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74章 皇族子弟乍现

    秋夜慢慢,对临月城的几大家族来说,那就是煎熬,在矛盾中渴望黎明到来,迎接曙光,又害怕黑夜结束,结束就意味着大战即将爆发,曙光难觅,生死难料。

    清晨的青药轩在青龙大街上显得格外的扎眼,今天的小摊贩们也是聪明,愣是一个摆摊的都没有,就是两旁的铺面也是紧闭大门,好似知道今天要发生一场战争,都安安静静的,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除了青药轩。

    今天的成文轩起的非常早,太阳还没有升起,启明星还没有消失,他就已经打开了青药轩的大门,两扇沉重的木门咯吱作响,缓慢的好似不想那么早敞开,却被固执的成文轩使劲的拉开了,那苍白的无助,让它们很无奈。

    这半个月下来,成文轩母亲的病日渐起色,好转的有点不真实,两母子还在震惊莫老的医术。

    因为他们两人实在是经历了太多,从最开始的殷实家业到现在的囊中羞涩,以及最后更是以乞讨为生,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付出了多大的代价,都没有任何转机。

    结果一到青药轩,不过短短数日,整个人的变化翻天覆地,不在那么消瘦了,脸色也恢复的差不多和正常人一个色了。

    成文轩今早之所以起的比平常早,是因为他的母亲昨天胃口大涨,一直在念叨家乡的水草馍馍。

    他昨天转遍了整个临月城,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找到了一家做水草馍馍的小摊,可是由于生意太好,天还没亮就已经卖完了。

    他可是出了名的大孝子,成妇人病成那个样子,他都没有放弃,又怎么可能会为这小小的愿望退缩呢?

    其实,他也不是傻的只顾老母亲,昨天在大街上转悠的时候,大概也听了一些风言风语,总之不是什么好事,但内心却不以为然,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可能那天欧阳城主的遭遇给了他自信,有守护之光守护着青药轩,他没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里,成文轩舒展了一下胳臂,满是力量,兴高采烈的朝着卖水草馍馍的地方跑去。

    一路上风驰电掣的,他也发现了不正常,因为在平时,大街上早就吆喝起来了,今天却安静的让人发怵,街道上更是一个人也没有,当然除了他自己。

    “不会真要打起来吧!”

    成文轩自言自语的,放慢了脚步,他已经到了地方,可是今天,原来在这卖水草馍馍的摊贩,根本就不在,这一发现让他有点失望。

    但转眼一想,也就释然了,这些小摊贩一个个比猴还要精,一点风吹草动,立马就缩在家里,那眼里和速度,比他们这些修行的人还要警觉。

    成文轩只得转头离开,也没有站在此地等候,看这情况,今天是吃不上水草馍馍了,只能等明天了。

    成文轩快速的往回折返,他的速度比来时还要快,好似天边划过一道流星,瞬间就消失在了摊贩点。

    眼看着马上就要到青药轩了,成文轩刚刚绷紧的心神放松了许多,也不知道刚才在紧张什么,也许是环境的因素在里面,今天的青龙大街,不比往常,不怵才怪!

    成文轩蹦跶着都已经走上台阶了,再走几步,马上就要进去了。

    突然,身后刮起一阵狂风,他一个不注意,从台阶上掉了下来,摔的头破血流的,惨不忍睹。

    “小哥怎么这么不小心!”

    一苍老的声音在成文轩耳畔响起,听不出是关心还是在一旁嘲讽。

    他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滚,直接翻了起来,瞩目一看,一个六旬老者,身宽体胖,贼眉鼠眼的,正盯着他看。

    那眼神,让他不敢对视,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感觉,好像他被老者活拨了皮,血淋淋的站在他面前一样,那感觉让他浑身的血液凝固。

    “你……你是谁?刚才……是你……推我?”

    成文轩飞速转头,看了一眼青药轩的大门,壮着胆子,结结巴巴的问道。

    “刚才老夫来的匆忙,没看到小哥,可能是速度太快,产生的风影响到了小哥,小哥没事吧!”

    成文轩没有想到老者直接承认了,而且那挤眉弄眼的笑容,让他不自觉的往青药轩的方向退了几步,这次直接上了好几个台阶。

    “你……你有什么事?”

    成文轩看老者紧跟着自己,也向前走了几步,连忙紧张的问道。

    “小哥不要害怕,老夫不会伤害你,刚才是没有控制好,老夫想问一下,你是这青药轩的人吗?”

    老者抬手招呼着,踩上台阶,又向前走了几步,离成文轩只有一步之隔时,只见那老者伸出右手,搭在成文轩的肩膀上,也不见有什么动作。

    成文轩只感到一股温热的气流,从肩膀的位置开始往全身流窜,那气流好似有意识一般,通过成文轩的关键部位的时候,竟然懂的避开,就这么在全身转了一圈之后,又重新从肩膀的位置消失。

    成文轩只感到畅快,全所未有的舒服,之前因为跌倒造成的闷闷不乐早就一扫而空。

    现在他感觉自己浑身充满活力,随时都能打死一头成年火牛。

    “恩,我是青药轩的伙计!”

    成文轩聪明的脑瓜子一动,就知道自己身上的变化是眼前的老者施展的,见也没什么坏心思,便愉快的答道,本来他就是莫老聘请的伙计,这点没差。

    “那你们青药轩的掌柜的在吗?”

    老者二话不说,直接出手,替成文轩梳理了一下身体,也算是间接地道了个歉,同时也试探了一下成文轩,见成文轩修为确实如看到的那般,明不经传,便彻底放下了心中的那一丝戒备。

    “不在,出远门了。”

    成文轩积极地配合着,他这个人恩怨分明,刚才受了老者的恩惠,要是再遮遮掩掩的,就不是他的为人了。

    也是莫老厉害,要是真告诉成文轩他和青灵儿的去向,恐怕这个时候,早就被成文轩透露的干干净净了。

    “哦?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老者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那臃肿的身体加上笑的眼睛都看不见的猥琐,成文轩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不会就是城中流传的霍家的王者吧!

    “不知道,我一个小伙计怎么可能知道掌柜的动向。”

    成文轩暗惊,他是多么的智障啊!

    竟然还在门前跟人家谈笑风生,这要是一个不留神,被拧下脑袋,那他哭都没地方哭。

    在这一点上,成文轩还真猜错了,要真是霍家的王者,就不会这么和气的和他交谈了,虽然眼前的老者让他双腿不自觉打颤,但没有实际性的伤害动作,唯一的一次接触,还是帮他疏通经脉。

    再说,直接抓起来扣押是霍家的一贯作风,他们才不会在他这么一个小小的伙计身上,浪费时间。

    “那倒是!”

    老者听了成文轩的答复,暗叹一声,不知道是在给自己说,还是给成文轩说,总之,成文轩觉得话还没有说完了,那老者直接飘身而去,就跟他来的时候一样,让成文轩摸不清套路,看不清来路。

    朱雀街的祥云客栈,二楼贵宾间,古色古香。

    一老者跪倒在地,上首坐着一年轻男子,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一副棋盘,上面黑子白子泾渭分明,落在不同的位置,好似一场战争,两方人马在拼命厮杀一般。

    男子身着淡黄色的锦袍,白玉环束发,背对着跪在地上的老者,一只白漆的手上捏着一个黑色的棋子,目不转睛的盯着身前桌子上的棋局。

    一个人在那里下棋,也只能是破解那些古方残局了,男子紧缩眉头,好似在思考,有点举棋不定的样子,不过却给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

    “主子,青药轩的青姑娘主仆不在,青药轩里面只有一个生病的老妇和一个伙计。”

    原来老者就是刚刚在青药轩门口,与成文轩说话的老者,此时的老者,不再是成文轩看到的趾高气扬,而是唯唯诺诺,好似生怕说错话,或者做了一个多余的动作,随时丧命的胆颤。

    “恩,你下去吧!”

    上首的男子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淡淡的说了几个字,便重新沉寂了下来,好似整个房间就没有人一般,静的出奇。

    “我那九弟在干什么?”

    整个房间幽静了大概一刻钟,突然,坐在上首的男子抬起头,朝着对面的空气说了一句话,那笃定的样子,绝不是自言自语。

    “九皇子一来就去了至尊拍卖行,但没有买任何东西,狂了一会儿,直接住进了青龙街道的风云客栈。”

    就在男子声音停止的瞬间,对面的方向传出一句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详详细细的在回答刚才的问题。

    这儿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说话倒是正常,怪就怪在只能听见声音,却看不到说话的人。

    整个房间除了下棋的男子,连一只苍蝇都没有,也不知道说话的人藏在哪里?

    “盯紧了!”

    男子吩咐完,低下了头,重新开始研究桌子上的残局。

    “是!”

    空中藏在暗处的人答了一声,便不再发声,好似已经离开了一般,整个房间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沉静。


手机阅读:www.wafe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