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七十一章 重获新生

    “娘娘言重了!”碧霞元君微笑道,“相信娘娘也清楚,即便长生塔不倒,恐怕阴司也早晚要拔了这钉子,不是吗?”

    涂山娘娘沉默不语,碧霞元君继续道:“好了,不说这些。我的办法说来也简单,就是把这五色石分而用之,只是给重明子救人要用的多些,留给娘娘的大概只有三分之一吧。”

    涂山娘娘冷哼道:“也罢,三分之一,倒是也够维持我这魂魄,只是如今长生塔不在了,元君要把我如何安置?”

    碧霞元君道:“随我回府可好?阴阳往来之事,有娘娘助我,我便又省心些!”

    涂山娘娘斟酌一番后,才对碧霞元君拜道:“涂山珞愿听元君调遣…”

    碧霞元君连忙将其扶起:“哎呀,是娘娘屈尊了,何需如此多礼!”

    “遥儿!”涂山珞转而对胡遥道,“你与为娘不同,你有这一副肉身在,三界可随意而往,何去何从,你就自己定夺吧?”

    胡遥斩钉截铁道:“孩儿愿随娘同去元君处效力!”

    碧霞元君看看这俊俏男子道:“所谓好男儿志在四方,你真能安心在我府中听用吗?”

    “胡遥愿意!”胡遥的态度毫不动摇。

    碧霞元君不再多问,从涂山娘娘胸前取下五色石,然后对众人道:“等下我要将五色石切分,接着便要给龙娇重塑肉身,诸位就都随我走一遭吧!”

    碧霞元君说完,轻描淡写地虚空一划,一道光幕便显现出来,梁羽看看不远处,龙娇正由墨岚和怀特看护着,于是赶紧招呼他们过来。

    眼看着碧霞元君就要走进那光幕,刚刚走过来的怀特当着众人道:“恕我冒昧,请问我可不可以现在离开呢?”

    梁羽看看怀特,一想也对,虽然这一路怀特都跟着出生入死,但说到底,他也是为自己能够活下来,现在既然已经脱险,与其留在这别别扭扭,倒不如走了!

    碧霞元君回头看看怀特:“刚才我就注意到你,非我华夏人士,非人非鬼非妖非仙,你…”

    “我是一个血族!同时我还是个科学家…”怀特礼貌地欠了欠身,“我知道您是这华夏的神明,那么您一定有办法让我从这怪地方离开,回到…呃…回到人间去!”

    “可以…”碧霞元君微微点点头,“血族…我还真是头一次知道,你要去哪?既然你是重明子的朋友,我大可以送你一程。”

    “非常感谢!”怀特颇有绅士风度地微笑着,“我暂时还不想离开大明,不知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您只需把我送到一处避光的地方就可以了!”

    怀特说完,洛冬青也上前一步,抱拳道:“在下洛冬青,苗疆人士,也来请辞了…”

    “你也要走?”梁羽有些讶异,虽然曾与洛冬青生死相搏,但这一路走来,两人早已化干戈为玉帛,所以此时话别,他还真有些不舍。

    洛冬青拍拍梁羽肩膀道:“与你化敌为友,也算一件幸事!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苗疆才是我的家,那里还有我要守护之人…”

    三个男人一时间无声胜有声,好一会才互相道了声珍重,碧霞元君自然理解这情义,见两人终于要走了,才施法开了两道光幕,让怀特和洛冬青各自去了。

    梁羽收回二哈,和龙娇、墨岚、胡小筱、五大仙以及天狐母子,随着碧霞元君一起进了那光幕,而当他们再走出来时,则到了一处宽敞的密室内。

    “此处便是我的丹室,我偶有炼器之类的事时,便在此地。”碧霞元君一边介绍着,一边盘坐在丹室一侧墙壁下的蒲团上。

    这丹室陈设简单,正中央是一个乌黑的炼丹炉,炼丹炉两边分别是一张长案和一个青石棺,几个蒲团在碧霞元君面前整齐摆放,而碧霞元君身后的墙壁上,还有一个八卦图。

    狐黄白柳灰五仙,一路上规规矩矩,他们纵有修为,但在这位大神面前,哪敢造次,而墨岚更是噤若寒蝉,刚进了这丹室,她便赶紧钻回了灵岫扇。

    只有胡小筱如同回了自己家一般,随意地坐在了碧霞元君身侧。

    “等下我要用三昧真火锻炼五色石,使其易于切割,涂山娘娘和龙娇最好回避,你二人均无肉身,三昧真火对你们有害无利…”

    胡小筱从梁羽腰间抽出灵岫扇道:“你们先在扇子里避一避吧!”

    万事俱备之后,碧霞元君掐着手诀,默念片刻后,一缕仙气吹向丹炉,乌黑冷清的丹炉内,瞬间燃起一大捧火光!

    火起之后,五色石从碧霞元君手中缓缓飞入丹炉,那五色豪光竟能透过三昧真火射出丹炉,仿佛在于三昧真火抗争一般!

    碧霞元君便闭了眼睛,轻声道:“你等可在此自行调息等候,这五色石需要炼上一段时间才能切割。”

    梁羽在连番恶战之后,又有一阳诀的反噬,这时心无旁骛的修整对他来说,实在太珍贵了!

    一晃也不知过了多久,碧霞元君终于睁开双眼,只见五色石在丹炉的三昧真火中,五色光华不再耀眼,几乎与火光融为一体。

    “三天了…应该可以了!”碧霞元君说着,一抬手,那丹炉的盖子缓缓升起,五色石从炉中缓缓移出…

    炽热的五色石被一层通红的火光包绕,内里依然流动着五色光彩,碧霞元君凭空抽出一把神光流动的利剑,猛然斩落!

    铿锵之声响过,再看五色石已经被斩成一大一小两份。

    丹炉的盖子缓缓落下,碧霞元君伸手一抓,炉中的三昧真火瞬间熄灭,她对梁羽道:“让她们出来吧。”

    碧霞元君对涂山珞道:“这三分之一的五色石,足够娘娘滋养之用,虽不能重回巅峰,但于这阴阳之间,长生自然不成问题,等它凉了,娘娘自取便是。”

    涂山珞纵有不悦,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她也只能客套地谢了一声。

    碧霞元君接着施法,将五色石移到另一侧的青石棺中,接着她身上现出霞光,单掌轻托,一缕缕柔和的光华飘进石棺中。

    “五仙和梁羽暂且回避,一个时辰不得近前!”碧霞元君一边说着,一边又朝石棺中连着打了七个颜色各异的光球,“七魄已入,肉身将成!小筱,去把我给她准备的衣服取来吧!”

    梁羽焦急地看着碧霞元君在石棺旁接连施法,好不容易熬到一个时辰,才终于听碧霞元君道:“龙娇,且随我指引,入体去吧!”

    龙娇感激地应了一声,便化作一道白光,顺着碧霞元君手中的光华,流进了石棺里。

    片刻,只听石棺中一声嘤咛,龙娇从里面缓缓坐起,身上那象征着魂体的白光已经不见——她复活了!

    胡小筱帮龙娇穿戴整齐之后,把她扶了出来,龙娇跪拜在碧霞元君身前道:“元君大恩,龙娇没齿不忘!”

    碧霞元君点点头:“起来吧,我也是替胡小筱还了你对她的救命之恩,此正是你当初所中善因,才得了如今的善果!这五色石如今为你所有,也是你莫大的造化,这副肉身只怕比当年齐天大圣出生时,也未差几分!你当善而用之!”

    梁羽难掩喜悦地冲到龙娇身边,两人深情对视一眼后,梁羽也对碧霞元君一番感谢,然而后者却不接他那感谢之词,只问道:“如今龙娇之事已毕,你们接下来作何打算?”

    梁羽有些尴尬道:“自然是先回东仙宗。”

    “好。”碧霞元君淡然说完,又招呼胡小筱道,“小筱,你呢?”

    “我?…”胡小筱被这一声吓得一哆嗦,局促道,“我…我也不知道…”

    龙娇对梁羽使了使眼色,梁羽心中大喜,然后对胡小筱道:“小筱,随我们回东仙宗吧!”

    胡小筱低着头道:“难道我要回去看你们卿卿我我吗?我可是个醋坛子…我会被你们气死,到时候别怪我胡来!”

    龙娇柔声道:“小筱,如果是你遭遇了这些,我想梁羽也会舍命相救…你莫错怪他了…”

    “错怪?!”胡小筱瞪着眼睛,“你们俩…反倒是我错怪他了?我…”

    碧霞元君皱眉道:“要不你就再随我回去,等你想他了,再去找他!”

    “我想他?!呸!”胡小筱还在争辩,碧霞元君却笑了:“原来没有这事啊…那是谁总一个人对着月亮发呆,又是谁跟我炫耀一个粗陋的玉坠呢?”

    龙娇上前拉了拉胡小筱的袖子:“跟我们走吧,我保证梁羽会好好待你!”

    胡小筱看看碧霞元君,后者点点头,抬手划开了通往莱山的光幕…

    梁羽在胡小筱背上轻轻推了一下道:“走啦,回家啦!”

    胡小筱就这么半推半就地跟梁羽、龙娇回了莱山,而在他们身后,则还跟着那五位仙家!

    梁羽和胡小筱上次从莱山出来时,正值莱山巨变,其后他们这一走,也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当他们沿着石阶甬道一路走到外庭太清宫时,虽然依旧是一片百废待兴的模样,但总比之前要多了一些生气。

    外庭太清宫中,许多门人正在对殿堂宫观进行修葺,当大家一眼看见梁羽居然带着龙娇回来了,都立刻停了手里的东西,纷纷围了上来。

    这天在外庭主持修葺之事的,正是执礼堂“礼貌周全”仅存之人——裴若茂!他一路被弟子领到梁羽等人面前时,不禁愕然:“龙…龙师妹?”

    《乱世仙魂》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书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书网!

    喜欢乱世仙魂请大家收藏:()乱世仙魂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txt下载地址:www.607.net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