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百九十五章:循循善诱

    “真的这么神啊?原来还以为白酒才是咱们中国的代表那?原来黄酒才是,而且,还有这么悠久的历史!”

    “那当然?你们听说过斗酒诗百篇的故事吧?那是说大诗人李白喝了一斗酒还能做诗,如果真是喝老白干的话,估计早趴下了,嘿嘿,还写什么诗啊?”董晓光自己也笑了,

    “我觉得也是,水浒传里动不动就说,用大碗筛酒来,尤其是武松三碗不过岗的时候,一连喝了十八碗酒,如果要真是白酒,还打什么猛虎啊?早睡着了,”

    “那可不?别说十八碗,就是三碗酒,也真的过不了岗了,哈哈哈,”大家都笑着。

    “所以说,那时候喝的根本就不是白酒而是水酒或者是黄酒,”

    “黄酒我们知道,那水酒是什么?难道是劣质酒,掺水了?”

    “掺水还不错呢?关键真是怕遇到劣质酒或者假酒,那就得出人命了!其实,水酒说的就是南方人喝的醪糟,里面的酒精也就有个一度两度的,所以可以当水喝,我自己都能喝一盆儿,不过也有可能是喝的米酒或者黄酒,”

    “米酒我到是知道,广州那边喝的多,但黄酒似乎只是江浙一带喝!”

    “也不尽然,过去京城里也是讲究喝黄酒的,只是这些年似乎有点不兴了,其实黄酒是好东西,也是粮食酒,冬天喝起来脚都是暖暖的,活血化瘀好处很多,”

    “我听说过去老北京人夏天三伏天特别喜欢喝一种酒,叫什么您知道吗?现在似乎已经绝迹了?”

    “那叫茵陈酒,因为是绿色的,也有称之为绿茵陈酒的,过去北京人对茵陈酒的爱好其实是远胜过二锅头的。每年入夏之后,因为茵陈酒去湿的功能,所以,一到伏天,总要喝上几回这个酒,在北京的老字号里,也算是一时风景。更重要的是,在除夕夜的团圆饭上,必少不了绿茵陈酒,很多大户人家都讲究要饮此酒那!”董晓光解释着,“因为这个东西入药,所以,我知道的多些!”

    “不错,您讲的还真是这么回事,我依稀还有个印象,小的时候喝过,后来便再也见不到了!”雄妈妈予以证实。“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

    “因为茵陈是修根的植物,只要熬过了冬天,到了春天,它便会旧根发新芽,北方的冬天是最难熬的,所以,这也算是一个吉像。《本草拾遗》里面说‘茵陈经冬不死,因旧根而生新芽,故曰名‘茵陈’,有清利驱湿、祛疸退黄之功效。由于它除旧布新、祛邪扶正的喻义,所以,每年的除夕夜,一到了辞旧迎新的美好时刻,就没有比喝绿色的茵陈酒更适合的了。”

    “嗯,听说有个作家很推崇这个酒哦?”

    “作家亦舒在他的一个作品里曾经描写过,他和这个酒有些渊源,去法国的时候,他发现那里有一款苦艾酒与老北京的茵陈酒相似。两者虽然提取的方法不同,但使用的原料都是菊科蒿属植物。所以他才把茵陈酒称为中国的XO。”

    “呵呵,还有这故事?”

    “他在里面特意介绍过,但其实不尽相同,因为两个酒都是绿色的,所以他误认为是同属,其实不然,陈化的苦艾酒是用黄铜蒸馏设备进行多次蒸馏而成,且有微毒,跟咱们的茵陈酒完全两样,咱们这酒是应时应势而生,从养生角度看,是不可多得的好酒,只可惜现在已经绝迹了,”

    “没关系,那咱们就喝黄酒好了,反正它也有祛瘀除湿的作用,而且老祖宗的技术多成熟,我们找个好牌子喝就行了!”

    “鲁迅先生在孔乙己一文中也描写过黄酒和茴香豆,我记得那句著名的话,多乎哉不多矣!”郑欣滑稽的说着,“原来的课文里就有,还有一篇叫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都是名作哦,说实话,我最喜欢鲁迅先生的著作,尤其他那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为民精神,我特别欣赏,”

    “行,你还真没少看,和我一个爱好,”刘一疴表示欣赏,“不瞒你说,我也喜欢他的文章,文锋犀利嬉笑怒骂皆成文章,鲁迅全集我通读过好几遍,确实敬佩那种拿文字做标枪的大无畏的精神!”

    “既然你那么了解鲁迅先生,那黄酒的代表作是什么?”董晓光提出了新的问题,

    “这还不知道?绍兴的女儿红,江浙的古越龙山,这都是当地的名牌啊?”刘一疴很自豪,“尤其是女儿红,据说是生女儿的时候,当父亲就酿好了酒,然后埋入地下,等到女儿18岁出嫁的时候,才拿出来在喜宴上喝,对不对?”

    “女儿红?我家床底下就有一坛,你们要不要喝?”雄妈妈说说的就要给大家拿酒,

    “别别,既然玲玲出嫁的时候,您没喝,那就先别喝了,”

    “她结婚的时候,还没这酒呢?是院里的吴叔送给玲玲爸的,”雄妈妈解释道,

    “那您就先放着吧,既然是嫁女儿的,我看您就留给我这徒弟得了,等到杨子回来,他和刘丽结婚的时候,咱们再一起喝,岂不更美?”

    “哈哈哈,好,这个建议我同意!”雄妈妈一口答应,

    “哎,我也同意,不过,郑欣,你们家的铜香炉到底是不是宣德炉啊?”刘一疴突然冒出了这句,

    “哈哈哈,您还惦记呢?”他的话惹得大家都笑了。

    “那当然,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是博物馆的馆长,当然得关心这宝贝的下落呀?”他还挺有理。

    “不瞒您说,在早的时候,我们也不知道真假,因为根本就不敢拿出来给别人看,更不敢说,”

    “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呀?如果不是真的,你曾祖父去的可有点冤?”

    “嗨,即便是真的,我也觉得不值,您说为了这么一个物件,好端端的一个人就没了,值吗?所以多少年了,我对这个东西没任何兴趣,”

    “是,你说的有道理,不过那也得知道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呀?”刘一疴着急了......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