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十一章 暗处

    “不放心又能怎样,你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我现在想明白了,以前是我太偏激,你是生意人,在商场上打拼的不可能完全和男人杜绝来往,丛溯,拿出点你平时精明果断的精神来,这点事难不倒你。”

    白子嘉的鼓励给了丛溯很大信心,当天晚上她就给罗林发了信息,第二天上午就在酒店里吃了顿饭走了走形式,合同签完后从酒店里出来,丛溯又单独对罗林道谢,“这次我欠你个人情,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好啊,丛溯,我就喜欢跟你这种人做生意,实诚。”罗林看了看表,“那就择日不如撞日,我今天正好没什么事,小时代2上映了,去看场电影吧。”

    “好,你等我跟叶玟交代下工作。”或许是暂时渡过了难关,丛溯答应的特别痛快,她抢着买了电影票和爆米花,“你怎么就买了一份?”

    “你吃就行,我不爱吃这个,太甜了。”

    “我也不是太喜欢吃甜,一起吃吧,这么一大桶我自己也吃不了。”罗林自然而然的把爆米花放在中间,丛溯固执没有吃,她总感觉一男一女吃一桶爆米花是情侣才做的,到最后看入迷了嘴闲不住还是吃了起来,电影结束后差不多到了晚饭的点,丛溯还没想好拒绝的理由,罗林先开口了,“差不多到饭点了,你该回家了吧,白子嘉还在等着你。”

    “哦,好。”丛溯不自觉的答应了,开车回家路上又觉得自己做的有点不妥,毕竟罗林帮了她大忙,她就请人看了场电影,有点太草率了。

    不如,给他发个红包表示一下吧,丛溯心想。

    回到家后推开门丛溯闻到一阵酸菜鱼和辣子鸡的香味,餐桌上还摆着可乐和炸鸡,“怎么这么丰盛?”

    “庆祝呗。”白子嘉笑道。“你今天请罗林吃饭了吗?”

    “没有,下次有空再说吧。”丛溯盯着那道酸菜鱼食指大动,“我想这口好久了。”

    “是吧,我连着吃了三个月的沙拉,今晚可是豁出去了陪你胡吃海喝,也不知道这一顿胖多少。”白子嘉倒好了可乐自己先喝了大半杯,“我太怀念这个味道了,丛溯,你今晚提醒着我点,别让我太放纵了,不然我就前功尽弃了。”

    “没问题。”丛溯嘴上是这么说的,行动上一点也没体现出来,到后面两个人把三个菜吃得差不多了,白子嘉先回屋睡觉了,丛溯在客厅收拾餐桌,收拾完后并没有立刻回卧室,而是抱着电脑和叶玟发消息,“查到什么了吗?”

    “李总那边的公司的人嘴巴都很严,暂时还查不到什么,我和唐启桐的人脉有限,不过你放心,张弯湾和罗林他们的关系广,他们都会帮你找,应该很快就能查到原因。”

    “这样会不会弄得动静有点大?”

    “能查出来是谁使绊子就行,到时候起码知道明面的敌人是谁,不至于以后又被人咬一口。”

    “好,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丛溯关上电脑后没有去白子嘉的卧室,明天是周六,白子嘉休假,她怕自己早早起床收拾会打扰到她休息,自己去了小卧室睡觉。

    丛溯心里装着事,晚上自然没睡好,早上五点多手机突然响起来,丛溯一看是张弯湾的电话,接起来后对方的语气疲惫又急切,“听叶玟说你很着急,我昨天就去查了,我打听到是个姓程的人和他们谈的合作,年纪不大,但是个大企业的领导,多的就不知道了,他们现在把消息封的更严了,对不住啊丛溯,我可能打草惊蛇了。”

    “没事,还是要谢谢你,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很重要。”

    当张弯湾说出那人姓程并且很年轻时丛溯脑子里飞速筛选了一下,几乎可以确定是程志峰,姓程的又年轻在业界首屈一指的,只有他。

    可他为什么这么做?他不是罗林的朋友吗?丛溯头疼得紧,罗林突然打电话过来了,对方好像是感冒了,声音听着沙哑没精神,语气很焦急,“你现在在家吗?”

    “在家,怎么了?”

    “白子嘉呢?”

    “她说公司有员工旅行,在外面旅游一周时间,你找她有事?”

    罗林停顿了几秒,“你常给她打电话联系吧,还有,你出来跟我一起吃个饭吧,我有要紧事和你说。”

    “好。”

    丛溯用最快的速度处理文件开会,本来约好的是七点,她六点半就去了,到了罗林预订的包间发现他早就到了,两人视线相撞时,罗林明显神色不自然,也不敢直视丛溯,吞吞吐吐的站起来拉开位子,“你先坐吧。”

    “你脸上怎么有伤,是跟人打架了吗?”丛溯紧盯着罗林脸上的伤看,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我的伤不碍事,我问你,你高中时,有发生过什么意外事故之类的吗?”

    “我妈说高中时我因为车祸受过伤,因为脑震荡记不清具体的事了,是白子嘉背着我去的最近的医院。”丛溯越看越觉得罗林的神色不自然,“怎么了吗?”

    “当时除了你和白子嘉还有其他人吗?”

    “她说当时还有一个司机,因为受伤太重救治无效身亡。”

    “张弯湾生日聚会你不是被夏书涵袭击了吗,我查他的动向了。”罗林咬了咬嘴唇,不敢抬头看丛溯的表情,“他刑满释放后除了找地方租房工作之外,联系的人就是程至峰。”

    “丛溯,你那次车祸之后紧接着搬到了别的地方,不知道当地的新闻,程至峰的腿,就是在那场车祸里残疾的。”

    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丛溯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只感到脊背一阵阵发凉,她知道程至峰为什么对她恨之入骨,可他为什么偏偏找上夏书涵?

    明明毫无根据,她却有种强烈预感——程至峰一定知道些什么。

    “更多的我没问出来,你要找你妈或者白子嘉问了。”可能是嘴角渐渐愈合的伤口发痒,罗林不自觉抬手抓了下嘴角,碰到顿时疼得呲牙咧嘴,“不过你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丛溯下意识低下头躲避罗林的目光,只觉得愧疚,声音都听着发颤,“算了吧,你能保护好自己不受伤就不错了。”

    “但是,还是要谢谢你,剩下的我来就好了,你的脸伤成这样,怎么说也是罗氏企业的领导,不好看。”丛溯抬起头看到罗林脸上的表情严肃的和平时判若两人,“谢谢什么的就算了,你答应我别私底下和程至峰见面就行。”

    “这个,不太可能。”

    罗林像是早就料到丛溯的答案,扶着额叹了口气,“丛溯,你这个倔劲儿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很多时候硬碰硬不是好办法,三宁就是个中型企业,他们程家在制造业里名声很响,你斗不过他的。”

    “我没想跟他斗,我就是想保住三宁,我至少要弄清楚他到底为什么要针对我,我不能不明不白的被人算计。”

    丛溯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任谁也说不动,罗林也不再坚持,“你决定好了谁也阻止不了你,反正你手机我有定位,我能找到你。”

    提到定位丛溯不禁眉头一皱,总有种隐私被人侵犯了的感觉,毕竟白子嘉都没有,却又不得不承认,好几次多亏了罗林的及时出现才没有让事情恶化。

    “这顿我买单吧,我有事需要先回公司一趟,先走了。”丛溯站起身时身体不受控制的晃了一下,很快扶住了座椅,从走出餐厅到回公司的路上,她拼命想了一路,最终下定了决心,回家的时候跟白子嘉问清楚。

    “我回来了。”丛溯推开门,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她才想起来白子嘉出去旅游团建了,晚上也没心思吃得太好,从冰箱里翻了袋速冻水饺算是解决了晚餐,她以为白子嘉怎么也得一个星期才能回来,没想到第三天丛溯就接到电话了,她用最快速度赶到了机场,看到冲她挥手的女生时表情却凝住了。

    “你就是子嘉的朋友吧,行李就交给你了,让她多注意休息,公司那边会给她休假的,那我就先走了。”一个有些微胖的女生叮嘱了一些事后挽着男朋友走了,丛溯却是一个字都没听见去,眼睛直直的盯着白子嘉打了石膏的腿,“你,你这是怎么弄的?”

    “是我自己爬山不小心啦,没什么大问题,一两个月就能走路了。”白子嘉用手敲了敲石膏,不怎么在意自己受的伤,“我跟部长说好了,在家里也可以工作,不碍事。”

    “那你在家好好养伤,我平时不在家,给你请个保姆吧。”

    “不用那么麻烦,简单的我自己能行。”白子嘉像是害怕丛溯想多,开始转移话题,扯一些旅行的事,回到家白子嘉瘫倒在到沙发上就要开电视,被丛溯关了,“子嘉,你记得高中时的那场车祸吧,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漏下的没和我说?”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