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章:邂逅

    黑色的皂靴踏在寝宫的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响动,白色的衣摆略过云母屏风的一角,陈尔雅走到纱幔前,单膝跪下,声音恭敬且平和的说:“参见母后,母后,不知雅儿可否打扰到了您?”纱幔后的少妇缓缓睁开了那双剪水双瞳,细腻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欣慰与欢喜,纱幔后的少年是她日思夜想之人,对于自己深爱着的陈煊难以见到,见到他们的儿子她就宛若陈煊在她眼前,所以,程君怡的心中此刻非常欢欣。

    “雅儿,快过来。”程君怡挣扎着起身,迫切的想看看自己日夜思念的儿子。陈尔雅撩开纱幔来到程君怡身边,一下跪倒在她的床边,“母后,你没事吧?”他抓起程君怡的手,眼里满是担忧的神情。

    程君怡此刻处于伤病之中,脸上未施粉黛,三千青丝及腰,反而有一种超凡脱俗之美,可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母后没事。”话音落罢,便要起身,陈尔雅见状,忙扶她起来,“母后,究竟是何人害你如此?”陈尔雅的眼中迸发出一抹犀利,好像要把暗害程君怡的人碎尸万段。

    其实,这件事程君怡之前有想过,她心里很清楚,她不慎落水当然不是因为自己没有站稳,更不是因为自己不小心,她回忆了一下,在她落水之前,明显感到背后有人推了她一把, 只是,这个推她的人究竟是谁?

    她第一个怀疑的人是杨琼妃,因为杨琼妃是陈煊最喜欢的嫔妃,也是陈煊的青梅竹马,与同是青梅竹马的她水火不容,如今她做了皇后杨琼妃心里已经是愤愤不平,陈尔雅又被立了皇太子,杨琼妃当然想趁机报复。但是程君怡又不敢如此武断的觉得,推她的人就是杨琼妃。后宫里的女人个个不简单,平时随和,与世无争的华良妃说不定是装的,风风火火,又鲁莽的付婉妃也有嫌疑,所以程君怡觉得,在真正的凶手没有找出来之前,那三个女人都摆脱不了嫌疑。

    “母后也不知道是谁,雅儿,你就不要想这些事了,安心学习。”程君怡伸出素手,抚摸了下陈尔雅背后的发,“母后,雅儿一定要找到暗害您落水的凶手!”他说的义正辞严,好像抓不到凶手,就没脸再见面前高贵的少妇。

    程君怡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她手上没有证据,她也没有亲眼看到推自己落水的人,陈尔雅替她报仇心切,她也无能为力,只是以一声叹气取代了她心中的千言万语。

    陈尔雅陪程君怡说了会话,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他从凤鸣宫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陈尔雅站在凤鸣宫门口,抬头望了一眼西边的天穹;太阳渐渐沉落,夜幕即将降临,粉红色的晚霞绚丽妖娆,春日的晚风扬起了陈尔雅额前的几缕碎发,颇有几分悲壮苍凉之美。

    陈尔雅低着头,步履缓慢,一改往日大大咧咧的作风,他一直在想,害程君怡落水之人究竟是谁?他在回东宫的路上,不小心撞倒了一个迎面走来的人。那是一个长相清纯的少年,少年的手里端着一个木碗,骤然间被陈尔雅撞到,碗里的东西七零八落的掉了一地。

    “对不起!”陈尔雅抬头赶紧向那少年道歉,刚一看到少年的容貌,便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这个少年睫毛很长,甚至比他的还要长,好像蝴蝶的两只翅膀一样,一颤一颤的。陈尔雅在所有皇子中已经是容貌最出色的了,他没有想到,看这个人的衣着,并非皇室之人。一个非皇室之人的少年,他的长相远远超越自己,甚至有点……像女孩子。

    少年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低下头说了句“没关系”,便蹲下身捡地上洒落的东西。木碗里装着的是许多名贵药材,少年把它们一一捡起,小心翼翼的放回木碗中,生怕遗落掉一片树叶。

    陈尔雅看到少年蹲下捡地上的药材,也赶忙帮少年把自己脚边的药材捡起来,他把药材放回少年端着的木碗中,少年谢过陈尔雅,打算转身向太医院的方向走去。

    “喂,等一下!”少年刚踏出一步,就被陈尔雅叫住,他回过头来,仍旧是细若蚊呐的声音,“不知公子还有何事?”少年的声音虽然磁性,但好像是刻意压制住一样,在这层声音下面,还隐藏着另一种声音,而那个声音,才是真正属于他的声音。

    虞彦飞看陈尔雅风度翩翩,衣着华丽得体,眉清目秀,但是他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好以公子称呼他。“你叫什么名字,在这宫里是干什么的?”陈尔雅问面前的少年道。

    “在下名叫虞彦飞,是这宫中太医,不知公子有何事?”陈尔雅看到虞彦飞,不禁想道,太医院的那帮人不都是些老头吗,怎么会有这么清秀年轻的太医?

    “不知虞太医年龄几许?”陈尔雅淡淡的问,“公子,在下今年十二。”陈尔雅听罢,惊讶不已。才十二岁就进了太医院!第一眼看见他时,陈尔雅就觉得他的年龄和自己差不多,最多十四五岁,可是没想到他竟然比自己还小。陈尔雅听了虞彦飞的话,什么也没说,便回东宫了。

    华灯初上,轻云蔽月,东宫里亮着一盏孤灯,宫外是一干提着宫灯夜巡的宫女,好像一只只穿梭在夜里的萤火虫,远远望去,星星点点,如梦似幻。

    陈尔雅坐在桌案前,白皙修长的手握着一卷书简,书简上是林华给他留下的兵法和谋略。灯影下,俊美的少年认真熟读着手中的三韬六略,灯花像烟火一样时不时的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在这安静如寂的东宫中显得分外突兀。可这些声音似乎被陈尔雅隔绝在外,案前的少年依旧在心无旁骛的读着手中的书简。

    倏地,陈尔雅把手中的书简“啪嗒”一声扔在桌案上, 他猛然间想起了今日回东宫时遇到的那个清纯太医。他的名字叫虞彦飞,与项羽的妻子虞姬同姓,这个人,陈尔雅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觉得他不平凡,小小年纪,竟然就入了太医院这样的地方,如若不是有什么特长,他怎会被选入?

    “来人!” 陈尔雅抓起匍匐在地上的衣袍一角,把它向身后扬去,“太子殿下有何吩咐?”一个带刀侍卫疾步跑了进来,单膝跪倒在地上,洪亮的声音与陈尔雅低沉的声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个侍卫是陈尔雅被立为太子后陈煊为他特意安排的贴身侍卫,随时听取陈尔雅的差遣和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本太子命你去查一下太医虞彦飞的身份和家室,越快越好。”陈尔雅命令那侍卫,“遵命!”侍卫领命,像一阵风一样迅速消失在东宫的门外,夜色的尽头中。

    侍卫领命后款款退出了陈尔雅的宫殿,见侍卫出去后,陈尔雅呵出一口气,似乎是为程君怡落水之事找不到凶手而担忧,又似乎是在为白天遇到虞彦飞的事而感到困惑,总之,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喜是忧。

    陈尔雅拿起灯盏旁的一支银簪,轻轻挑了挑晦暗不明的烛火,烛火在顷刻间变亮,好像一朵云遮住了月的霜华又瞬间被风吹散,东宫里灯火通明,白皙修长的手再度拾起桌案上的书简,伴着灯花落下的声音,陈尔雅的视线慢慢移到了那一行行俊逸潇洒的行书字上。

    不知看了多久,陈尔雅觉得两眼有些酸涩,他端起旁边放着的一杯早已凉透的清茶轻抿了一口。陈尔雅抬头向窗外望了望天色,漆黑的夜空上挂着一弯皎洁的峨眉月,周围静的只能听到外边守夜宫女的脚步声。已是深夜,陈尔雅却毫无睡意,他也不知道自己今晚是怎么了,是因为程君怡和虞彦飞的事吗?虞彦飞与他萍水相逢,仅仅是见过一面,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谈何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放在心上?

    俊美的少年来到窗前,长身玉立,两道剑眉直飞发鬓,背后披散的长发柔软的覆盖在身上,有种绝世独立的美,头上的紫金玉冠在烛火下辉映出绚丽的光彩,华丽中不失典雅,瑰丽中自带贵气。

    第二天,太子傅正在给陈尔雅讲书,一个太监不经通报便直入陈尔雅书房。“见过太子殿下。”太监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太子傅的讲解,陈尔雅也不禁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太高兴。

    “何人,不经通报擅闯本太子书房,没看到本太子正在学习吗?”陈尔雅低沉的呵斥太监道,“启禀殿下,太后娘娘召见。”原来是王太后身边的人,怪不得敢这么大摇大摆的直入东宫。

    “皇祖母?不知祖母召见我何事?”陈尔雅询问太监,“回殿下,奴才只是个传话的,至于娘娘问什么,奴才就不得而知了,娘娘还说,让殿下带上青龙宝剑前去见她。”陈尔雅挥手遣退了太监,告诉他自己准备一下就过去,太监听罢慢慢退出书房。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