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成长 第十九章 家族是什么?

    薛、解两家会面是在第二天的十点钟,地点放在了张家祖宅的后花厅。

    薛青木吃过早饭后,就有些坐立不安,在客居的小花园转了几圈后,他把薛榆叫了过来。

    “你和你弟妹关系怎么样?”他问道。

    薛榆苦笑了一下,“那时候,楠弟和她在一起,她很是通情达理,可现在这个情况……

    听说,她为了楠弟,为了孩子,差点丢掉一条命,所以……她心里有怨气也是难免!”

    薛青木一拍大腿说,“这也怪你大伯,过于偏心。放着成器的三个儿子不管,把一个小门小户继妻生的窝囊废,捧上了天,害得楠哥儿不愿意在家族呆,一有机会就往外跑。娶了个媳妇,孩子都快生的时候才回家。

    他要是早几年回来,在家里好好经营,以他的能力,那些宵小之徒怎么能够得逞!”

    涉及到长辈私德,薛榆不好接话,但她心里也是认可老祖的说法。

    大伯父宠爱后妻生的孩子,对前面妻子留下来的三个孩子不管不顾,这是祖里人都知道的事实。

    “现在没办法了,先见一次面,见完面后,你多往你弟妹那边跑几次,拉拉关系!”

    说完,薛青木又想了想,“听说解家的生意现在都是易哥儿负责,我回头让家族在这边设立一个公司,由你和你女婿负责。你要利用这个机会,多和易哥儿接触,拉近感情。”

    “可是三叔那边?”

    “你不用搭理他,我自有办法!”薛青木说完,神色有些阴沉。

    他想起这次出发前,在老友家里遇到的一个来历神秘的军官,想起军官告诉他的一些事情。

    最后那军官似笑非笑的说,“告诉薛楠,他这次失踪的太久了,就算以前立下几次功劳,但也没到,能躺在着功劳簿上过日子的时候。念在他还有些家务事要处理,再宽限些时间,就过完新年吧!新年过后,他要及时去联邦军部报到啊!”

    他当时听了,惊出一身冷汗,恨不得立即冲回家中,把薛青云掐死。

    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不是说你不能动手,你动手前,有没有打听清楚,自己要杀的是什么样的人?!真是一个蠢货!

    薛青木原想直接将薛楠接出来,但天锐星政府,至今没有解除他的通缉令,出来很不安全。

    正好张家老祖请他来天寅星参加大会,他想不如先与解家恢复来往,这样薛楠出来,也好有个交代。

    ——————————

    解家到来的时候已经接近约定的正点时间。

    解洵在与张家老祖见礼后,便引解蕴、解易兄弟与张家老祖见礼,薛家老祖虽然在旁边坐着,他硬是装着没看到。

    张家老祖这几天一直听着解易的名字,对解易有些好奇。

    他印象中的解家只是一个小家族,族长解洵,人品端方,但实力和能力都很寻常,只是解家这几年出了一个高级药剂师解蕴,和她的天才儿子,让解家在天寅世家中也有了一点地位。

    他看见解蕴的两个孩子走了过来,一个年级稍长,眉目清秀,沉稳俊逸;一个年级稍小,虎头虎脑,活泼可爱。

    便笑着对解洵说:“这两个孩子生的真好,解族长好福气啊!”

    解洵谦虚的笑着说,“哪里,哪里,平日里也是调皮的紧啊!”

    等到解家人落座后,张家老祖察觉,解家不象是要主动与薛家交谈的样子,便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这次请解家诸位来,主要是天锐星的薛家老祖有事,想与各位商量。”

    薛青木也看出,解家人并没有打算与他叙旧,便叹了口气,将当年的事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

    最后说道,“我从外地赶回来,只来的及救下薛楠一人。

    那时候我也懊恼异常,恨不能将薛青云立毙于掌下。

    可我若将他打死,丁继安那个畜生就必将撕破脸,将楠哥儿交给天锐联邦政府。那样楠哥儿生死就不是我能控制住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同意将楠哥儿囚禁起来,为了保证楠哥儿的安全,我将守卫都换成了自己的心腹。”

    房间一片静默,只有薛榆轻轻的抽泣声。解易担心母亲难过,他看了看母亲。

    母亲表情平静,可她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解易突然恶从胆生,凭什么你们世家就可以,以家族利益为由包庇恶人,放弃好人。如果父亲不是因为自身潜力,那么薛家是不是早就将他杀害,斩草除根,以避免家族内部的不稳定?!

    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我有几个疑问,想请教薛前辈!”

    房间的里的人都将目光投到他的身上。

    只见解易表情严肃,目光冷峻,“第一个问题,天锐星地方政府所说的罪状,可有拿出实证?既然丁继山是薛家三房亲戚,那么他为什么没有执法回避?他执法后,薛家是否向联邦政府投诉他知法犯法?

    第二个问题,薛家三房最后成为薛家宗房是谁的决定?是否经过薛家长老会同意,还是他用武力镇压薛家大房后,长老会也断了脊梁?

    第三个问题,何为世家?何为名门?名门世家是依靠什么来维持他们的崇高地位?当一个家族,出现蛀虫,这个蛀虫勾结外人杀害自家手足,家族是继续姑息养奸,等待老天爷降雷将他劈死,还是除去毒瘤,枯木逢春?

    纵观古今,一个家族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弟子同心走的远?还是鸡鸣狗盗,蝇营狗苟,残害手足走的远?

    家族,家族,先是一家,才有一族!寡情少义,嫉贤妒能,独善其身,残害手足,这样的家族还能称为世家吗?这样的家族还有未来吗?”

    张家老祖震惊地看着解易,难怪大家都说这孩子是解家千里驹。

    这是怎样的胆略和见识,自家的孩子别说在他这个年纪,就是大他个十几岁,甚至是三、四十岁的成人,也没有他这般的真知灼见。

    他看了老友一眼,老友用手撑着头,久久不能发出声音。

    解易也没有让他立即回答的意思,他看了外祖,母亲一眼,最后说了一句:“希望薛家前辈想通了,再来联系我们!”

    然后用手牵着解兰,示意外祖父向张家告辞回家。

    都快走到门口,解兰突然摆脱哥哥的手,跑到薛榆和薛林跟前说,“我认识你们哦,你们那天买了我们的七音弦鸟!”

    说完,忽闪着大眼睛带点神秘的语气给薛榆说,“我们还有更好的的东西,你们要不要啊?新从木纳苍南草原来得!”

    薛榆有点激动的说,“要,要!”

    “那你明天到聚珍阁找我哦,我叫解兰。”说完,又补充了一句,“10点以后啊,别太早,早上我们要做功课的!”

    然后蹦蹦跳跳的跑回哥哥身边,牵着哥哥的手,继续往外走去。

    张家老祖望着他们的背影,叹了口气,“唉,芝兰玉树啊!多好的两个孩子,特别是大的,人中龙凤也不为过,青木,你要好好想想啊!”

    ——————————

    与此同时,远在薛家祖地,八狱崖的薛楠也在看,这次会见的视频,视频者拍摄的角度,是张族长所处的方向。

    他看完视频,心情也很激动,低声说“龙二,她瘦了……”

    光脑那边的龙二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薛楠说的是解蕴。

    “龙六,你这个老婆奴,别的人都在关注你家天才儿子!你只关心你老婆!”

    “儿子是我的,老婆也是我的,没有老婆,那有这么优秀的儿子!”,薛楠反驳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哈,你注意没有,你家新收养的小儿子和你好像啊!”

    “哦,我没看出来,和我长的很像吗?”

    “很像,我是说性格,你们很像……”

    “哦,那说明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薛楠沾沾自喜道。

    “我是说,你们一样的活宝啊!”

    “……,滚!”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