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七十五章 纰漏

    温馨抿嘴一笑,平静说道:“是的。”

    仇世盯着她,明亮的眼睛里不起丝毫涟漪。半晌过去,他抬眼看了一下天,再看向她,点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钱,我就带你去拿钱。只不过现在天亮了,想必沈星暮和叶黎都已发现你的失踪,很快就会招来。我和他们是敌对立场,不能和他们碰面,如果你不怕被他们抓个正着,那就跟我来吧。”

    他转过身,长袖一拂,便将燃烧的篝火扑灭,尔后转过身向山下走。

    温馨咬咬牙,紧跟上去。

    仇世的步子很慢、很稳,似乎循着某种奇特的节奏,看上去很缓,移动速度却出乎意料的快,并且还在递增。

    温馨起初只需走快一点便能跟上,道后面需要小跑,在后面则是奋力跑动才能跟上。

    她跟了他一阵,体力逐渐不支,只得停下脚步喘气。

    仇世回过头,冷冰冰问道:“你不是喜欢钱吗?钱就在前面,为什么要停下来?”

    温馨喘息道:“累了,跑不动了,所以停下来。”

    仇世道:“看来钱也不是万能的,至少不能补充体力。”

    温馨道:“但是有钱可以买很多补充体力的食物。”

    仇世道:“钱真的有那么重——”

    他的话没说完,双眼忽然凝住,改口道:“沈星暮和叶黎开始寻找你了。”

    温馨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仇世不说话,快步走到温馨面前,一把抓起她的胳膊,便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尔后跑动如风,速度极快,甚至比昨晚沈星暮背她时还要快。

    急促的风声迎面刮来,温馨几乎无法睁开双眼。奇怪的是,虽然现在是白天,气温回升了一些,但终究是冷风刺骨严冬季节,温馨却感觉不到寒冷,反而全身上下都温暖无比。

    温馨忍不住询问道:“是我的身体完全被冻坏了吗?为什么我不觉得冷?”

    仇世淡淡说道:“你的身体没问题,只不过是我用‘念’将周围的气温提高了而已。”

    温馨惊讶道:“‘念’还能改变自然环境?”

    仇世道:“可以的,但是消耗很大。就算是我,也无法保持这种状态奔跑太久。”

    ——这个叫仇世的人可以提高附近的气温,沈星暮当然也可以,但他却没这么做。

    温馨想着,忽然感觉仇世比沈星暮可靠得多,至少他不会让她冻着。

    仇世奔跑了不到五分钟,便已到了山脚处。

    温馨对这一带地形有较为深刻的记忆,毕竟陈大力的钱就埋在这附近。

    她故意不说话,想看看仇世到底知不知道钱在哪里。

    结果仇世真的把她带到了一个小陡坡前,这个陡坡的后面正是陈大力以前的住处,只不过昔日的木屋全都消失不见了。

    仇世放下温馨,直接陡坡与地面的交汇处,平静说道:“陈大力的钱有一部分就在这里,你不信可以挖出来看看。”

    ——有一部分在这里?意思是陈大力的钱还不止这里的这些?

    温馨想到陈大力曾在这里埋下了几大箩筐的钱,心中一阵火热,便不顾身为女性的形象,蹲下身子便用双手不断刨挖。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的确有道理,温馨在金钱的诱惑下,拥有寻常小姑娘所不具备的耐力与毅力,她的双手被都土石磨破,变成血肉模糊一片,但她却浑然不觉,硬生生将地面挖出一个接近半米深的坑。

    然后她挖到了一个被装得鼓鼓的蛇皮袋子,袋子横放,袋口不在她挖的坑里。

    她的手隔着一层袋子,依旧能从手心触感上判断出,袋子里装的是钱,很多很多的钱。

    袋子的质量非常好,硬度高,而且韧性十足。她便用指甲盖不断划动袋子,想将袋子划出一个口子,检查里面的钱。

    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指甲盖反复划动摩擦,给她一种仿佛指甲快脱离手指皮肉的错觉,然而袋子没有丝毫破损迹象。

    仇世俯身扼住她的手,沉声说道:“你已经找到钱了,没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

    温馨抬眼问道:“什么意思?”

    仇世道:“意思是,你该回沈星暮和叶黎身边了。”

    温馨道:“我要把这些钱带走。”

    仇世问:“你提着这袋钱去见沈星暮和叶黎,怎么和他们解释?莫非你要对他们说,你失踪一整晚,是去挖钱了?”

    温馨怔住。

    ——对哦,沈星暮和叶黎也是为了钱来的,我忽然带着这么多钱去见他们,岂不是羊入虎口?

    她想着,忽然发现自己被金钱冲昏了头。纵然她现在找到了钱,也绝对不能贸然带走。

    仇世道:“先把这些钱藏在这里,无疑是最安全的。如果你想要更多的钱,就先照我说的话做,确保陈大力不出事,沈星暮和叶黎也就无计可施,只能无功而返。”

    温馨犹豫片刻,颇为不甘地收回手,又将挖出来的土石全都埋回去,点头道:“好吧,仇世大哥,我相信你说的话了。”

    她说完,转过身便向山上走。

    仇世道:“我送你一程。”

    温馨摇头道:“不用了。”

    仇世道:“沈星暮和叶黎快找来了,凭你一个人,绝对不可能从深山里走到山脚来。到时候他们问你,你不好回答。我送你一段距离,方便迷惑他们。”

    温馨点头,旋即又询问道:“对了,我忽然离开了一整晚,该怎么向他们解释?”

    仇世道:“就说晚上上厕所,迷了路。”

    温馨问:“这种谎话能骗谁?”

    仇世淡淡说道:“他们信不信,是他们的事情,反正你手上没钱,他们也不会怀疑你什么。”

    温馨觉得这话有道理,便又点了一下头。

    温馨被仇世带着往山上跑了数分钟,之后仇世走了,她一个人在原地静候。

    仇世说的那些话,她并不全信,因为她从他的话中找到了一个较为明显的漏洞。

    仇世说,沈星暮和叶黎最怕的就是陈大力,所以才要借易轻狂的手除掉他,而能阻止易轻狂的人,只有温馨。

    这个逻辑乍一看好像没什么问题,但温馨稍一细想,便察觉其中存在很大的纰漏。

    如果沈星暮和叶黎害怕陈大力,那为什么还要在卢华镇救下温馨?

    既然易轻狂可以杀掉陈大力,沈星暮和叶黎完全可以以逸待劳,坐收渔利,完全没必要救下并带上温馨这样一个变数。

    如果说温馨有利用价值,那个价值会什么什么?就因为她知道陈大力埋钱的地点吗?

    那可是八年前的埋钱地点啊。陈大力早已搬到了深山里,难保埋在山脚的钱不会随之转移。

    所以现在山脚处还埋着钱,本就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或许是山脚离外面的世界更近,陈大力需要用钱的时候,可以直接去取,比提着蛇皮袋子上山下山轻松许多,所以他没有将那些钱移走。

    温馨思来想去,始终想不明白沈星暮和叶黎为什么要带上她,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对他们有何价值,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便是仇世对她撒了谎。

    她知道,仇世很可能并不是为了报恩才请她阻止易轻狂杀陈大力,或者说,陈大力与仇世本没有任何关系。仇世说是为了报恩,只不过是编撰的一个较为合理的谎言。

    温馨坐在一块较为光滑的石头上安静思考,最终依旧决定照仇世的话去做。

    虽然他不知道仇世目的到底是什么,但至少知道他并不贪钱。

    如果仇世贪钱的话,早已把埋在山脚的钱拿走,根本不会带她去找钱。

    温馨做这么多事情,为的是钱,而仇世是为的其他目的。他们的目的并不冲突,纵然他对她存在一些隐瞒,似乎也已不再重要。

    ***

    深山的松子树林里,早已被烧成黑炭的木柴堆前,叶黎一脸不满地指责道:“我承认,你比我聪明,但我不认为自己是蠢货。你硬要说我蠢,那就请你给我一个比较合理的说法。”

    小橘趴在他的头上,也瞪着硕大的猫眼“喵喵”直叫,分明是与他的主人同仇敌忾。

    沈星暮皱眉道:“现在是我们争论这种事情的时候吗?”

    叶黎道:“之前我说我们分头找温馨,是情急之下说出的胡话。仇世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我们一旦分开,便有可能再次遭到他的袭击。现在我们要一起行动,下山去找温馨,这个问题正好在路上慢慢争讨。”

    沈星暮尤为诧异地看了叶黎一眼,有些忍俊不禁。他没想过叶黎会对这件事如此上心,毕竟他以前也不只一次说叶黎蠢,但现在看来,无论怎样温和的人,都不愿被人唤作蠢货。

    沈星暮应了一声“我们先下山”,便一个箭步跑出很长一段距离。

    片刻过去,叶黎追了上来,不依不饶地说道:“你说啊。”

    沈星暮问:“你知道二十亿纸币有多重吗?”

    叶黎不解道:“有多重?”

    沈星暮道:“一亿纸币重达一顿多,二十亿纸币大概有二十三吨重。陈大力以前住在山脚,现在却住在连我们都需要奔跑两小时才能抵达的深山里,这是超过一百公里的距离,而且路途蜿蜒坎坷。寻常人往返一趟,至少需要一个星期。纵然陈大力的体力比寻常人好,一次也最多带一百斤的物品上山,而且速度不会太快,兴许来回一趟需要十天以上。二十三吨纸币,需要他往返四百六十趟,期间一天也不休息,也需要十二年半的时间。换句话说,他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内把重达二十三吨的纸币全部搬到深山里。”

    叶黎的脸完全僵住,连他头上的小橘也忽然安静下来。

    沈星暮淡淡说道:“我之前说话,的确有些过分,但我并没有侮辱你的意思。”

    叶黎苦笑道:“你说的一点也没错,那么多的钱,陈大力不可能全都搬去了深山里。也就是说,温馨现在回陈大力以前的住处,的确能找到钱。”

    沈星暮不以为意地笑道:“但她终究是一个体弱的小姑娘,很难走回山脚,现在多半已经迷路。”

    叶黎道:“总之,我们原路下山,很快就会找到她。”

    沈星暮点头。

    两人疾驰数分钟后,果然找到了温馨。她瑟缩在一块还算干净的大石头上,整个人已经睡了过去,显然是累得不轻。

    沈星暮走近,抬手抚了抚她的额头,确定她没有感冒发烧,这才轻唤她的名字。

    待温馨醒来,沈星暮一针见血说道:“温馨,如果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你。这座大山里,野兽横行,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在这座山里生存下来。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温馨揉了揉眼睛,一脸疑惑地问道:“沈大哥,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话?”

    沈星暮皱着眉问道:“听不懂?”

    温馨点头。

    沈星暮问:“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温馨道:“我昨晚睡着了,之后起来小便,不小心迷路了。”

    沈星暮问:“迷路之后就走到这里来了?”

    温馨道:“天黑之后,我完全失去了方向感,找不到回去的路,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

    沈星暮冷笑,却不说话。

    叶黎在这时和事道:“沈星暮,算了,既然温馨没事,我们一起上山就好。”

    沈星暮听到了叶黎的话,却不理他,双目幽邃地盯着温馨。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冷,温馨忽然打了一个哆嗦,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委屈道:“沈大哥,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沈星暮道:“我不讨厌你。”

    温馨问:“那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

    沈星暮冷冷说道:“你在撒谎。”

    温馨问:“我撒什么谎了?”

    沈星暮道:“你自己知道。”

    温馨咬着嘴,两眼泛出水汽,泪光盈盈,满是委屈。

    沈星暮皱眉道:“你就这么不愿意说实话吗?”

    温馨小声抽泣道:“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啊。”

    沈星暮道:“你不想说实话也行。你要钱也好,不要钱也好,这些事我都不关心。我只想知道,你独自一人下山时,有没有遇到一个一身黑色行装的男人。”

    温馨不假思索地摇头道:“没有。”

    沈星暮问:“你确定?”

    温馨重重点头道:“我确定!”(记住本站网址:)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