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四章 潜入廷尉西

    凌晨,随着最后一拨客人离去,酒楼关门。

    一口气吹灭柴房煤油灯,黑暗中,煤油灯一缕青烟缓缓弥散。燕君莱坐在用砖在地上随意砌起来,说炕不像炕的“床”上发呆。

    自来遂城后,她的刀许久未亮相。

    游侠过城没有忌讳,她没有如此,还未进遂城城门,就把,刀,还有那招摇的,从胡疯子遗物里抢来的七彩穗收起来。后来住柴房,这刀和七彩穗就藏在她屁股下方的砖中,一直到现在。

    这地方并不隐蔽,总比放在墙角那堆干柴中好,因为柴房原住民小黄狗君经常在那里撒尿……

    那只小黄狗现在躺在燕君莱脚边,它的觉很多,白天睡,晚上也睡,醒着的时间就是撒尿和吃饭。觉多就算了,睡得还死,燕君莱进柴房也没见它动一下。

    黑暗中静坐了大概两盏茶的时间,燕君莱听见酒楼是真的安静下来了,没有脚步声,沉睡后呼噜声此起彼伏。

    嗬,到了整活的时候。

    她起身,掀开铺冷砖上的葛布单子,捡开角落最上层的砖,把刀拿出来,随后又把砖捡回去,床恢复原样。

    用一张黑面巾遮住样貌,燕君莱疾步离开柴房,到墙角下方,忽地往前冲一脚蹬上墙,身子于空中跃起,最后落到无人后巷中。

    糟糕,近两月没活动身子骨了……

    落地后,脚脖子没以往灵活,燕君莱一个踉跄差点没跪到地上。

    格老子。

    得亏是晚上没人看见,要死老鬼晓得她翻墙都会不利索,怕是丢他那张死人脸,硬要从棺材里蹦出来。

    咳,想做高手横行江湖,还真是安逸不得。

    就站在巷中,燕君莱扭胳膊扭腿,随意活络了一下关节,随即身影化作移到一道黑影,悄然遁入巷陌深处幽暗中。

    廷尉西边。

    燕君莱趴在屋顶上,仔细观察着廷尉内动向,她藏匿处与廷尉仅隔一条宽巷,借着廷尉内部檐下悬挂的白色纱灯,大致能看清她面前这院所什么个景象。

    廷尉西外边白天热闹,晚上是最僻静,这会儿只有巡守成队路过,没有特意值守在此的人。

    廷尉内巡视不紧,她这会儿进去无碍,只是不晓得她目光不能及处,又是什么个景象,就怕翻过墙穿过院,迎面就撞上大队刀枪剑戟的高手……

    刚开始就宣布失败。

    乘时间空挡,燕君莱拿出百晓生给的廷尉地图研究路线,进去路线好说,注意节奏避着点人就是……主要是逃亡路线。

    是的,东西拿不拿无所谓,她主要是不想挂在这里。脑子缺根筋儿才自投罗网,白白背个贼名儿,还送贼命给人邀功。

    酉时。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燕君莱胆大,直接站起身,脚下轻轻一步俯冲助力跃到了廷尉西院墙上。

    很嚣张,夜半做贼,她就站在这墙上甩胳膊甩腿活络关节……活动得差不多了才跳下去,身形一晃,倏然消失于这个院子。

    纵然穿行速度很快,可燕君莱每接近路口都会停下,见无人才慢慢走过。说实话,这是她第一次大晚上当贼进朝廷地盘,弄死杨六剑那次,是她第一次晚上潜入实行暗杀。。

    经验不足,仅凭虎胆妄包天。

    燕君莱跟着计划好的路线走,躲过巡视的官吏,顺利来到了目的地。

    证物和卷宗放在中院,地方不小……

    左右看了看,见无异,燕君莱走到门前,你以为她要撬锁?

    不,这种小毛贼手段怎么可能是她作风,她……掏出了一把钥匙。

    这不是廷尉官吏开这门锁的钥匙,是胡疯子遗物,燕君莱在他箱子里那堆破烂里找到的。除了没钱,其他奇怪的东西他多得很。

    这老鬼以往行走江湖,跑人门户顺东西时,虽然通常都会很粗鲁的选择给人门锁拍烂,但也比较麻烦的锁鲁莽不得。

    于是他找人捣鼓了一把钥匙,从此之后,偷东西的行为更嚣张,江湖上凭空消失的宝物也多了起来……

    钥匙虽小却是内有乾坤,只听“卡塔”一声儿,门开了,燕君莱进去后谨慎观察四周,随即合上门。

    百晓生给她说过中院晚上很安全,只要不是白天,只要燕君莱不在里面瞎蹦跶闹出动静,不会有人来查看。

    之久,燕君莱践行了百晓生说的,都是屁话。

    她缓步穿梭这方黑暗小天地,查看架子上的标记,找着自己要找的东西。时间地点皆有排序,这间屋都是老货。燕君莱准备去隔壁,可意料之外,她在桌案上瞧见了一张通缉令。

    被通缉的人是她,因为通缉令上三个大字——燕君莱。

    画像有意丑化,她虽然黑,但还是女孩子的五官,画像上是浓眉大嘴恶人相,和她现在没一点相像……

    画像,八成是用脚画的。

    她不晓得,这是九卿的功劳,只以为廷尉的画师功夫不到家罢了。

    ……

    不多时,在第二排架子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

    那块白玉搁置在匣子里,燕君莱打开匣子把白玉拿出来,然后又放了另一块差不到形状的进去,这是百晓生傍晚时随地图一起给她的。

    替人办事自然要稳当,白玉若在廷尉内消失不见,想也不用想肯定会怀疑到狐狸脸古月身上,这女子,现在贼怕见官。

    以假换真,只要不是天天抱着白玉揣摩,没人会发现端倪。

    白玉到手了,燕君莱转头就得去找百晓生要的卷宗。

    证物和卷宗都放在这个院子,百晓生说是很久十年前的东西,于是燕君莱直接去二楼,果然,在走廊尽头那间库房的架子找到百晓生所说的卷宗。

    看到卷宗一刹那,燕君莱竟有些呆……太多了吧。燕君莱随意抽出一卷,由于存放已久,纸质老化,燕君莱一手粉和渣,打开看,她发现是东元属国燕罪臣处决书,上面的人人名儿,大大小小官位,皆被红墨画一条杠表示以处决,没一个活着。

    另外一卷是燕国皇室,出现在卷宗上的名字也是被红墨画一条杠,唯有一个名字用红墨圈起来,边上标注一行小字。

    戚飞梧【燕六公主,不知所踪】

    燕,现在归纳东元被分成四个郡……

    胜者为王,十年前,燕国消失,已经是过去时代附属的尘烟。

    腥风血雨,皆是过去事。

    若这公主逃得追杀还活着,看着原属于燕的国土,想到被处决的亲人臣子,定然十分难过。

    最终,燕君莱拿了五卷燕国逆贼处决书走。只有五卷,见证了历史变换的沉重,人命铺就朝堂欣荣。

    背负着白玉和卷宗离开时,她心中不由沉甸甸。

    不经意间,她好像嗅到由背后传来的血腥味,循着气管子延伸,狠狠抓住了心肺。

    然后,她发现离开的路并不顺畅。

    果然,廷尉好进,没那么容易离开。

    ……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