气多少都足了一点。他一直在指挥阵型的排列,让我们尽量收紧,肩靠着肩,强调要靠群战而不是单打独斗来御敌。

    如果是人靠走的,一般得需要五天时间才能走完从死泽到左丘城的路程。但怪物们已经被莫名的巨大威胁给惊动了,全力奔跑之下估计只需要两天就能到达。而其中跑的最快的先头部队,则只需要一天时间!

    我们到达防线位置后,仅仅休整了几个时辰,就开始远远地听到前方传来的各种怪物叫声。于是殷发便催促我们全部起身站好,做好迎战准备。

    洞壁的两侧临时插上了几十只火把,朝着死泽方向的洞口处也泼满了石脂。殷发派了几名弓箭手就站在高处的火把旁,箭头裹上了油布。

    怪物的叫声越来越响亮,十分刺耳,而且听起来数量众多,种类也不止一种。各种难听的“嘎嘎”、“呱呱”、“咕咕”之声不绝于耳,让人听了心烦意乱,心情也变得烦躁起来。

    “来就来了嘛,叫的声音还这么难听!”刘雨馨抱怨道。

    “别恼,一会儿你多射死几只不就解恨了嘛!”吕典安慰她。

    “没事的,第一波冲在最前面的肯定都是小怪。”龙小炎也淡定地说道,“跟我们一样都是炮灰!”

    “嘿嘿,炮灰对上炮灰,谁也别嫌谁菜哈!”鸟肉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居然说起俏皮话来。

    我也跟着笑道:“杀完这一波,有空闲的话要不要我现场烤几只来给你尝尝?”

    “好啊!好啊!我啥都吃,怪兽不也是肉做的吗?”鸟肉顿时就兴奋了。

    “可别忘了我!”吕典这只大笨牛也加进来一起逗比,“我估计要吃一整只才够!”

    “哈哈哈!”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