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2章 去看旧情人

    “糟了糟了,二小姐晕过去了。”丫鬟瞧见阮烟柔闭上眼瞳,连忙慌慌张张的叫唤起来。

    “王爷,二小姐的身子骨一直都很不好,她这晕过去,怕是要出事的。”一个丫鬟不断的在沐飞逸耳畔提醒。

    男子蹙眉,目光看向在门口的侍卫玄昱。

    “玄昱,还不快去请王妃过来。”隔了一小会,沐飞逸对侍卫玄昱说道。

    玄昱也未曾多言,双手抱拳道:“属下这就去。”

    玄昱迈着急促的步履离开,过了一会,又匆忙的赶回来。

    “回禀王爷,娘娘不在府内。”

    “她去何处了??”沐飞逸的眉蹙的更厉害了。

    一个丫鬟在外头说:“王爷,咱们大……大小姐应当是去找苏少爷去了。”

    “你一个丫鬟,怎可在此乱嚼舌根??”丫鬟才刚说完,一位年长一些的女子便厉声训斥道,“此事关乎大小姐的声誉,若是让王爷误会了,你担待的起吗?”

    “奴婢错了,还请王爷饶恕。”

    “你说的苏少爷可是大学士之子,苏昊苍?”沐飞逸的声音忽然就往下沉了。

    随着语调的变化,周遭的空气似乎也因此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不管是丫鬟还是嬷嬷,没有一个敢擅自开口。

    “说!”他又加重了声音。

    “是……就是同大小姐打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丫鬟哆哆嗦嗦,一边跪着一边说。

    沐飞逸的脸已经黑的比那暮色的夜还要漆黑了,丫鬟小厮跪了一地,全都俯身不敢看他。

    脚步声响起后,男子拂袖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待他身影完全消失后,躺在床榻上的女子这才睁开了眼眸。

    “阮烟萝,这一次,我看你如何逃!”她森然的看着外面说道,贝齿咬着唇,似乎都要将唇给咬破了。

    ……

    大学士府

    “萝儿,你总算是来了。”阮烟萝才刚刚下轿,脚都不曾沾地,就看到一名穿着绸缎制成衣衫的男子急切从府内走出来。

    这男子生的唇红齿白,乌发犹如绸缎一般垂挂在在腰际,一阵风吹拂而来,带着若有似无的芬芳。

    这男子长得挺好看的,不过阮烟萝不喜欢他这样的,柔柔弱弱的看上去就跟个女子没有什么差别。

    她喜欢的是那种棱角分明,比较有男儿气概的男子。

    “你是?”她神色警惕的看着男子,身子微微向后倾倒。

    男子花容月貌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憾色:“萝儿,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苏哥哥啊。”

    这男子不仅长相阴柔,说话也是文绉绉的,像阮烟萝这样直爽脾气的人真是一点儿也不喜欢。

    下意识的催动体内的神力,探究了一下原身的记忆,阮烟萝才知道,这男子名叫苏昊苍,乃是大学士之子,和原身自小一块长大,青梅竹马。

    而且如果阮烟萝没有猜错的话,原身同这男子情谊匪浅。

    “原来是苏公子,本宫这几日身子有些抱恙,很多记忆都变得模糊了。”

    “你忘了我吗??”男子表情变得有些哀怨,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常态,“也对,如今你已经贵为王妃,确实应该要同我保持距离。”

    “苏公子,你找我前来莫不就是为了叙旧的??”阮烟萝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在这里听苏昊苍伤感,倘若他并无别的事,她也该回府去了。

    “等等。”苏昊苍喉结轻轻抖动了一下,“是家父忽然得了疾病,大夫们都束手无策,才想要请王妃您来瞧瞧的。”

    原来,又是找她治病的。

    这治病尚可,就是耗费的神力太多,容易让她精神萎靡。

    可倘若阮烟萝不救,又有可能被他无休止的痴缠,想到这里,阮烟萝立刻下了决定:“大人此刻在何处?你快带我过去。”

    “王妃这边请。”苏昊苍亲自带路,在他的引领之下,阮烟萝看见了躺在床榻上,面容枯槁的苏学士。

    明明也就四十岁的年纪,为何看上去却犹如垂垂老矣的老者一般。

    “我需要上前诊脉才能知晓病况。”

    “家父的病就劳烦娘娘了。”虽然很是不甘,但为了亲爹的病,也为了整个大学士府,苏昊苍也得恭恭敬敬的称呼阮烟萝一声王妃。

    阮烟萝上前,替男子诊脉。

    “娘娘,我爹的病情,如何?”

    “棘手。”阮烟萝就说了两个字。

    苏昊苍的脸色陡然就变得如雪一般的苍白,在床榻旁边的中年女子听了之后,直接是手捂着额头,身子一歪,软软向后靠去。

    “娘,您如何了!!”瞧见女子马上就要摔倒在地,苏昊苍连忙伸手去搀扶。

    “老爷,老爷的病是不是治不好了,倘若真的治不好,那可如何是好,老爷你真的忍心丢下我吗?”人是扶住了,但是老夫人的心态却崩了,也不管阮烟萝是否能听见,扯着嗓子在那喊。

    苏昊苍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看自己的新上人,又不能直接将自己老母亲扔下不管,只能在一旁安抚着。

    阮烟萝听那些聒噪的声音,听的耳朵都有些刺痛。

    “我何时说苏老爷他已经无药可救了??”

    “你……你不是说很棘手吗?”可能是因为刚刚哭的凶,老妇人说话有些磕磕巴巴的。

    阮烟萝解释道:“我只是说事情很棘手,可从未说过无药可医,苏老爷这是急火攻心又加上伤寒所致,才会使病情急速恶化。”

    “那你可有何法子医治??”老妇人看向阮烟萝,眼中仍旧带有疑惑。

    阮烟萝嗓音清脆,如那婉转的黄鹂:“只待我替老爷施针便可。”

    “你年纪轻轻,若是治不好,我……我就要你好看!”

    “等治不好再说吧。”她转过身去,“无关人等还请退避。”

    苏夫人显然还是不愿意相信阮烟萝的,只是迫于无奈,这才被苏昊苍扶着离开。

    ”昊苍,以前从未听说过阮小姐还会治病,你说她不会故意想要害老爷吧??“站在屋外,苏夫人担心又焦急的想要透过门缝往里看。

    苏昊苍心里也没底,但这不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就在他准备继续安慰苏夫人时,一道欣长的身影赫然出现……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