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8章 柳生家的俘虏

    天力脑子里有一连串问号,但是目前老薛三人命悬一线,便顾不得那么多了……

    柳生莺自从听到老薛提起柳生风之后,仿佛杀意略减,等再问时,老薛已经不再答话,看得出,老薛已经做好了引颈就戮的准备了……

    就在这僵持之时,突然!从老薛三人的来路方向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如同是什么东西在快速接近……

    柳生莺感官也十分机敏,忽地一下循声望去……

    老薛三人也望向声音的来源方向……

    这一望不要紧,只惊得天力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梅姨!

    此时,梅姨正站在一条十几米长的、水桶般粗的青色蟒蛇身上,向空地中的众人快速接近……

    速度之快,让众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柳生莺见状大惊,知道来者不善,连忙吹了一声口哨……

    随着这声口哨,从她身后的密林中“唰唰!”又窜出四个身穿黑衣的人……

    这几个人目的明确,直扑梅姨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梅姨催动蟒蛇张开巨口,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蛇口中喷薄而出……

    片刻之后,老薛三人身上与脚下的黑色胶质被巨蛇这一举动,纷纷被这股力道猛吸入蛇口之中,瞬间被巨蟒吞食下腹……

    于此同时,只见梅姨从身后抽出一对锋利的峨眉刺,与扑过来的四五个黑衣人瞬间短兵相接战到一处……

    战局瞬息万变,老薛师徒这下有了完全准备,纷纷重燃战意,柳生莺赶紧快速结手印,施展涸沼之术,想要再次困住老薛三人……

    可梅姨的那条巨蟒仿佛是这涸沼之术的克星,不管柳生莺放出多少黑色胶质,巨蟒都是轻轻一张嘴,就将黑色胶质吞食下腹……

    只见老薛催动宝剑一甩,一股凌厉的紫色电流如同软鞭一般,直奔柳生莺而来……

    力道又准又猛,直接将柳生莺的双手缠住,让她无法再次结手印……

    电流游走柳生莺全身,只见她的战意瞬间被这股电流击溃,痛苦地哀嚎着……

    天力见状,知道柳生莺已不足为虑,这才催动灵狐链刀,援助梅姨而来……

    本来梅姨以一敌四,不分胜负,天力的加入,瞬间改变了战局,只见天力的灵狐链刀翻转如龙,顷刻间,便缠住了两个黑衣人……

    天力旨在制服他们,并无意杀人,因此只是用铁链将二人死死缠住,并未痛下杀手……

    梅姨见状,微微一笑,右手峨眉刺直朝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太乙穴点去……

    只听得“啪!”地一声脆响,被点穴的黑衣人瞬间栽倒在地……

    梅姨正要向旁边的仅剩唯一一个黑衣人发难,只见这黑衣人见形势不妙,竟然快速避战,举起一个小竹筒,连吹了十几个飞镖朝梅姨袭来……

    梅姨的峨眉刺运转如轮,上下飞舞,纷纷挡掉了袭来的飞镖……

    “大姐!别让他跑了!这帮混账小鬼子!”平六见这黑衣人想跑,赶紧大声提醒梅姨道……

    平六的话音刚落,只见那黑衣人无心恋战,趁着梅姨挡飞镖的空档,“嗖!”地一下窜入了灌木丛之中,紧接着消失在了密林的黑暗里……

    “算了!穷寇莫追!”老薛冲着梅姨说道。

    柳生莺气急败坏地大声咒骂着,突然,冲着其他三个被制服的黑衣人用日语说了一句什么话!

    只见那三个黑衣人纷纷“哈依!”了一声,几秒钟后,纷纷剧烈抽搐了几下,竟然分别化作几滩淤泥,消失殆尽!

    梅姨见状大惊,见状惊呼道:“师兄你快看!”

    “哈哈哈!你们这群蠢货,趁早放了我!”柳生莺咒骂着……

    老薛听罢转头冲梅姨说道:“先让她消停会!”

    只见梅姨点点头,运起峨眉刺,一股暗劲从右手灌注峨眉刺,在柳生莺肩膀上点了一下……

    穴位被点中,柳生莺这才安静下来……

    梅姨见状,收起峨眉刺,也不理老薛,径直走到那条青色巨蟒身边,冲着巨蟒耳语了几句……

    只见那巨蟒仿佛听懂了梅姨的话,瞬间化作一道青绿色光束,开始上下翻飞游走,径直飞到柳生莺跟前,将柳生莺五花大绑般地缠绕起来……

    天力散去灵狐链刀,灵儿瞬间离体,天力这才掏出粮丹给灵儿吃下,并将她召回玉壶中休整……

    一切归于平静……

    老薛收剑入鞘,冲着走近的梅姨说道:“梅子,你知道她是谁么?”说罢,指着地上被绑着的柳生莺说道。

    梅姨扫了一眼柳生莺,表情复杂,慢慢地说道:“使得出涸沼之术,一定是柳生家的人了!”

    天力与平六也走到近前来,仔细端详柳生莺起来……

    “梅姨,您来得真是时候,您怎么知道我们遇险的?”天力好奇地对梅姨问道。

    “我……”梅姨沉吟了一下,冲天力说道:“我还是和你们入谷吧!你们说得对,总和自己较劲也没意思……”说罢,冲着老薛微微一笑,这一笑仿佛包含深意……

    老薛见状,也微微一笑。天力知道,老薛这个表情就是心里很高兴的表现,便没有再说什么……

    “这就对了嘛!大姐!您终于想通啦!”平六也在一旁帮腔道。

    ……

    “师父,这个人怎么办?咋处理啊!”天力看着地上的柳生莺,不知所措……

    老薛沉吟了一下,答道:“这样吧,趁着现在天还没亮,梅子你回店里派个人去县公安局把齐老三叫过来!咱们师徒和你六叔在这看着她!”

    众人纷纷点头,便依照老薛的安排,开始一一行事。

    ……

    老薛师徒和平六生了一堆火,好在这盛夏的夜晚根本不冷,反而很舒适……

    天力看着被捆得死死的柳生莺,心里充满了疑惑……

    平六蜷在火堆旁,枕着行李慢慢睡去……

    老薛则在一旁悠闲地抽着烟……

    天力凑到老薛身边坐下,慢慢问道:“师父,那个柳风就是柳生风吧?和这个柳生莺是一家的?”

    老薛看了一下天力,慢慢点点头,说道:“是,当年柳生风化名柳风,是日本柳生家族第三十六代宗主的次子,当年与他哥哥争夺宗主之位离家出走,偷偷带着柳生家的至宝噬心造化丹带艺投师,拜在你师祖雷老爷子门下,后来……”

    天力好奇地问道:“后来怎么样?”

    老薛抽着烟继续说道:“那时候我早已出师,不常在谷中,柳风与你梅姨朝夕相处,私定终身,但是他心术不正偷了你师爷的一本偃家禁术,带着你梅姨逃出了蝶星谷……”

    “啥禁术这么大吸引力?值得这么铤而走险?”天力好奇地问道。

    老薛转过头盯着天力看了一会,严厉地说道:“这个……你还是别打听的好,以后如果机会合适,我会告诉你的!”

    天力知道这个问题不该问,便忙转移话题道:“是,师父。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老薛抽了一口烟,继续说道:“他俩逃出谷没多久,你师爷就因为气血攻心病倒了,那柳风偷学禁术不得法门,导致内息错乱经脉尽碎,你梅姨走投无路,便回谷来求你师祖救他……”

    “结果您和师祖都没有救他对吗?”天力听到这,不禁说道。

    老薛无奈地点点头……继续说道:“如何救他呢?当时的情景下,有两条路可走,一是你师祖出手相救,或者由我把柳风炼成生傀,看你梅姨当时苦苦哀求,我曾动过一丝恻隐,但我恨柳风,因为他……害死了一个他万万不该害死的人……”

    “吕……若薇?”天力小声问道。

    老薛听罢,转头看了看天力,点了点头……

    “师父,她是什么人?”天力问道。

    老薛若有所思地摇摇头道:“我……不想说……”

    天力见老薛表情落寞,便没有再说话……

    说到这,天力差不多明白了一个大概,这几个人的恩恩怨怨,也没有谁对谁错,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

    ……

    又过了一会,老薛也坐在火堆旁轻轻地睡着了,天力则不敢睡,怕柳生莺会出什么状况,便盯着她整整看了一夜……

    只见那柳生莺被点了大穴,动弹不得,虽然凶恶狡猾,却最终不过是个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最初还恶狠狠地瞪着天力,但没过多久,也沉沉地睡去了……

    黎明来临……

    东北山林夏日的清晨,露水很大,天边刚蒙蒙亮,老薛和平六就纷纷醒来……

    老薛指示天力睡一会,天力这才放松了警惕,枕着平六的大行囊,迷瞪了一会……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嘈杂声吵醒了天力……

    天力挣扎着睁开双眼,只见梅姨带着齐老三和一堆刑警,步行着走到了林地中央……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表,只见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天力刚挣扎着站起身,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天力!”

    天力寻声望去,只见田洁一身警服,风尘仆仆地朝自己走来……

    田洁快步走到天力面前,关切地问道:“看了的信,担心死我了,怎么样?你没受伤吧?”说罢,也不管众人,一下抱住了天力的脖子……

    老薛和平六等众人都在迎接齐老三等多个警察,没有留心天力与田洁,但田洁这一抱,还是让天力有点害羞……

    只是应声答应着:“放心吧小洁,我没事!”说罢,揽过田洁的腰肢,在她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田洁!过来拍照!”齐老三的一声喊,这才打破了这对情侣的缠绵,田洁一边悻悻地答应着,一边依依不舍地走到人群那边去拍照取证……

    天力回头望了一眼柳生莺,只见她盯着自己与田洁的亲昵举动,仿佛在微微的冷笑着……

    这种笑不禁让人不寒而栗,天力赶紧把目光转向别处,不敢再去看柳生莺的双眼,便也来到人群旁边……

    ……

    “薛大爷,你是说三个大活人化作三滩泥水,还跑了一个人?”齐老三听完众人的描述,一边记录一边问老薛道。

    老薛点点头……回身又望了一眼柳生莺,问齐老三道:“老三,她怎么办?是你们带走还是留在我们这?关键要是你们带走的话,能不能看得住?”

    齐老三听罢,赶紧安排其他警察搜集那几滩泥水的样本,独自拉着老薛和天力到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

    紧接着齐老三小声冲师徒二人说道:“薛大爷,孙局长说,这个女特务县看守所估计是看不住,我跟市里说了你们师徒俩善于对付这种人,市里批示让您师徒俩帮着看管一下,等市里决定咋处理这个人,再做定夺,您看咋样?要是您二位有困难,我再向市里申请!”

    老薛听罢,思索了一下,问道:“老三,那要看多久?”

    齐老三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又小声回道:“不会太久的,听上头说,这个女特务其实也没什么证据证明她造成了什么直接损失和伤亡,最多判她伪造证件身份非法入境和脱离司法管制,我估计最后最多是查明身份后判个一年半载的驱逐出境,没什么大罪过!”

    老薛点点头,回道:“行!那这个人我带走,这件事的报告你知道咋说不?”

    齐老三点点头说道:“又不是第一回了,该说的说,不该说的我说了也没人信,放心吧!”

    ……

    齐老三带着田洁和众警察拍了一些照片,又搜集了一些证物……

    临走之前,田洁又凑到天力身边小声呢喃道:“我这两天心里一直发慌,好像预感要出什么事,你去学校报到之前,抽点时间陪陪我吧!”

    天力回道:“别胡思乱想了,我没事的,反倒是你,照顾好自己!”

    田洁听罢,这才莞尔一笑,说道:“好!那我等你!”

    二人又再次分别……天力看着田洁等人远去,心里不禁泛起一股酸楚,好像这一分别,不同以往,竟有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从心底泛出来……

    柳生莺一直盯着天力和田洁二人的举动,时不时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时而冷笑,时而诧异,不知何意……

    ……

    众人押着柳生莺,穿过河谷,来到崖边时,天力看着通往蝶星谷的断崖,又看了身后五花大绑的柳生莺,不禁犯了难,问老薛道:“师父,咱们几个倒是好下去,她怎么办啊?”

    梅姨在一旁笑道:“傻小子,别担心,看我的!”

    说罢,只见梅姨走近柳生莺,伸手在她身上那条巨蛇变幻成的绳索上摸了一下……

    只见那绳索唰地一下伸长,暴长了数十米,一端牢牢地绑在崖顶的一处树干之上,另一端飞来窜去,瞬间依次拦腰绑住了老薛、平六以及天力和最末端的梅姨,而柳生莺身上的五花大绑,依然纹丝不动……

    紧接着梅姨头一个爬下断崖,然后依次是天力、平六、老薛和柳生莺……

    一干人等都处在半空中后,只见绳索缓缓下降,众人开始稳步向崖底降落……

    “哈哈!我说大姐!你这青蚺还是这么好用!”平六不禁感叹道……

    “梅姨,这蛇好厉害啊!”天力也不禁感慨……

    “这哪里是蛇!这是你梅姨的灵傀青蚺!”老薛在半空中说道……

    梅姨听罢,笑笑说道:“小天力!你也要好好照顾你的灵傀,你的那个小灵傀比姨的青蚺要厉害百倍。”

    天力听罢,脑海里突然闪现出灵儿摸自己胯下那一幕,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

    ……

    不一会,众人平稳落到崖底,梅姨将青蚺收回,众人押着柳生莺,顺着崖底,往蝶星谷口山洞走去……

    上次来时是寒冬腊月里,因此天力并没有仔细地观看这崖底的周围,这次的到来,时至盛夏,只见这崖底植被十分茂密,进入山洞之后,也感觉一阵阵湿气扑面而来,与冬日里大有不同……

    ……石门轰隆隆地打开……

    只见蝶星谷内半空中依旧飞舞着无数的蝶星,各种奇花异草生长得异常茂盛……

    老薛又一次伸出手指,吹起了口哨……

    哨声悠悠扬扬,在谷内游荡……

    不一会,就听得一个洪钟般的声音从草丛中传了出来……

    “哈哈哈!老不死的!我就算着日子看你差不多来了嘛!”只见丁瞎子一边大大咧咧地笑着,一边快步窜了出来!

    “哎呀!老不死的!老六!嘿!还有小天力!你们都来啦!”丁瞎子看到众人显得十分高兴,就在这时,丁瞎子的目光一下扫到梅姨身上,顿时愣住了,盯了半晌,紧接着竟哽咽起来……

    “这么多年了!晓梅,你……你可算是进谷了!”说罢,丁瞎子竟然呜呜哭了起来……

    梅姨见状,走到丁瞎子身边,抬手锤了他一下,说道:“行啦!老丁你可别丢人了!你再哭我可回去了!”

    “别别别!”丁瞎子赶紧止住哭泣,破涕为笑……

    这时丁瞎子又扫到身后绑得结结实实的柳生莺,顿时认出来了,因为当初正是丁瞎子把她从天坑里扛上去的……

    随即只见他走到柳生莺身边端详了一下,又来到老薛师徒和平六身边,冲三人诧异地问道:“怎么把她绑来了?”

    老薛拍拍丁瞎子的肩膀,那意思是这个话题回头再说……

    平六在一旁说道:“这事说来话长了,我说老丁,我们来了你也不好好招待一下!让我们一大帮人杵在这半天,是啥意思啊!”

    丁瞎子这才拍了一下脑袋说道:“对对对!光顾着说话了,走,先到我那去!”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