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十六章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时间在贾泽的睡梦中飞快的度过,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露露父亲还在前台忙活着,露露却是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满脸的不安。

    轮椅不见了,这是贾泽唯一发现的不同之处,但为何不见了,就值得贾泽去揣摩了。

    “哎,贾泽师傅,您睡醒啦?”

    露露父亲看到贾泽下楼,赶忙放下手中的活计,上前迎道。

    “你女儿的轮椅呢?你这样做是很危险的,昨天的袭击就是针对你女儿的。”

    贾泽看着露露道。

    闻言,露露父亲先是一愣,随后苦涩一笑道:

    “这是她自己要那么做的,我没有办法阻止她,毕竟她也是个大人,我不能一直把她当个孩子一样。”

    “好吧,那,从现在开始,不要离开你女儿半步,停止做生意,一切等过了今晚再说。”

    贾泽见此,只能另寻它法。

    他原本的打算是将露露藏起来,再设下陷阱,让那个阴魂在寻找露露的时候自己进去,但是现在,露露直接坐在沙发上,把轮椅都丢掉了。

    这样的话,对方的目标就摆在明面上,它自然不可能再如贾泽的愿了,所以贾泽要在露露不受伤的情况下抓住那个袭击者。

    任务很繁重啊。

    贾泽接替了露露父亲站在前台后面,而他则是被贾泽叫去照顾露露。

    红烛两只点起,放于左右两边,檀香三根,苹果一个,把檀香点燃插在苹果上,苹果和两只红烛摆成一个“品”字形状,中间的空缺就摆上贾泽自己做好的黄纸圆盘,将缠绕着红线的筷子插在圆盘中心位置。

    而那个纸扎则是被贾泽放在身边,应对突发事件,纸扎对于人来说可能就是长的有点渗人,但对于鬼来说,这可是很厉害的东西,甚至比一些道士的法器还要管用。

    做好准备后,贾泽就坐在椅子上开始玩手机,他已经好久没有玩过手机了,这上面好多东西对他来说都很新鲜,总是玩不腻。

    墙上的大挂钟滴答滴答的报着时间,贾泽没有丝毫紧张感,反倒是露露父亲一脸的紧张,就好像今晚要被袭击的人是他一样。

    就在这时,宾馆大门猛然间打开,一阵阴风呼啸而来,早上刚收拾好的东西又乱作一团,是一个女鬼,身段看着很正,但是脸上却是让人不敢正视。

    整张脸血肉模糊,鼻子都已经塌陷下去,上下嘴唇都不见了,两排森白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看样子不是被车撞死就是跳楼摔死。

    “你来啦,这里有苹果糯米,香火伺候,能不能放过那个女孩?”

    贾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

    闻言,那女鬼看了看眼前的摆着的香烛食物,又看了看贾泽,脸上渴望的表情贾泽尽收眼底,见有效果,贾泽赶忙加把劲道:

    “我这里还有檀香三炷,白烛三只,您尽可放心享用,管够。”

    闻言,那女鬼脸上渴望之色更甚,甚至还伸出那猩红的舌头舔了舔那不存在的嘴唇......

    饶是如此,那女鬼依旧没有选择享用香烛,她看了一眼贾泽,然后转身向露露走去,见此,贾泽知道这样不可行了,只能采取强制性手段了。

    只见贾泽将筷子上缠绕的红线线头扯下来,打一个环扣套在一炷新的香上面,然后将檀香插在黄纸圆盘上的乙木位。

    前台的桌子是木质的,但贾泽手中的那炷香却轻而易举的透过黄纸钉在木桌上,不仅如此,那炷香还没有断,甚至没有丝毫裂痕。

    另一边,那个阴魂离露露越来越近,而这里除了贾泽,就只有露露能看见那个阴魂,她父亲是看不见的,所以露露故作镇定,使得她父亲根本不知道那个阴魂在哪,只能干着急。

    眼看那阴魂越来越近,贾泽手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三米...两米...一米。

    那个阴魂缓缓抬起手,露露见此也闭上了眼睛,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容......

    然而,原本应该发生的并没有发生,露露缓缓睁开眼睛,发现那阴魂还是抬手的动作,并没有落下,而且身体还在不断的挣扎。

    对此,露露感觉很奇怪,于是望向贾泽,就看到贾泽左手中有一个红线编织的奇异小网,只有巴掌大,那个网正好把那炷香给困住,而他口中还咬着一节红线,是绕在那根筷子上的,红线的一头也在那炷香上面捆着。

    而贾泽拉着红线使劲往自己的方向拽,她面前的阴魂也随着往贾泽那个方向移动,虽然她在挣扎,但仍旧没多大作用。

    见此,露露才明白,这是贾泽干的,是他拉着了这个要杀自己的阴魂,她想去阻止贾泽,但是已经晚了。

    只见贾泽伸出空闲的右手,将苹果上插的三炷香的中间那一炷的香头折下来。

    然后将燃烧的香头放在指尖弹射出去,目标就是那阴魂,香烛是鬼神可以享受之物,但同时也是能伤鬼神之物。

    在香头与那银魂接触的一刹,就像是干柴遇到烈火一样,瞬间燃起绿色的火焰,当然,露露父亲是看不到这些的,但是周围空气一下子变得阴冷起来他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将她收服,于是贾泽拿出了旁边的纸扎,是个童男的样子。

    俗话说祭出纸童,能收鬼神。

    虽然这句俗话贾泽也不知道是从哪听来的,但是管用就行,而且贾泽没见过神,更不知道这纸童对神有没有作用,但对于鬼来说,这就是大杀器。

    纸童被贾泽扔出去,在落地的瞬间变成一个小孩子,看见那个阴魂后,就直接冲了上去。

    原本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了时,周围突然狂风大作,而且夹杂着阴冷的气息,不像是普通的狂风。

    接下来的事情也证实了贾泽的想法,这确实不是一阵普通的风,而是另一个阴魂,一个有点道行的阴魂,它冲进来以后并没有出手杀掉露露,而是冲着贾泽来的。

    而专心对付另一个阴魂的贾泽已经反应不过来,被吹翻在地,桌子上简易的法坛也被吹翻,香火散落一地,而那个阴魂的束缚顿时解开,身上幽绿色的火焰也被风吹散。

    没了束缚的阴魂瞬间在另一个阴魂的帮助下逃离了待客大厅,而那个纸童在大风吹散绿火的时候不小心沾上了一点,随后便在火焰中消失。

    “你怎么样?”

    贾泽走到露露身前问道。

    从开始到结束,这里的目击者都只有贾泽和露露,至于露露父亲,什么作用都没起,为什么?因为他根本看不见那些阴魂。

    他所能看到的就是贾泽手上拿着红线在拉那炷香,一截香头扔出去后凭空消失,被贾泽扔在地上的纸人凭空燃烧了起来,就这些,其他根本看不到。

    “要你管?”

    露露在听到贾泽的询问后直接开口大骂道,

    “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同意让你救我了吗,多管闲事。”

    贾泽:???

    “哎,什么叫我多管闲事,她是来杀你的,我救你你还不高兴了?”

    贾泽很不可思议,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吗,对于一个要杀自己的非人类,自己能包容?

    “不要你管,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要是再掺和,就去别的地方住,这里不接待你。”

    露露说话的声音异常大,最后几乎是用吼的。

    闻言,贾泽没有在反驳她,自顾自的走回房间,像这种事情,他不管则罢,管就要管到底,而且贾泽猜测,这个露露和那个要杀掉她的那个阴魂肯定有什么事情。

    但是现在,就算他的猜测都是对的,也无从下手,那个阴魂没抓住,露露又死憋着不漏风,她的父亲也是一问三不知,贾泽根本没有任何头绪。

    等贾泽回到房间后,露露才露出了自己的恐惧,她恐惧的不是来杀她的那个阴魂,而是另外一个,她看见了,是一个身穿戏服的阴魂。

    身段修长,凹凸有致,看样子是个女的,但是因为她脸上画着油彩还带着头面,唯一能看见的就是那一双眼睛,大而清澈,并不像是阴魂,反而更像是人。

    当然,贾泽也看到了,而且看的更清楚,是个旦角,看妆容的话,应该是虞姬,没错,就是虞姬。

    但此时想这些也没用了,因为她们已经走了。

    说来也怪,贾泽来这已经快两天了,那个找他帮忙的当事人没有任何消息,这让贾泽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不过就算自己是被骗了,也不能直接回去,要先把这家宾馆的事情解决掉,那两个阴魂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来就说明她们有藏身的地方能不被阴司鬼差发现。

    想到此,贾泽决定等明天就出去找那个葛痞子打听打听这里有没有什么能藏匿阴魂的地方,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正当贾泽准备睡觉的时候,电话响了。

    是老板的助手,也就是那天在火车站接贾泽的那个人打来的。

    “贾泽师傅,我们老板说今天日子不错,想让你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电话那头率先开口道。

    闻言,贾泽放弃睡觉,一边下楼一边吐槽道:

    “大晚上的叫人去帮忙,真的是,都不让人睡觉。”

    说着,就在收拾待客大厅的人异样的目光中出了宾馆。

    ......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