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窃玉

    “夏天,你们这个叫什么宫呀?”韩薇儿闲来无事,她帮着夏天一边浇花,一边闲聊。

    “我们这儿叫幽冥宫,薇儿姑娘。”夏天头也没抬的答道。

    幽冥宫?我去,听这名字就知道,肯定是个邪教组织!韩薇儿瞬间感觉后背发凉!

    完了,完了!人家不带自己来,是自己非要死缠烂打跟来的,现在好了,这应该就叫自掘坟墓了吧?!

    没听到韩薇儿的下文,夏天抬起头,正看到她发怔的样子,问道:“薇儿姑娘,你怎么了?”

    “没什么,夏天,你自己先弄哈,我去喝水。”韩薇儿的好心情瞬间降到了冰点。

    韩薇儿回到房间里,坐立难安。这可怎么办是好?虽说吧,直到现在,也没感到有啥危险,但是毕竟是邪教组织,也得防患于未然吧!这好不容易找到了能穿越回去的玉玦,跟玉玦的主人还没混熟哪,又无意中发现自己正身处虎穴!老天爷,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行,一定得想办法离开!那总不能空手离开吧?是为了啥才来的这里?借玉,人家肯定是不借的。弄不好,把人家惹急了,再把我炖了可就真凉凉了!

    对了,那就想办法把那块玉玦窃回去!对,就是窃,孔乙己老师说过,窃不是偷!

    吃晚饭的时候,韩薇儿明显话少了,吃得也少了。

    “你怎么了?不舒服?要不要找大夫?”看到韩薇儿的精神明显不在状态,云非月疑惑的问道。

    “呃,不要不要。我就是这几天吃得太多了,所以现在吃不下了。”韩薇儿急忙推脱。千万不能叫大夫啊,万一把我扎成僵尸可咋办!

    其实人都是一样的,只要起了疑心,就会草木皆兵。韩薇儿越想越害怕,有一点小动静都感觉毛骨悚然!不行,不能再等了,真得动手了!

    吃过晚饭,云非月让如影把洗澡水弄好,就让他把房门带上出去了。

    四月初的天,晚上天还有点凉,云非月泡在温热的澡盆里,闭着眼惬意的享受着热水的浸润。

    韩薇儿看到如影出了云非月的房门,她就悄悄的来到门口,扒着门缝往里面看。正对着门口的是一扇大屏风,屏风后面有水蒸气升起,应该就是惜字先生洗澡的位置了。

    韩薇儿轻轻的把门推开一条缝,闪身进了房间,她得找一找这家伙把衣服挂在哪儿了。那玉玦他总是随身携带的,洗澡的时候肯定也会随衣服一起放着。

    “谁?”韩薇儿刚把头探出屏风,用目光搜索被脱下来的衣服,就听见云非月低低的喊了一句。

    云非月一个侧身,把里衣裹在身上,就越到了门口。韩薇儿连惊带吓,仓惶想逃跑,没想到地板上有水,一个没站稳,整个身子就直愣愣的朝后跌了下去。韩薇儿吓得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感觉好像被什么给接住了!韩薇儿睁开眼睛一看,oh my god,好帅的一张面孔!光洁白皙的瘦削的脸庞,有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黑的眉毛,挺直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唇;最好看的是那双眸子,乌黑深邃,像一泓深潭一般,让人不能自拔!

    第一眼看到进房间的人竟然是薇儿姑娘,云非月也是懵的,他实在不知道,这个古怪精灵的小女子,又要玩什么花样。云非月看着怀中的这个小女子,巴掌大的小脸上,那双好看的丹凤眼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脸,长长的浓密的睫毛卷翘,鼓嘟嘟的红唇微翕着;由于下意识的动作,此刻那双细滑的双臂正紧紧的搂着自己的脖颈。由于只裹了一件里衣在身上,云非月很明显的感受到了怀中女子的体温,不由得心跳加速,脸颊飞红。

    “看够了没?”云非月强抑猛烈的心跳,故作镇定,淡淡的问道。

    韩薇儿这才想到,自己还被他拦腰抱在怀里。最可恨的是,自己竟然还紧紧的搂着人家帅哥的脖子不放手!她赶紧收回目光站起身,讪讪的说道:“呀,夏天没在这呀?我来找夏天的。那个什么,先生你忙,我找夏天。夏天,夏天,你在哪呢?”一边装腔作势的喊着,一边仓惶的逃出了云非月的房间!

    因为昨晚的尴尬,韩薇儿早饭也没和云非月一起吃。说来也真够丢脸的,玉玦的边都没摸着,就被人家发现了,还让人家以为自己偷看男人洗澡,让我这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情何以堪!

    “你是薇儿姑娘吧?”韩薇儿抬眼一看,是一个年纪稍长一点的女子,正含笑的跟自己打招呼。

    “嗯,我是。姐姐是……”“我是夫人身边的丫头,叫我梅香就好。薇儿姑娘,夫人请你过仁寿阁一叙。”“哦,好的,那劳烦姐姐前边带路。”

    “梅香姐姐,夫人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儿么?”去往仁寿阁的路上韩薇儿忐忑的问道。狼姨不会无缘无故的召见自己的,肯定有问题。

    “等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梅香也不正面回答,只微笑着在前面引路。

    罢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爱咋咋滴吧。

    “给夫人请安。”韩薇儿落落大方的向云千幻福身。

    云千幻看到眼前的姑娘时,也是眼前一亮。一双娇媚的丹凤眼,闪着灵动的光;巴掌大的小脸上,有着柔和的美!唉,她要不是皇亲贵胄就好了!云千幻暗自叹了一口气。

    “风大小姐客气了。”云千幻冷冷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和月儿是什么关系,我也不想知道。但是我要让你知道,离我的月儿远一点,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我去,这也不是狼姨呀,明明是魔鬼姨好吧?!

    “夫人你误会了,我和先生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真的没有任何别的关系。”韩薇儿急切的解释道。天哪,这狼姨不会是以为我韩薇儿看上她外甥了吧?如果不是为了那块螭龙玉玦,我韩薇儿也不屑于和他这种惜字如金的人为伍,无聊得不能再无聊了!

    “不用解释。想我幽冥宫也是江湖名门正派,不会胡乱伤害无辜。今天就送风大小姐回家!”

    “别别别,夫人。”韩薇儿紧张到结巴了。

    “梅香!”云千幻喊到。梅香走到韩薇儿面前,说道:“风小姐,得罪了。”然后一挥手,韩薇儿就啥也不知道了。

    云非月一上午没看到薇儿姑娘,假装无意的转了一圈,还是没看到她的人影,不由得有点心焦。他让如影去探问,如影回来说,有婢女看到梅香带着风大小姐去往仁寿阁方向了,他就急着赶过来了。不知道姨母为什么叫风大小姐过来,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月儿给姨母请安。”云非月进了房间,向姨母躬身问好。

    “来,月儿过来坐吧。”云千幻温和的对云非月招手说道。云非月坐到了姨母对面的椅子上,环顾四周,没看到薇儿姑娘,也没看到秋月.他故作风轻云淡的问道:“姨母,薇儿姑娘去哪儿了?”

    “不用瞒我了,我知道她是风满楼风公府家的大小姐。”云千幻盯着云非月严厉的说道。“是个乖巧懂事又长的漂亮的丫头,可惜你们不合适。你还是早早的断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念想吧。免得到时候累人累己。”

    “姨母,你把她怎么了?”云非月听到姨母的话,感觉心跳都漏了半拍,急切的问道。

    “我还能把她怎么了?就是送她回家去了呀!但是如果你们再继续纠缠不清,那我可就真不知道自己能做出点什么了。”

    “姨母,我和风大小姐真的什么关系也没有,姨母您多虑了。要送她回家,还是我亲自去吧!”说完云非月站起身,转身就要往外走。

    “你给我站住!”云千幻恼了,她高声喝到。

    要是放在以往,云非月肯定就走了,大不了回来再去小黑屋。但上次通过风大小姐的一番话,他确实受益匪浅。

    云非月转回身,尽力平和的恳求道:“姨母,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她,但她好歹也是我带回来的。你平时也教导我,做人要有始有终,所以还请姨母准许我亲自把她送回去。”

    听到云非月的话,云千幻怒气也减少了许多。她语气稍缓和的说道:“姨母不是不喜欢她,只是她出身王侯之家,而我们是江湖人士。月儿你不知道,王侯将相之家,深不可测。姨母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深入火坑而不自知。所以你们俩个还是不相往来的好!”想起姐姐,云千幻就痛不可遏。有前面血淋淋的例子,她必须把所有可能会发生的事儿都扼杀在萌芽状态。

    看到云非月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温和的劝慰道:“月儿你也知道,姨母也不是烂杀无辜之人。你放心,梅香定能把风小姐平安送回家的!”

    听完姨母的话,云非月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他躬身告退,默默的回到了掬月阁。

    月亮升起来了,新月如钩。云非月站在掬月阁的窗子前,把玉笛放在嘴边,随心吹奏起来。笛声悠悠,传遍了整个山谷,幽怨而又缠绵!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