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十八章 不共戴天!

    那几个九刀寨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拥而上的长定寨寨民绑了起来。

    “干啥?为啥绑咱?咱们是九刀寨的人啊!”

    “就是啊,咱们寨主和你们寨主可是同盟好友,咋抓咱们了?”

    “快放开俺...放开!”

    几个九刀寨的人嚷嚷着想要挣脱,奈何王征没有说话,那些长定寨的人也不敢松手。

    见挣扎没有效果,几个人也都冷静了下来。

    这时候王征才慢慢悠悠走上前来。

    “是谁让你们几个劫掠民女的?”

    九刀寨的人连忙回答:“是咱们寨主说的,让咱乐呵乐呵,喝酒吃肉玩女人!”

    几个人的回答让周围的长定寨寨民也有些意动。

    毕竟是劫匪寨子出身,正常情况下喝酒吃肉玩女人才应该是他们要做的,而不是去县衙大院搬那些看不懂的书籍。

    “哼!”

    王征的一声冷哼让长定寨的寨民们一下子清醒了。

    先生还在这里呢,居然向着去抢女人?

    要知道,当初先生可是做主给弟兄们都组了家庭,为的就是让大家有个落脚的家,结果刚才听了九刀寨几个人的话,居然还意动了!

    那些产生歪心思的寨民觉得很羞愧,他们对不起王征。

    王征这边倒是没太在意寨民们的变化,他刚才冷哼只是被九刀寨几人的话给气的。

    匪就是匪!

    哪怕是曾经的官军教头带出来的,也是匪!

    本以为刘九刀是个爷们,却不想骨子里还是这种野蛮的土匪!

    如今全城都在进行劫掠,王征靠长定寨的这些人根本管不过来,更何况他还要人分头行动,属实分不开身来。

    只不过周遭百姓的惨叫和哀求又让他无法忽视。

    “二狗,你带上几个人,跟我去找刘九刀!”

    “是!”

    二狗点起几个身手好的寨民跟着王征就往任县令的宅院跑去。

    之前他们的人已经知道了刘九刀就在那里。

    ......

    片刻之后。

    任县令府邸内笑声和欢呼声一阵一阵地传来,显然是一群人在进行着狂欢。

    王征让人通报之后刘九刀亲自迎了出来。

    “哈哈哈!军师怎么有兴趣来俺这里了?莫不是要跟俺刘九刀痛饮几杯?”刘九刀笑得很真切,这次大获全胜虽然简单,但长定寨的态度却让他十分高兴。

    通过这次事件,刘九刀知道了长定寨无意跟他争夺县城,也就是说,接下来在官军缓过劲来之前,这座舞阳县城就是他刘九刀的天下了!

    那可比一个山寨子的头头要舒服多了!

    刘九刀的热情王征并不买账,眼前这人骨子里还是带着匪性。

    “刘寨主,我这次来并不是来喝酒的,而是有事情跟刘寨主商量。”王征开门见山地说道。

    “哦?军师有何事商量?若是不急的话,进去喝两杯也未尝不可。”刘九刀说道。

    王征摇摇头,继续说道:“刘寨主,我在来的路上看到你的手下都在城里打砸烧抢,听说是你让他们这么做的。”

    刘九刀一愣,看着王征有些严肃的面容,隐约猜到了王征来此的目的。

    点了点头,刘九刀应道:“确实是俺让弟兄们放松放松的,你也知道,咱寨子里很久没有女人了,弟兄们都快憋坏了,趁着这个机会自然要在城中快活快活。”

    王征深吸一口气:“那么刘寨主,你有没有想过你手下弟兄们的快活会对舞阳县的百姓造成怎样的伤害?”

    刘九刀的面色也严肃了起来,王征这都有兴师问罪的架势了。

    “军师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让我跟弟兄们说,让他们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不做烧杀劫掠?”

    王征知道刘九刀也生气了,叹息一声说道:“刘寨主,这舞阳县你打算占领多久?”

    “等官军来了咱们再走。”刘九刀说道。

    “也就是说在官军来之前,舞阳的百姓都要遭受劫掠?”

    “那倒不是,我给了弟兄们时限的,不然整个城的人都有可能被他们杀完。”刘九刀对自己手下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这群人或许打硬仗不行,但打顺风仗和欺负老百姓那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如果让他们放开了手去做,很快这座城就要荒凉下去了。

    “既然要驻扎到广军到来之前,那么王某斗胆请刘寨主下令,让九刀寨的弟兄们停止劫掠。”王征铿锵有力的声音将两边的九刀寨弟兄都惊住了。

    一个长定寨的军事居然让他们寨主下这种命令?

    “哈哈哈!”刘九刀突然笑了起来。

    看着王征稚嫩的面容,刘九刀好似在看一个笑话一样。

    “军师啊军师,你到底是年轻了一些,你可别忘了,咱们都是匪,是那些官军口中的贼子,贼子不做贼子的事情,你要我做那些官军才做的事?”

    “再说了,大宋朝的军队破城之后又不是没有劫掠的现象,从古至今,军队破城劫掠一番这都成了规矩,你现在居然让俺去约束一帮正在劫掠的山匪?亏你想得出来!”

    刘九刀毫不掩饰自己对王征‘无知’的不屑,语气上也是一冲再冲。

    身后的二狗等人看王征被这样嘲讽一个个都是面带怒色,但王征没有开口,他们也只能对着刘九刀怒目而视。

    王征知道自己的要求确实幼稚了一点,兵和匪在破城的那一刻就没有区别了。

    “刘寨主我也是为你着想。”王征叹了口气说道。

    “哦?此话怎讲?”刘九刀一副我听着你说吧的神色,仿佛要看看王征会闹出什么笑话一样。

    “刘寨主,我且问你,何种仇怨最不可解?”

    “嗯?”刘九刀一愣,稍稍思考后便说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断人香火,此三愁,不共戴天!”

    王征点点头,刘九刀能说出这三个就好。

    “既然刘寨主知道这些,为何还让人去肆意劫掠?须知舞阳县人口超过万户,便是这城中的人口也有两千多户,若是这两千多户一人出一男丁,试问,刘寨主和你麾下的弟兄们挡不挡得住?”

    刘九刀一愣,他似乎有些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以往军队劫掠都是占据了人数和兵甲的优势,所以百姓丝毫不敢反抗。

    可他麾下的弟兄不过两百余人,这整座舞阳城不用全部,只需要联合起来四分之一,他们九刀寨的人就抵挡不住了!

    见刘九刀的神色有些变化,王征继续说道:“刘寨主要在这里待到官军到来为止恐怕是难上加难啊...”

    “仇人天天见面,有几个血性男儿会忍受得住?”

    话到这里,刘九刀脸色煞白。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