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尾声

    那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之后,事态渐渐的平息了下来,说到底,恋爱结婚,都只是一个人的私事。

    当事人态度坚定诚恳,又有家人出面承认并祝福,其余人,哪里还有置喙干涉的权力?

    更何况,姚畅的父亲和姐姐,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让人信服听从的强大气场,一看就惯于掌控局面,并不像是一般人家出生。

    于是,又有好事者开始刨查姚畅的家世如何,盛世的公关人员们也就不失时机的将消息真真假假的放了出去。

    至此,y周刊上那些报道便被人们认定为是造谣诽谤恶意中伤,因为没有人相信,以姚畅的家世,他还需要靠出卖色相来谋取所谓机会。

    而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尚华魅力那边即便还有尚未曝光的照片在手,也只能暗藏箱底无法再见天日了。

    炒这碗冷饭不但再掀不起什么风lang,损害不了姚畅任何形象,反倒会抹黑了自己,在公众眼里给他加上了同情分。

    “我都说了让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相信我就好了。”他对着她微笑,说的是过去,也是如今,更是将来。

    她上下打量了一遍他无懈可击的衣装造型,回他以微笑,“是不是真的可以不用担心,待会儿万一真得奖了,你想好怎么说没?”

    他坚决不肯用给他准备好的获奖感言,没个正经的笑道,这好歹也算是我的谢幕演出了,怎么着也不能让我的记忆停留在背书上面啊?

    她想了想,便也不再勉强,却到底是操心惯了的,他又不肯透露一二,所以她心底总是不踏实。

    他笑了下,还是没个正行,“想那么多干什么,等到真得奖了再说。”

    这时车子慢慢停靠了下来,她收起本欲出口的话,对他微笑,“准备好了没?”

    他一笑,倾身轻吻了下她,然后轻敲车窗示意外面的工作人员可以拉开车门。

    长长的红毯一直延伸到了车前,快门声此起彼伏。

    他下车,微笑,挥手致意,每一个点滴都让人心动。

    她在车上,看着他风度极佳的走到后面一辆车前,将手伸给巫云,然后两个人一起从长长的红毯上走过,仪态完美,风度翩然,引得镁光灯不断闪烁。

    颁奖典礼终于开始,最佳男主角奖项的颁发,按照惯例是被排在了后面,所以整台颁奖晚会,她一直有些心不在焉。

    其实主办方临开场前是给过她隐晦的暗示的,可是到了真正揭晓奖项的那一刻,她的心,还是一样的狂跳不已,那样的渴盼与期待,连呼吸都紧张得摒着。

    “……最佳男主角的得主是——姚畅!”

    终于,她听到了他的名字,先前神经太过紧绷,此刻整个人近乎虚脱,连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来。

    她看着他在音乐和众人的掌声当中站起身来,眉目间俱是意气风发,就那样带着踌躇满志的微笑,与陆予洲握手拥抱,与临座祝贺他的人一一握手,又再倾身拥抱了巫云叶棠,然后一步步走上了领奖台。

    台下的灯光暗了下来,她在这一片黑暗中,看领奖台上的他,微笑着从颁奖嘉宾手中接过了奖杯,然后微微举高向台下致意,一举一动,皆是自信又从容。

    这一刻,聚光灯下的他,仿若一个巨大的光源,牢牢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和赞叹。

    “姚畅第一次出演电影,就取得了那么好的成绩,现在心情怎么样啊?”颁奖嘉宾微笑着与他互动。

    他亦是微笑,“很高兴,是真的,能以这个方式告别演艺圈,我想,我可以了无遗憾了。”

    他要退出演艺圈的事,经过了之前层层的铺垫和准备,台下的众人多少都是有所耳闻的,此刻听他终于以这样的方式正式宣布,大家虽然心思各异,却都一致的报以了热烈的掌声。

    “在这样的时刻,姚畅有没有什么心里话,想要对大家说?”颁奖嘉宾问。

    “我想感谢陆导,是他的严格要求造就了这个奖杯,还有每一个关心和帮助过我的朋友,是他们见证和促进了我的成长——特别是有一个人,没有她,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他微笑着看向台下,一片黑暗,可是他知道,她就在那里。

    “是的,她就是我的经纪人,我的爱人,顾晚辞。”

    她在黑暗当中,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而他忽而低下视线笑了一笑,开口,“其实我之前想了很多话的,到现在反倒一句也说不上来了,算了,我唱几句歌吧。”

    “好呀,是什么歌?”

    “是我很早以前就写好的了,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唱。”

    “沾顾小姐的光,我们可以大饱耳福了。”颁奖嘉宾笑着打趣。

    他微笑了下,轻轻举起了话筒。

    此时此刻,在他的衣服口袋里,手机一直处在通话状态。

    电话那头的小江,正站在千里之外顾晚辞念小学学校的操场上,拿着手机,冻得瑟瑟发抖。

    他的另一只手,还在拿着另一通在通话当中的电话,电话那一头的人,正身处顾晚辞念初中的城市。

    算了,他想,就当做是替这疯子干的最后一件**事,什么叫做把这一刻、把这首歌唱给他还没来得及参与她人生时候的每一个她听,要不要这么拗口,要不要这么幼稚,要不要这么无聊,要不要这么肉麻啊?

    他正自顾自数着地上掉落的鸡皮疙瘩,话筒里,隐约的歌声已经传来。

    晚辞此刻并不知道有电话传歌这一回事的,她只是看着聚光灯下他,一手握着奖杯,一手拿着话筒,没有伴奏,只是清唱,声音当中的深重情意,却是让她眼眶湿润。

    而他站在台上,唇畔带出一个略微上扬的弧度,眼睛里的光那么温柔,轻声唱出这最后的**——“……

    第一次吻,第一次相信,我在这里,如此幸运第一次爱,第一次相拥,你在这里,如此幸福牵你手允我共你唱晚余生,莫离莫忘——”

    ————————全文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与支持,鞠躬!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