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一章:图书管理员

    冰冷的地板就算有几层书隔绝还是硌的骨头生痛,夜晚的确如雀羚所想没有东西找下来。

    天刚破晓,离换完班还不到一小时。随着天空微微亮起,楼梯上传出了沉重的脚步声。

    “你在这守着,我过去和它聊聊。”姜浩抬眸往楼梯口瞥了一眼,他起身拍了拍衣服,朝楼梯口走去。

    在连接四楼与五楼的楼梯中央,一道身影缓慢地向下走着。

    姜浩眯眼瞧去,来人表面看上去还算正常,眼白虽然有些充血,但瞳孔还是正常的黑色。

    最重要的是在他的胸口别着一个布制铭牌,上面是用红笔歪歪扭扭写上的“图书管理员”。

    “是谁弄坏了我的书?”他一步一步往下走着,目光在三层楼中扫视了一圈,最终定格在姜浩的脸上,“是你吗?”

    “不是。”一种夹杂着血腥的恶臭味扑面而来,姜浩皱着眉往旁边让开几步。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他的视线在姜浩脸上停留了好一阵子,忽然咧嘴笑了笑,“那让我找找到底是谁不爱护书籍。”

    他越过姜浩朝秋千旁走去,方江雨在姜浩离开后就把雀羚几人叫了起来。

    趁着他们还在攀谈时,锁铭按着记忆把铺在地上的书归了原位。

    “我的书是你们弄坏的吗?”管理员走到秋千前重复问道。

    “没人碰你的书。”唐悦回盯过去,看不出半分心虚。

    “你们确定吗?我不喜欢说谎的孩子。”管理员弯腰把脸怼到了唐乞眼前,“你衣服里藏着什么?”

    “没…没什么。”唐乞退后几步,紧了紧捏着衣服下摆的手,声音有些磕磕绊绊。

    眼看着管理员伸出手企图强行搜身,唐乞已经被吓得有眼泪溢了出来,雀羚无奈之下握住了那只黄得不正常的手,把唐乞往后拽了几步。

    滑腻的黏糊感从手心传到大脑引起强烈的生理不适。

    雀羚忍着没有把他的手甩掉,对着管理员露出职业假笑:“冒昧打扰,我们是想来借书的,昨天没见到您人就擅自随便逛了逛,要是不小心违背了您老人家的规矩愿意听取责罚,只是希望您能把《上古时代》借给我们。”

    两人手相握的地方还有未知的油渗出,唐悦目瞪口呆地看着雀羚一脸淡定地扯着官方说词,她觉得不是雀羚还没睡醒就是她出现了幻觉。

    “你们说的书图书馆没有,真是遗憾呢。”管理员似是被雀羚的骚操作恶心到了,在雀羚话落后他面无表情地将手抽出。

    “不过做错了事的确得受罚,你们想离开这里必须完成与损坏的书等价的劳动。”他指了指雀羚,“我要你一个人为我打扫房间,不然你们所有人就得终身在图书馆还债。”

    “你讲不讲道理,我们损坏了什么书?”听到雀羚被点名做单线任务,唐悦有些急了。

    管理员好心情地笑了笑:“你们在我的书上写了字。”

    “不是我们写的,字本来就有。”唐乞小声反驳。

    “这我不管,在图书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行叭,带路。”唐悦还想说些,雀羚已经出声应道。

    听到想要的答案管理员嘴角重新咧开,他背对着几人擦了擦流出的口水,转身向六楼走去。

    雀羚没有立刻跟上,她在备忘录里打了一段话给唐悦看了眼后才不紧不慢地挪上了六楼。

    “我们真的不用跟上去吗?”方江雨担忧地看着雀羚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眼前。

    “小黄雀让我们继续找书,说可能不是一本书,而是几本结合在一起。”唐悦也有些不知所措,她总觉得雀羚单独上去是想些搞事情。

    “如果管理员说的是真话的话我们要找的书的确有可能是几本拼凑在一起形成的。”锁铭走到唐乞面前,“你们藏的书能借我看看吗?”

    雀羚轻喘着气爬上了六楼,她扶着扶手站在最后一阶台阶上,楼梯的正前方对着三间房门。

    管理员此时正站在最中间的那扇门那等着她,其余两间都上了锁。

    雀羚走进屋中,屋内摆着几台陈列柜和书桌。地板上沾染着不明液体留下的痕迹,房间里充斥着血腥味。

    管理员将门合上走到书桌前坐下,雀羚踮着脚找了个稍微干净的地方望着屋中的陈列柜。

    陈列柜的玻璃门上都盖着一层黑布,像是为了专门勾起人的好奇心一样,它将人的目光与柜中的物品完全分隔。

    “没有清扫工具吗?”等了片刻见管理员自顾自地盯着桌上的照片没有其他吩咐,雀羚朝着书桌边走近了几步。

    书桌上叠了一层又一层照片,每一张上都有一座小屋,屋子外表与屋后的背景看上去几乎一模一样,只有挂在房间上的门牌能作为区别。

    管理员没有回话,他就像没有接受到后续指令的机器人一样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雀羚试探着拿起一张照片戳了戳管理员,管理员没有反应。她又稍微使了点劲,管理员应声倒地。

    不会是那种触发条件后才能接着运作的npc叭,这么不智能嘛?

    雀羚拿着照片的手还举在半空中,她盯着管理员的眼睛,几分钟过,管理员的眼睛一直睁着眨都没眨一下,她才放心的将椅子腿砸断一根钉在管理员身上,另一个根拿在手上充当武器。

    照片上的小屋是十年前选拔赛准备厅的模样,看上去虽然没什么值得关注的,雀羚还是将照片整理在一起装在了衣兜里。

    收完照片后她走到陈列柜前,举起手上的木棍对着玻璃门狠狠一砸,玻璃上出现了几条裂纹。

    她朝地上看去确定没有触发管理员的下一步动作,又一下一下地接着砸去。

    玻璃破碎,雀羚抽掉里面的黑布,没有脑补中的奇怪东西出现,陈列柜里只放着一个上了锁的黑色箱子。

    摸出兜里放着的那把不知道是谁送的银白色钥匙,锁芯与钥匙刚好吻合。

    雀羚将钥匙插其中,只听“咔”的一声,在箱子被打开的同时,管理员眼睛眨了一下。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