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鲜卑古城篇 第二十三章 践行饭

    庄明下水之前,程仁再三强调,如果遇到危险,或者憋不住气,一定要马上顺着绑在腰上的绳子游回来,不要勉强。

    尽管庄明在下水前,有过心理准备也做足了热身,但一入水,他还是感到一阵冰冷刺骨,冻得人牙齿打颤,真佩服程队能在这样的水里待了将近一个小时。

    庄明不敢浪费时间,一头钻入水下,这才知道情况要比程仁说的还糟糕。

    这水下不仅黑,而且水还十分的浑浊,饶是夜视能力好的庄明,也只能勉强看清最多三四米远的情况。

    既然水是浑的,那就证明这里不是活水,也就是说,水下最多只有一条路通往外面,不会有第二条通道让水流动起来。

    庄明顺着墙壁很快在距离水面五六米深的地方找到了程仁说的大洞,他没有着急进去,因为在手电光的照耀下,庄明发现下方好像有一排排白色的东西在动。

    他心里好奇,这可是三千多年前的人造石室,水下可别有什么大家伙,这要是背后给自己来一下,他可受不了。

    想到这,庄明决定先看个究竟,于是他继续向下游去,又下潜了七八米的深度,到达了整个鬼方祭坛积水的最深处,这才明白刚刚并不是有东西在动,而是自己的手电光照到水底,发生了反射带来的错觉。

    而之所以造成这样的错觉,是因为在水底密密麻麻堆满了骸骨,有些是“哀鸿”的,但更多的还是属于人类的,层层叠叠不知道有多少,总之厚厚一层,就那么静静地躺在水底。

    这些人类骸骨应该就是当年被罗刹鸟袭击致死的鬼方族先民,至于鸟骨,这一路上也不知道见过了多少,已经见怪不怪了。唯一让庄明惊讶的,是一具外形奇特的骷髅,从外形和大小上看像是狗头,但鼻梁上方却长着一根不成比例的大角。

    庄明想拿上岸给大家看看,说不定这就是那个什么鲜卑郭落的头骨,可当他的手刚刚接触到那颗头骨时,整个头骨却像烧过的纸张一样,一碰就碎了。

    庄明有些懊恼,看来那个郭落确实是伪仙,尸骨无法保存,之所以刚刚自己还能看见,或许也是和完全浸泡在水中有关,回去可以向上级汇报一下。

    确定了没有危险,庄明继续向上游去,钻入了之前那个洞口,和程仁说的一样,洞内又黑又窄,有的地方仅容一人通过,不过好在不是四通八达,岔路并不是很多,仅有的几条也都是死胡同,唯一的麻烦就是洞内太小,庄明无法转身,只能保持原有的姿态一点点挪动身体,倒回去。

    就这样庄明摸着洞壁一点点的试探着,向前足足游了七八分钟,还是没见到出口在哪,然而此时两根一百米长的登山绳已经用完了,也就是说这个洞至少也有两百米深了。

    庄明解开系在腰间的绳子,继续向前游,尽管他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一但在水下迷路,很有可能会淹死,但他还是想试一试,因为庄明已经能明显感觉到水的流动了,也就是说,现在他所在的水域已经是活水了。

    又向前游了十多米,经过一个九十度垂直向上的弯,庄明突然浮出了水面,他来到了一个自然形成的弓形空腔地带,整个空腔一直回荡着轰隆隆的响声,庄明在这里换了一口气,继续向前游。

    接下来的路开始变得开阔起来,并且在水下也能听见刚刚那种轰隆隆的声音了。

    庄明大概又向前游了一分钟左右,一丝光亮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没有犹豫,加速朝着亮光处游去,那种轰隆隆的声音也越来越大,震得庄明耳膜生疼。

    水面上,程仁等人等的有点着急了。

    这已经过了快十分钟了,这哪是正常人憋气的时间啊。

    “不等了,快把庄明拉上来。”程仁说完就开始拉绳子。

    黄眷和潘小鹏也马上过去帮忙。

    可一上手,就觉得不对。

    绳子轻飘飘的,还没有钓鱼时鱼上钩的重量大。

    “快!快点!”程仁催促着,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神情焦急,额头开始冒汗。

    “人呢?”潘小鹏看到飘在水面上的绳子,然后又带着哭音,大声喊了起来:“庄哥!庄哥!庄哥你在哪啊?”

    喊着喊着竟然哭了起来。

    谭静把绳子捞上来,看着绳子的另一端,说道:“绳子没有扯断或者咬断的痕迹,应该是庄明自己解开的。他应该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而是觉得绳子不够长了,又看到出口,才解开绳子的。”

    “可我们这也没有纯氧,庄哥临下水前,只是大吸了一口气,不可能坚持十几分钟的。”潘小鹏还是担心庄明,想要下水去看看,庄明要是在这,一定会很感动的。

    程仁在水下,如果憋气,也能坚持四五分钟,可如果在水下游泳,耗氧量极大,最多也就只能游个三分钟。虽然他内心也是希望庄明是找到了出口,游出去了。可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不安,正常人怎么可能做到在水中游十几分钟……

    可程仁又是上上下下好几趟,也没在水下发现庄明的身影。

    正当众人失望之际,庄明从水里游了过来。

    程仁刚回来,坐在石台边正喘着粗气,就听到水下有动静,忙大声提醒道:“水下有动静,大家小心!”

    于是当庄明游出水面的时候,是被一堆手电筒照着的。

    “庄哥!庄哥你没事!太好了!”潘小鹏忙激动的上前,也顾不上水,亲自下水把庄明拉了上来。

    庄明上岸后还没喘几口气,就听到程仁的怒吼:“你去哪了,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么!是谁让你擅自解开绳子的!你知不知道……”

    “行了程队,人回来就好。”谢老头忙打断了程仁的话,然后又给庄明使了一个眼色:“还不快说说你去哪了。”

    庄明赶忙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包括他在水下发现大量骸骨的事情。

    原来庄明在水下听到的声音是位于地下河出口的一条瀑布发出的。

    而庄明在水下看到的亮光,果然就是出口,再次浮出水面后他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就是苍岩山后面的一条小河,而之前的地下暗河正处在瀑布的正下方。

    庄明上岸后,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六办的同事。

    由于贾全迷倒了守在城隍庙门口的工作人员,六办的同事赶来之后,害怕周围还有人,就让警方封锁了整座苍岩山。

    庄明遇到的正是在附近搜索的六办同事。

    和六办的同事说明了里面危险的情况,让他们找几套潜水设备,帮忙进去救人,而庄明却是气都没喘匀,只拿了个防水手台与外面保持联系,就又游了回来。

    “那你还冒险回来干什么?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在外面等六办的同事过来救我们就行了。”

    听着程仁的话,庄明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吐槽一下:刚刚还说我让大家担心了,我就是怕你们担心才又游回来的好么。

    不过除了吐槽之外,心中更多的是感动,有人关心惦记自己,真好……

    经过了两个小时,庄明一行人终于在潜水设备的帮助下重见天日,由于之前一直保持高度紧张,刚出水面的他们无一例外全都瘫倒在地。

    “这么长的水道你都能无设备游出来,小庄,我真佩服你,有这本事不去当蛙人可惜了了。哎,年轻就是好呦,我就不行,这折腾一趟,老胳膊老腿都要散架了。嘶!还有我这脸是真疼啊!我得歇会,好好享受一下新鲜空气的味道。”谢老头瘫倒在岸边,长舒一口气感慨着。

    “这是天生的,打我记事起,就是这样,谢老你就别拿我开涮了,回去帮我保密就行,不然又要去生化科做检查了。”庄明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时潘小鹏却好像从疲惫中缓了过来,有些亢奋的问道:“哎?队长!你说我是不是也算见过大世面了?”

    “算,当然算,成千上万的真仙,这要是还不算大世面,那什么是?”谢老头抢先回答了他的问题。

    “而且,你的那个对付仙的‘大炮’也起到了大作用,这是不仅见了大世面,而且还能处理,你这次赚大了!”庄明也跟着开玩笑。

    “那这次回去我要大吃一顿,好好犒劳犒劳自己!”

    “吃独食怎么行,回去之后我请大家搓一顿。”程仁发话了。

    一听这话大家都来劲了。

    “好呀!我听说帝都新开了一家……”

    ……

    三天后,众人刚回到总部,谭静和程仁就把城隍庙下面遇到的事情当面汇报给了上级。

    鲜卑古城和鬼方族祭坛,有着很重要的考古价值,可由于罗刹鸟的缘故,只能把这座古城永远深埋地下了。

    庄明和潘小鹏在古城收集的仙骨,都交给了上级,还没等来嘉奖,就都被程仁给抓过去集训了。

    除了继续和何俊练习身手外,还要背各种古籍资料。

    通过这次的事,程仁认识到了知识的重要性。除了谢老头之外的所有三队成员,都要开始背书,毕竟他们是连正常的国家历史都不怎么了解的学渣。

    看着那堆成山的书籍和资料,庄明想要咆哮,是谁说加入缉仙局没什么正事的,平时就是喝喝茶水,聊聊天的?

    这种文武兼备的魔鬼训练,直到平安夜,才结束,原因是何俊接到了一项任务,要临时离开大概一个月。

    临走前,潘小鹏提议请何俊吃顿饭,顺便大家在到处撒狗粮的圣诞节里互相有个伴。

    程仁是同意了,可是说圣诞节那天有事,去不了。

    庄明等人心知肚明,自打从鲜卑古城里出来,程仁就和谭静有些不对劲,潘小鹏八卦了几次,被程仁加大了训练量,也就不敢再问了。

    而谢老头,也以年纪大了要早睡,不和年轻人凑热闹的理由婉拒了。

    所以圣诞节当天晚上,除了何俊、庄明、黄眷之外,潘小鹏还叫来了被调到特情科没几个月的马谦。

    庄明老家在鲁省,但是由于他爸的公司在帝都,所以平时都是住在帝都的。

    只不过他爸经常忙于生意很少回家,再加上总是有各色女人围绕在他爸身边,庄明也就更少回家了,一般都是住校,现在就是住宿舍了,再加上他一点富二代的气质都没有,所以除了队长程仁知道庄明的户口是帝都的,其余的人都以为庄明就是一个普通工薪家庭的孩子,谁也没多打听他的家世背景。

    直到今天,众人才知道,原来庄明是个有钱人,居然有帝都最有名饭店的VIP会员卡。

    庄明的本意是想着来缉仙局也有小半年了,好好请同事们吃个饭,而且他们吃饭难免会说一些有关仙类的事情,找一个好一点,没人打扰的环境才行,于是就去了他爸一个朋友的饭店。

    再一个原因就是,在这圣诞节里,没有关系,没有预定,找个饭店包厢挺难的。

    “庄哥,没想到你是个富二代啊?那以前我们出去吃饭还总是我请客,下次全你请啊!”潘小鹏抱怨着,但是一脸笑眯眯的,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

    “以前都是你抢着结账,我也抢不过你啊。”庄明好笑道,然后张罗着大家点菜。

    大家都不是什么酒人,只是吃吃菜,聊聊天,气氛挺热闹的,就连平时高冷的黄眷,都难得的多说了几句。

    何俊此次的任务和鬼方族祭坛上面的壁画有关,上级派他去乌拉尔山寻找犀犬的制作方法。

    根据壁画所说,鬼方族舍弃那个祭坛之后,一部分人带着犀犬的制作方法回了他们的家乡。

    而根据史料记载,鬼方族人的老家,就应该在乌拉尔山一带。

    “怎么上级就派你一个人去啊?这又不是在国内,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庄明有些担心,毕竟与何俊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了,他们之间亦师亦友,不希望何俊身陷险境。

    “放心吧,其实我就是先去那边勘察地形的,年前应该就能回来了,组织说等年后,再派一队同事过去。如果那犀犬的制作方法真在俄国,那我们就不能惊动那边,要悄悄的过去,所以这次我先一个人去看看。再说了,我的身手你还不放心么!”何俊笑着解释道。

    “为什么不能惊动俄国那边?让外务科的同事和那边联系,两国合力寻找,不是更容易更安全?”年纪最小的马谦疑惑道。

    潘小鹏听后,用筷子敲了一下马谦的脑袋:“诶,我说你是不是傻,这要是真找到犀犬的制作方法了,归谁?”

    马谦被敲头,也不生气,听完潘小鹏的话,反映了过来,只是“嘿嘿”傻笑了一下。

    “此次前去,务必多加小心,说不定还会遇到乡组织的人,你我身手差不多,但是我遇到那个贾全,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如果遇到危险,别逞能,赶紧跑,先报信。”黄眷拍了拍何俊的肩膀。

    黄眷自从上次被贾全打成重伤,心里就一直憋着一口气,疯狂的在训练,想要再次和贾全较量一番,可是却没给他这个机会。贾全死在了罔象的手中,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遗憾。

    不过他也知道,贾全在乡组织里,只不过是名“闰戌”,是“戌”的手下。

    如果手下都那么厉害,那乡组织的十二地支,那会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

    看气氛有些凝重,潘小鹏嘻嘻笑道:“我们的何老师身手不是一般的好,这次就当是公费旅游了,肯定没什么事。等你回来了,我们再聚,到时候还是我庄哥请客。”

    “没问题!”庄明豪爽的笑道。

    马谦所在的特情科,就是专门为调查乡组织而成立的。成立至今,他们还没有找到一点乡组织的踪迹。

    “你们说,这个乡组织也挺奇怪的,分什么十二地支,你们说贾全是闰戌,用的都是和狗有关的仙类,那戌是不是也只用和狗有关的仙类啊?如果是,那他们就应该叫十二生肖,而不是什么十二地支。”

    马谦的这一玩笑话,却道出了乡组织的真实情况,只不过此时的庄明等人,还不知道他们要面对的是什么。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