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粉墨登场 第八章 天兽御尊

    听了太乙真人对缚天绫的详细介绍,赵名鼎深深感受到了师父对自己的眷顾之情,情不自禁又拜了下去,却被太乙真人左掌轻轻一抬止住了:“毋需多礼!你既已入我师门,为师赠些见面礼给你,也是人之常情。你大师兄哪吒为善胜童子,二师兄为金霞童子,那么你就叫金鼎童子吧。”说着,左手一招,原本掉落在地的匕首自动回到了玉盒中,连同玉盒一起到了太乙真人的手上,那块未来得及看的玉牌被太乙真人取出,轻轻一弹,缓缓飞向赵名鼎,赵名鼎接过缓缓飞过来的玉牌,低头看去,不觉一呆,原来玉牌是一块授箓法牒,正面从上至下刻着两行字,右边刻着:皈依道经师三宝;左边刻着:元始天尊授箓法牒;背面刻着数行字,抬头是:大罗天宗坛;正文是:赵名鼎,道号金鼎童子,居江西省吉安市泰和县沿溪镇挂榜村,辛酉年庚戌月乙巳日申时生,授大罗真仙之职;落款是:玄都玉京府。

    “这是你的授箓法牒,元始天尊授予你大罗真仙之职。有了这块授箓法牒,你才算是真正名登天曹。”太乙真人双目微闭,左手捏了一个剑诀竖在胸前,默念片刻,睁开双眼,朝玉牌一指,玉牌立时发出幽幽青光,“把你中指的血抹到你的名字上。”太乙真人吩咐道。

    赵名鼎开始试匕首的时候,左手食指和中指被划破,流出了血,这时虽已凝结,但用拇指一搓,血痂脱落,鲜血立时冒了出来。赵名鼎见鲜血流了出来,忙跪下,右手托着授箓法牒,左手将鲜血滴在玉牌上自己的名字和道号上,然后磕了三个响头,道:“弟子金鼎童子谨领授箓法牒。谢天尊和师父栽培!

    赵名鼎的鲜血刚一滴上授箓法牒玉牌,玉牌立时变得晶莹剔透起来,发出暗红色的光泽,随着光泽越来越亮,玉牌渐渐缩小,最后竟消失在赵名鼎的右手掌心之中。

    “你虽然已入仙籍,但依然是凡夫之身,这盒中所藏金册《万法归宗》仍为师平生所学,你可得好好修炼,万万不可懈怠!”太乙真人说着,手掌微动,手中玉盒平缓地朝赵名鼎飞了过去,“此盒中匕首,仍元始天尊所赠,名曰如意。混沌时期,盘古始祖偶然得到一造化神器残片,便用那神器残片打造出了开天神斧,所余不多的神器残片不忍丢弃,便打造成了这把如意匕首,是以这如意匕和开天神斧一样,除了太虚神甲和缚天绫外,无坚不推,名列开天神斧之后。”

    赵名鼎伸手接住飞到自己眼前的玉盒,正不知如何安放,只见太乙真人一挥手,一个红色的锦袋漂了过来:“此仍冰蚕丝所织成的袋子,做储物之用,内有乾坤,能纳天地于内,故名乾坤袋。”赵名鼎见袋子漂了过来,忙伸手接住,将玉盒放了进去,只见袋子化着一道霞光,围着自己转了几转,也消失不见了。

    “那青玉盒,实仍一块青玉砖,功能和你师兄哪吒的那块金砖一样,临阵对敌,记得把里面放的东西取出来。”太乙真人交代完,开始念动咒语,把交给赵名鼎的每一件宝物都召唤出来操练了一遍,然后再让赵名背诵咒语,直到纯熟,这才罢休。只可惜赵名鼎仍凡夫之身,虽会咒语,却无法操控那些宝物。

    “你此刻仍凡夫之身,没有法力,无法操控那些宝物,实属正常,毋需着急。”太乙真人见赵名鼎对自己无法操控那些宝物有些沮丧,安慰道,手中拂尘微拂,一缕轻烟将他托起,原来所坐的铜尊漂到了赵名鼎跟前,悬浮在空中,缓缓地旋转着,发着红光。

    “此仍天兽御尊,奉鸿钧老祖之令传授与你,今后你善用此尊,建功立业。”太乙真人说着,念起了咒语,“天兽御尊,伴我横行;闪转腾挪,缩放如意。”咒语刚一念完,左手双指一骈,朝铜尊一指,原本彤红的铜尊缩小如一颗橡子,钻入了赵名鼎的嘴里,一路下行,直达丹田,所过之处,犹如火灼,似一条火龙经过。过得片刻,那火灼感消失,代替的是一丝清凉。

    “此尊目前只能暂时居于你的丹田之内,等你功法初成,便可操纵此尊出入丹田。随着你功力的加深,此尊将完全和你融为一体,达到人尊合一的境界,万物不侵,便是开天神斧也奈何它不得。”太乙真人说道,左手微微一招,那天兽御尊又化作一颗橡子,从赵名鼎的口中钻了出来,渐渐变得如杯子粗细,悬浮在空中,尊体和尊盖分离,分离后的尊盖开始旋转起来,忽快忽慢,忽大忽小,忽高忽低,飞到赵名鼎面前的时候,忽听“唰”的一声,尊盖边缘伸出八枚粗短形如锯齿的尖刃,看起来就象是一块边缘带齿的圆形盾牌,又象是一块高速旋转的圆形锯,以它开天神斧也奈何不得的特性,想必是无坚不摧。尊盖伸出尖刃旋转了片刻,飞了回去和尊体合二为一并颠倒过来,尊盖在下尊体朝上,随着尊盖的变大,整个看起来似乎象传闻已久的飞碟。那飞碟在空中盘旋了片刻,太乙真人拂尘转甩,铜尊又恢复了原本的高度和模样。

    “此天兽御尊仍鸿钧老祖所赠,快快谢过老祖。”太乙真人说着,衣袖一挥,铜尊又回到了原来的石台上,赵名鼎忙趋步上前,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响头,双手将铜尊捧起,仔细打量,只见此尊为容酒器,喇叭口,口上所盖盖子中心略鼓呈弧形,长颈,微鼓腹,高圈足,觚形。它以三重纹饰精饰,以方折角回旋线条的雷纹为地纹,颈部饰蕉叶纹,下方夔纹睁目回首,折卷长尾游浮于雷纹之上。微鼓的腹部及圈足上各有两组以突起的扉棱为兽鼻向两边展开的兽面纹,这两组兽面纹饰立于雷纹之上更显狰狞威严。圈足上部对应的不透空十字并于两道弦纹之间。自下而上的四条突起扉棱向上射出口沿。圈足内铸铭三字甲骨文“天兽御”。赵名鼎无论怎样用力,都无法把尊盖打开。

    “浑沌初期,有一先天混元之元灵,灵窍初开,渐具神智。这元灵无意中于西昆仑山中得到宇宙之初造化神器里的一部残片“造化玉牒”,经过不知几世修行,元灵功德圆满,道法得成,这就是鸿钧老祖。这造化神器,便是天兽御尊的前身,浑沌之初为抵御天道威压变得破旧不堪,鸿钧老祖得道后,便开始修补造化神器,不知经过几世,才将这造化神器修补完成,取名为天兽御,为因天道威压犹如天上的猛兽。盘古老祖打造开天神斧和如意匕的材料,便是这造化神器的残片。这就是开天神斧无法奈何天兽御尊的原因。封神之后,鸿钧老祖令我持此尊在此守候三千余年,便是要你善用此尊,建功立业。”太乙真人说着,拂尘微动,铜尊全体复又通红,发出柔和的光芒,密封难以开启的尊盖自动打开,一道红光托着一颗朱砂色的丹丸悬浮在瓶口,滴溜溜地转动。

    “此仍为师花了近三千年的光阴,炼制而成的一颗聚灵丹,凡夫之体服用之后,能吸纳天地灵气,修炼道法。”太乙真人说道,手一指,铜尊化作一颗橡子复又进入赵名鼎口中直达丹田蛰伏下来,而那颗滴溜溜旋转的聚灵丹则到了赵名鼎的手中。

    “此间事了,吾去矣!”太乙真人说着,化作一道清风,倾刻消失不见,只剩下手拿聚灵丹的赵名鼎茫然四顾,犹如做梦一般。

    “不论真假,先把这聚灵丹吃了再说,免得夜长梦多。”赵名鼎想着,嘴一张,把那颗朱砂色的聚灵丹往嘴里一丢,咽了下去。

    这聚灵丹除了气味,颜色大小和牛黄丸无异,还未入口,便暗香四溢,闻之令人心旷神怡,甫一入口,口舌生津,全身暖洋洋有飘然欲仙之感,丹田生出一股清凉之气,蠢蠢欲动。赵名鼎本就习武多年,对于呼吸吐纳之法自然纯熟,于是盘腿而坐,全身放松,双目内视,气沉丹田,用意念引道那股清凉之气进入奇经八脉,沿大小周天运行,直至物我两忘之境。

    不知过了多久,赵名鼎身子突然一抖,从冥想中惊醒过来,只觉丹田一痛,如被针刺,忙屏息敛气,气沉丹田,收了内功,只是腹内越来越痛,肠子咕咕直响,热汗直冒,不一会儿全身就湿透了,如同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有一些黑乎乎如浆糊一般的东西随着汗水从毛孔里渗了出来,用手摸去滑腻腻的,散发出一般难闻的臭气。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腹痛终于停歇,也不再冒汗,但是全身却似乎被涂上了一层黑色的浆糊,冒着丝丝热气。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脱骨换胎、伐毛洗髓?”赵名鼎想着,站起身来,顿觉神清气爽,身轻如燕,只是全身涂满了黑色的浆糊感觉不太好受,见高台离水边也就十米左右的距离,中间是一片白色的沙滩,于是纵身一跃,朝水面扑去。


手机阅读:www.wafe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