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章 学习炼气

    纪橙橙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到白如透明的轻纱悬挂在床上,鼻息间弥漫着雪松的清香,十分助眠。

    她坐起身,有些茫然。

    这里显然不是她之前待的房间,莫不是......已经到了清归峰上?

    正想着,系统忽然弹出,还是以一个全新的模式。

    【滴——由于宿主任务:拜入仙门已完成,修仙系统正式开启。您将经历: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洞虚→大乘→渡劫八个境界,渡劫成功后完成终极任务——飞升。每个境界皆有前期、中期与后期之分,只能查看当前境界详情,完成后附赠丰厚的奖励。】

    纪橙橙恍然大悟,合着刚刚系统不在服务区是因为升级呢?

    她兴致勃勃地点开,发现自己信息下又多了一排注释:【雷灵根——?】

    这“雷”她知道,可后面的问号又是什么?

    【权限不足,无法查看。】

    “搞什么嘛,神神秘秘的。”纪橙橙嘀咕着,随手打开了这次的任务奖励。

    【神秘大礼开启中......恭喜您,获得专属灵宠蛋一枚!性格:随机,颜色:随机,孵化倒计时,2天23时59秒。】

    望着这排字,她不禁眼前一亮,系统总算做了一件人事!

    修仙小说中,主角装逼之际总得有个牛逼的灵宠供他召唤,什么青龙白虎、凤凰玄武,哪个牛逼来什么,一个手势便能令万物俯首称臣,总而言之,那是必不可少的啊!

    不知道她的专属会是什么样的威武霸气的神兽呢?

    纪橙橙满怀期待地脑补了一会儿,抓过床头折叠整齐的衣裳换好,下了床。

    推开房门的一瞬间,花瓣携风而来铺天盖地,她下意识地抬手挡了挡。

    【清归峰:悟道是非,浮华成灰。清梦三千,终有一归。】

    伴随着系统介绍,景色映入眼帘,纪橙橙喃喃道:“这也太美了吧......”

    它就像一块遗世的宝藏,不染丝毫尘埃——

    天是蓝的,如同倒映的汪洋大海,由云海分割,层次分明。

    群山之巅,风回云散。一棵盘虬卧龙般的古树静静地伫立在庭院中,仿佛从亘古之期便擎着巨大的伞盖,将纯白无暇的花雪开到荼靡。

    人间天上雪,怎比一树白。光阴清浅中,他似乎也染上了冷淡清雅的香,风姿秀逸压过这次第绽放的绝景。

    姜苏暮执着书卷坐在树下,有落花的簌簌与风儿的轻声碎吟相和,仿佛在这苍茫无边的时光里,他已经这样过了万年。

    “师、师尊。”纪橙橙突然有些晃神。

    高处不胜寒,她的师尊至高无上,凌驾世间,呆在这样的地方俯瞰众生,万年如一日一日如万年,有时候会不会也觉得孤单?

    一时间愁绪翻涌,她扶着门扉险些涕泪,同时还脑补出了万字小虐文。

    姜苏暮不知道她的伤春悲秋,只是放下书卷,皱眉道:“你是废物么?只是没吃早膳,需要昏迷这么久?”

    ......开口毁气氛,她觉得他的师尊像个死直男,难怪孤寡了万年,不是没有原因的!

    纪橙橙气血上涌,好不容易才压了下去,勉强道:“人家还是个小孩子嘛......”

    “呵。”姜苏暮冷哼一声,“本尊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是化神境界,而你刚刚起步。”

    行行行,您是龙傲天,她是钻地虫可以不?仙凡有别,普通人都还有差距呢!

    纪橙橙决定不跟他扯,顺着他道:“师尊是万年一遇的天才,徒儿怎敢与您相比,唯有以勤补拙,向您看齐!”

    姜苏暮的神色缓解了些许。

    “过来。”他道。

    纪橙橙忐忑不安地走到他面前,他抬手拈落她肩膀上的泠鸢花。

    那手指骨节分明,白皙而修长,无论是执剑还是拈花,都意外合衬,“名字?”

    她愣了愣:“纪橙橙,纪是纪念的纪,橙是橙子的橙。”

    “橙橙?”他念了念,指尖挑花,泠鸢突然变成了一支毛笔:“可会写得自己的名字?”

    纪橙橙正为那法术感到惊奇,闻言纠结了一下。

    原身生活在一个穷苦的小村子,确实不识字,但若是说不会,这个人会不会又骂她是个废物?

    思来想去,她慎重道:“......略通一些,未来可期。”

    他没有说话,想来对这个回答比较满意,于是俯下身,用笔在她小小的掌心勾了几画。

    纪橙橙瞄了一眼,表示这鬼画符她没看懂。

    “清归峰上灵气充沛,适合修炼。”他道,“尤其对于你这般天选的资质来说,事半功倍。那么今天,就从炼气开始吧。”

    “是!”虽然听到天选二字她忍不住心虚了一下,但转瞬打起了精神:“这个我会!”

    说罢她小小的身子便盘腿坐在了石凳上,闭眼不动。

    “……你这是干什么?”

    “炼气呀。”纪橙橙疑惑道,“我看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姜苏暮:“……”

    他觉得自己应当适时地修改一下理念,譬如面前的小姑娘真的什么都不懂,需要教导,而且还是耐心的教导。

    他想了想,将书卷递在了纪橙橙手里,并道:“你先看着,本尊去去就来。”

    纪橙橙低下头,只看见封面上写着《心印法决十二讲》,抬起头来她的师尊已经不见了踪影。

    “见鬼!”

    纪橙橙大惊失了个色,就算再来一万次,她还是会对这种鬼片一样的消失手法感到惊恐,并且难以习惯。

    此时跟她怀揣相同想法的便是冬南子了。

    清归峰与紫玄宗有着很长一段距离,姜苏暮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窗外,把正在讲课示范的他给吓了一跳。

    “今天咱们说说……见鬼!”

    丹田中汇聚的气瞬间萎靡,冬南子一声尖叫,惹得下面的学生们万分疑惑:“长老,紫玄宗哪来的鬼?”

    反应过来那不是邪祟而是他们尊贵的仙尊后,冬南子佯装镇定道,“我是说......‘渐溃’!炼气若是走神,便会像我刚才一样,渐渐溃散,十分危险。故而需要专心致志,万不可以开小差!”

    学生们恍然大悟。

    他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窗外的姜苏暮,心里凛然。这仙尊怎么会在这时出现在这里,莫不是......在督查他授课有没有偷懒?!

    只能说,他猜对了一半,就算冬南子抠破头也绝对想不到,姜苏暮其实是来“偷师”的!

    刚入门的学生还小,听得云里雾里:“但是长老,什么是炼气啊?”

    “炼气就是通过调息、行气等方法锻炼自身内在的精气。”冬南子回答道。

    “怎么调息、怎么行气?”

    “用意守将脾胃运化的精气聚集起来,用元神转化精气为元气,达到炼精化气的境界。”

    “怎么聚集,怎么转化啊?”学生们更加好奇,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

    “我转化之后就能打过隔壁的王小二吗?”

    “长老长老……”

    冬南子一个头两个大,“别吵别吵一个一个问......”

    教室乱成一锅粥,姜苏暮拂袖转身,轻蔑地哼出一声:“不过如此。”

    有对比才有伤害,他的徒弟不愧是天选资质,就没问过他“何为炼气”这种弱智问题,不仅如此,她还知道闭眼调息,虽不得要领,但与这帮凡夫俗子比起来已经是云泥之别了。

    这么想着,姜苏暮满意起来,一个移步,已是重新回到了清归峰上!

    正在捧书研究的纪橙橙小手一抖:“见!......见过师尊......”

    她隐约感觉到,姜苏暮的心情舒畅了许多,难不成......这人是去上了个茅厕?

    话说回来,仙人还会排解么?

    她陷入沉思一时无话,姜苏暮更加满意。

    看看,他的徒弟多有纪律,还懂得自己思考。

    姜苏暮坐在石凳上,缓和了神情:“这《心印法决十二讲》最适合初学者,你方才看了看,可有什么收获?”

    纪橙橙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决定先给他打一发预防针:“师尊。俗话说,学习是一件循序渐进的事,正如没有人生下来就会跑步是一个道理。在您的眼里,徒儿或许比别人优秀聪慧……”

    不待她说完,姜苏暮奇怪道,“何出此言,本尊并未觉得你优秀聪慧。”

    “……哦。那就好,徒儿什么都没收获到。”

    “……”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