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九章——浮出水面

    墨王爷、云常、鬼莫莲、灰月,四个顶天立地的男子,走路带风,霸气侧露,就好像行军上战场,将军在前面打头阵,为士兵鼓舞士气一般!

    飞炎嫣、凌娅菲、治恺、侍卫则是紧随其后,面带笑容,轻松上阵!

    “炎嫣姑娘,不知···那麋鹿,你收到没?可还喜欢?”墨王爷回头问道。

    “麋鹿?什么麋鹿?”

    墨王爷斜视着贴身侍卫阿杰,一脸审视,道:“阿杰?”

    “王爷,麋鹿确实交给门派弟子了,是一个自称为炎嫣姑娘朋友的女弟子收的,她···对,她盘发,腰间还别有一条短鞭!”

    焚天派上下,女子盘发的极少,因为盘发既耗费时间,又要用上盘发工具,是个拜金的活儿。

    “紫月?”众人齐说道。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当时她只说肯定会把麋鹿交给炎嫣姑娘,哦对,她还说,当时炎嫣姑娘在练功,不方便出来!嗯,这就是全部了。”阿杰说完,赶忙看向墨王爷。

    治恺皱着眉说道:“练功?门派上下都知道,飞炎嫣是不练功的!”

    “对,这个我也知道。”鬼莫莲淡笑着说。

    “连鬼公子都知道了?我这废柴,都传出门派了么!”飞炎嫣听到后,一脸惭愧,人家都是哪哪门派,谁谁天资聪慧,自小习武,练就通天本领,为本派争光,自己这倒好,焚天派飞炎嫣,因自小不好好练功,今日成为废柴,为焚天派抹黑!

    “墨王爷,莫要担心,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云常用性命担保,这麋鹿定会回到炎嫣手中!”云常老声老语地说道。

    清风徐徐,清爽宜人。待众人赶到祝融殿的时候,长老和弟子们也都进行到了早功收尾。云常带领众人,走向祝融铜像。

    “哎,快看,杀人犯来了!”一个女弟子,推了推旁边的男弟子,像是看动物一样,满脸嘲笑。

    飞炎嫣闻声,用那赤红双瞳,瞥了一眼那女子,若是往常,定不予理会。看着她发生的变化,凌娅菲欣慰地笑了。

    女弟子也被这猝不及防的眼神吓了一跳,赶忙假意和身边的男生聊天。

    “这是谁啊···”

    “呵···那不是,墨王爷!!”

    “还有鬼扇派的人!那少年,是鬼莫莲!据说他的幻术,可是江湖之首,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众人在全门弟子的注视和议论中,款款走来。

    看到墨王爷的第一时间,凌决微微眯眼,皱了皱眉,冷笑着看向身边的一个女弟子,读过他的眼神,女弟子点了点头,穿过人群,向前走去。

    待云常走到铜像前,三拜之后,慢慢转身,而飞炎嫣和凌娅菲则是在铜像前,跪坐在地上。

    “各位长老,焚天派各门弟子,大家稍安勿躁,今日晨起,飞炎嫣已醒来,遵我之言,荷塘死尸一案,桎梏庙投毒一案,现一并审理,还死者公道,给生者交代!”云常说道。

    “姚天明,上前来!”云常叫道。

    “诸位,这位,我想大家都知道了,他便是当今圣上的亲兄弟,皇上亲封的靳成王!这位是鬼扇派大公子鬼莫莲!两位贵人,特被请来协查此案!”

    “接下来,就交给我六门新晋弟子灰月吧!”云常看了眼灰月,便到一旁“歇着”。

    “这个老狐狸,心眼儿都让你长去了!我一妖王,当你祖师爷都还不够量,这么一会儿,我就成你门下弟子了!便宜占得够大啊!”灰月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在心里想着,还不忘“一眼看穿真相”的表情。

    “咳,那就长话短说,飞炎嫣被怀疑杀害姚天荟,这其中,姚天明直接挑明是飞炎嫣所为,还哭着喊着要一命尝一命!小子,一会儿这结果下来,可别忘了兑现诺言啊!”灰月一脸邪笑地看着姚天明。

    “本王先来说吧!重阳节宴前晚,本王刚围猎回来,见朱雀大街竟泛起洪水,且有灵鹿驻足,本王以为是妖鹿,便和将军及众士兵共同猎杀。”

    “谁想,刚好从水中跳出个女子,不但驯服了灵鹿,还止住了大水,救了百姓,免了灾害!这女子正是炎嫣姑娘。”

    “所以本王此次来,一是想为这样一个肯在危难中,舍己为人,保护苍生的女孩儿洗清冤屈,二是怀着歉意,想当面对炎嫣姑娘致歉,因为那日,本王的箭,误伤了炎嫣姑娘的右臂。”说完,墨王爷一点没摆王爷大架,而是切切实实地鞠躬行礼。

    这可让在地上跪坐的飞炎嫣不知所措,一会儿站,一会儿跪的,就快“拜堂成亲了”。

    众人一听墨王爷所说,瞬间便打消了对飞炎嫣的怀疑,纷纷议论,有的甚至还为墨王爷和飞炎嫣鼓起掌来。

    “道长,道长,我有话说!”那个刚刚和凌决对视过眼神的女弟子,赶忙跑过来,“噗通”一声,跪坐在地。

    “讲!”云常微皱眉头,淡淡地说。

    “道长,墨王爷,鬼公子,各位,那日,那日我从荷花池处经过,看到了天荟,看到她正和紫月姑娘,还有华天辰三人在聊天,天荟姑娘当时很害怕,好像还被紫月姑娘骂了一顿!”女子惊慌地说着。

    “哦?依你这么说,此次事件,紫月倒也有嫌疑了?”云常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说了出来,不知道。。。不知道对这次事情,是否能有帮助!”

    “紫月,上前来!”

    当紫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被吓得浑身颤抖,她握紧双拳,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这么多人围观,怎能露出一丝马脚!

    她心虚地左看看,右看看,此时的她,多么想让大家替自己出头,说着:“紫月不可能和这个事情有嫌疑!”“我们大家都相信紫月!”“这个女的在胡说!”

    “紫月,当日,你是什么时候和姚天荟见面的?为何当日调查此事的时候,你却没有说出来?”云常一语道破,看着云常怀疑自己的眼神,她瞬间惊慌失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理素质,差到极点!

    “我···我那天···是···”

    “回道长,紫月那天和我在一起,本是想着商量一下,第二天的重阳节设置些什么活动,但我这一个老人家,思路没有年轻一辈人的灵光,便叫她去找同辈人商量商量对策,这个女弟子看到的,怕正是在我别院商量对策的三人吧!”凌决腰板挺直,一手背后一手摸着络腮胡子,认真地说道。

    “啊,对···对···正是这样!”女弟子抬头看了看凌决,忙转变话锋,连连点头。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