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part18:伞

    叶言夏是很惊讶自己会讲出这样的话的,虽然感情的事他没有接触过,但是他知道自己对这个女孩子有不一样的感觉,可是这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一句还是把自己也震惊到了,只是震惊归震惊,表情还是很淡定,好像那句话跟“下雨了”差不多。

    肖宁婵低着头,手在口袋里无措地握紧,显然也不知道要怎么回应这句话,最后还是叶言夏转移话题,“都上完课了吗?”

    听到问话肖宁婵也松了一口气,表情与语气都变得自然起来,“还没有,还有三门,还有两周上完。”说完后觉得这样结束似乎不好,于是又礼尚往来问,“你呢?”

    “我还有两门,下周三就可以了。”

    肖宁婵略惊讶看他,“这么快啊,比我们快一周。”

    “但考试还在后面呢,放假应该差不多。”

    大学的考试制度肖宁婵还不太了解,闻言也没说什么,想到下周末的四六级,问他考过了没有。

    “嗯,大二的时候考过了,你们大二才可以报名,英语怎样?”

    肖宁婵蹙眉,略苦恼道:“一般般吧,高考结束都忘得差不多了,现在的英语我觉得比高中容易,为什么现在大一不准报,我怕大二忘完了。”

    叶言夏很官方回答:“学校的规定,这没办法,明年好好复习吧。”

    肖宁婵好奇问他,“难不难啊?”

    “还可以,不算难。”从小学习三国语言的叶言夏英语是很好的,四六级都是高分过,所以在他这里四六级确实是不难。

    肖宁婵闻言微微挑眉,不难咋每年那么多人不过,迟疑:“跟高中比怎样?”

    叶言夏思考了一下,开口:“四级跟高中差不多,难一点吧,六级就难一些,等你大二报名记得买书复习。”

    肖宁婵点头,乖巧道:“嗯,我明年买书来看看。”

    以往中午时分的校园是很热闹的,今天可能校运会,又下着毛毛雨,而校园广播也停止了播放,所以显得有些清净,两人一把伞撑着往食堂走,却没有遇到几个人。

    两人一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抵达食堂时都冷得有些僵硬,肖宁婵忍不住伸手扯扯衣领,内心狂飙:太冷了。

    叶言夏虽然是要风度的贵公子,但是天冷人冷这种事不是贵公子就感觉不到的,收了伞放好就直接把手放口袋里,拿着伞的手一直被冷风吹着,实在是冻得手都僵硬了。

    这次两人很有默契的要了一份煮粉,热腾腾的粉入胃,感觉冰凉的身体都暖了两分。

    吃完午餐,叶言夏撑着伞送肖宁婵回宿舍,路上问身边的人,“宿舍还有伞吗?”

    肖宁婵无奈道:“没了。”

    叶言夏皱眉:“接下来几天都下雨,等会儿你拿伞回去……”

    肖宁婵没等他说完就直接道:“不用,我室友她们有伞,嗯,刚才应该在超市买一把的。”

    叶言夏嫌弃的语气,“超市的伞丑。”

    肖宁婵安静,这个我无法反驳。

    叶言夏淡定道:“我宿舍还有一把伞,等会儿这把给你。”看到人还想说什么,又补充一句,“等你买伞了再还给我。”

    肖宁婵看他,“那你等会儿怎么回去?”

    叶言夏一顿,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肖宁婵见他向来云淡风轻淡定从容的表情变得如此忍不住抿嘴轻笑,低下头声音带着笑意道:“我没事的,我室友们出去让她们帮忙带一把回来就好。”

    叶言夏没有再说话,只是在把人送回宿舍楼前的时候把伞塞到那人手里,留下一句,“雨不大,我很快到了”就转身快步走了。

    肖宁婵撑着伞看那人步履匆匆的背影,低头浅浅地笑,笑了一下后抬头看自己手中的伞,脚步轻快地进入宿舍楼大门。

    宿舍里凌依芸尹瑶瑶秦可瑜都在被窝里玩手机,听到声音都说话,问她去哪儿,怎么去了这么久,外面有没有下雨?

    “下着毛毛雨,”肖宁婵好奇问她们,“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还以为一直在那里看呢。”

    “冷死了,谁会在那里看啊,不下雨还好一点,下雨没人想在那。”

    “学校这校运会的日子选得也是绝了。”

    “好像F大也是今天校运会,好几个学校的,都挑在这两天,哈哈哈哈~”秦可瑜说一下周边学校的情况,说着说着把自己都逗笑了。

    其他三人听到她的话跟笑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所谓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同进退。

    肖宁婵跟室友们聊了两句,然后出门看天气,发现还在飘着毛毛雨,忍不住想那人回到了宿舍没有,有没有被淋湿,这样的天气回去会不会感冒啊之类的。

    “你们经济学院的男生住哪儿吗?”

    凌依芸尹瑶瑶秦可瑜三人闻言纷纷开口,一个说不知道,一个说好像在哪儿,一个说在哪栋哪栋,但是又不确定,就没有一个可以给出确切的答案。

    肖宁婵听着她们的话无语,心说自己是傻了,怎么想问她们了呢。

    秦可瑜先反应过来,“你问经济学院的男生宿舍干嘛?背着我们认识了小哥哥。”

    肖宁婵给她一个假笑的表情,从容不迫道:“你觉得可能吗?我去哪儿认识。”

    宿舍三人闻言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几人上课吃饭都在一起,确实是没啥时间认识其他的小哥哥,于是继续各自做自己的事。

    肖宁婵坐在书桌前喝了杯热水,然后叹气,发现跟他见了这么多次面,聊了这么久,居然还是不认识他。

    叶言夏回到宿舍的时候头发满是雨丝,外套也湿漉漉,湿了并不要紧,主要是冷,好在中午时间学校有热水供应,于是一到宿舍就收拾衣服洗漱。

    宿舍其他的三人原本不在意,但是听到浴室传来水声就都纳闷八卦起来,怎么一回来就洗澡,刚才干嘛去了?

    “叶子是怎么了?大中午的洗澡。”周锦蔺裹着被子起身看向浴室的方向。天热大中午洗澡不少见,但是现在冷得浑身发抖居然还洗澡就很反常了。

    杨立儒也疑惑:“他开幕式结束不就回来了吗?去哪儿了?”

    跟叶言夏临走前在一起的余鸣松挠挠头,“不知道啊,他是签了名就走了,期间不知道去哪儿了。”

    三人八卦兮兮地讨论了一阵,最后决定还是问人,于是周锦蔺扯着嗓子喊:“叶子,你刚才去哪儿?”

    宿舍的浴室是在洗漱台旁边,与宿舍隔着一堵墙,关着门里面还开着花洒,所以正在洗漱的叶言夏并没有听到室友的问话,只留下三个眼巴巴等着听答案的人。

    三人等了一会儿也没有听到回应,于是纷纷泄气,倒回床上继续躲被窝。

    叶言夏洗漱出门,周锦蔺听到声音把头从被窝里冒出来,好奇问:“叶子大冬天的你洗什么澡?冷死了。”

    叶言夏随意道:“头发湿了。”

    余鸣松纳闷,“你不是有伞吗?”带着伞怎么头发湿了。

    叶言夏静了两秒,冷静道:“伞借人了。”

    要说借伞给人这种事挺平常的,但认识两年,住在一起两年,周锦蔺他们还是挺了解宿舍这位公子哥的,闻言纷纷惊讶看他,下雨天居然把伞借人,七嘴八舌问借了给谁,是妹子还是同学。

    叶言夏瞟一眼他们,很没有舍友情道:“问这么多干嘛,睡觉。”说着爬上床,打算盖被子好好睡一觉。

    周锦蔺他们安静了一下,突然杨立儒开口:“你刚才去哪儿了?签了名之后,不回家也没在宿舍。”

    余鸣松跟周锦蔺竖起耳朵,对对对,这个问题问得好,我们都挺好奇的。

    叶言夏回答得无比自然从容,“图书馆。”

    宿舍三人默默翻一个白眼,纷纷扯过被子盖住头,心想我是疯了才八卦他这些事,这种人怎么可能藏妹子。

    虽然寒潮来袭,但天公还是挺讲义气的,众人睡一个午觉起来,天已经不下雨了,尽管还是很冷,但对于开校运会的学生来说,不下雨不出太阳就还挺不错。

    肖宁婵午觉醒来已经下午三点多,心虽然挂念着伞,但是又不想起床,于是决定还是睡懒觉,等去吃饭的时候再买一把伞就好。

    第二天依旧校运会,因为不下雨了,肖宁婵就跟凌依芸她们逛了一圈操场,各种比赛去看两眼,一圈下来大半个上午也过去了。

    操场大,人也多,一圈下来肖宁婵就跟室友走散了,不过信息时代,有手机要找人是很容易的事,于是站在一个角落里准备发信息问室友们在哪儿。

    打开聊天软件,映入肖宁婵眼帘的是好些亲朋好友的信息跟各种群的信息,不过最上面的一条是肖安庭给她的信息。

    庭中树:妹,哪儿?中午一起吃饭。

    肖宁婵眨眨眼睛,回复:今天怎么有空了。

    知了:我在操场呢,你呢?

    那边飞快回复:体育馆门口,过来。

    知了:好的。

    肖宁婵给肖安庭回了信息后又在宿舍群发个信息,说自家哥哥在体育馆,跟他一起回学校了,不用等她了。

    在宿舍群里等信息的三人看到她这句话,瞬间淡然的表情,既然有人带你回去,那我们就无所谓了。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