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30.吴琼先生,真是不得了!(求推荐票求打赏)

    吴琼走在上泸市的步行街上,心里面充满了无奈之情。

    他以为昨天仅仅只是工作上出现了大问题,却没有想到,情感上也出现了大危机!

    现在回想起来,欧阳雪给自己发的“自来熟”短信,打的电话,还有今天早上,直接当着同事的面,送来早餐的举动。

    昨天,定然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在武稚和欧阳雪之间发生,并且狠狠刷了一波欧阳雪的好感。

    除了送早饭,欧阳雪甚至下班都来找他一起回家,但吴琼只能很诚恳的说自己要加班,让欧阳雪先回去休息,明天再一起上班,免得她太累。

    吴琼知道有点伤人,但他也暂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只能暂时先做冷却处理。

    绝情一点的,倒是可以上去跟欧阳雪说:“你别这样了,我不想跟你谈恋爱。”

    那不是傻子就是疯子,先不说自己会被认为自作多情,和欧阳雪都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后还混不混了?

    更何况被欧阳雪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喜欢,想想也确实蛮酸爽的,虚荣感先不说,漂亮妹子给你暖被窝,投怀送抱,哪个男人不想要?女追男隔层纱,难道是张口胡说的?

    但关键问题在于,刷欧阳雪好感的,不是我啊!是昨天那个跟自己换了身体的武稚啊!

    要是自己刷了她的好感,接受也就接受了,谈个恋爱,又不是洪水猛兽。

    吴琼那个苦恼啊,但也没有什么好方法,难道让武稚跟自己换身体的时候,别跟别的女人说话了?这要求显然是有点过分,武稚也不想来的,大家都是迫于无奈,应该互相理解,体谅才是。

    而吴琼之所以忙完了以后没直接回家,反而来了步行街,就是因为吴琼打算给武稚买点东西,留给她明天用的。

    他很快找到了一家颇有古风味道的店,专卖文房四宝,国画国术一类的东西,店铺还很大,似乎还有品牌,一看就非常正规。

    他想为武稚,挑选一套合适的毛笔墨水和纸张,毕竟武稚用圆珠笔写出来的字,吴琼都感觉非常的别扭,用毛笔写字,相信武稚能顺畅舒服不少吧。

    他刚刚才走进这家店里,却不知道,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熟人,九贺纯也在这里。

    只是他暂时还没看到九贺纯,而九贺纯已经看到他。只是当九贺纯打算上来和吴琼打招呼的时候,却突然感受到,在店外面传来了一股强烈的眼神。

    那是一双充满了敌意的眼神,她在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吴琼先生,又被人跟踪了!

    真的不愧是古武世家的传人啊,这已经是九贺纯第二次发现,吴琼先生被人跟踪的事情了!

    不仅如此,吴琼先生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丝毫没有将身后跟踪他的人放在眼里。

    至于说吴琼先生是否没发现跟踪的人,这一点根本就不在九贺纯的考虑之中。先不说吴琼先生那无与伦比的剑术,就光是吴琼先生,上一次在咖啡厅里和自己的谈话,就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吴琼先生分明就发现了跟踪自己的人,甚至还大大方方的点头承认,同样是今天一样轻松的表情,为的就是让自己知难而退,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根本就不配站在吴琼先生的身边。

    这也让九贺纯更加勤奋努力,试图提高自己的实力,有朝一日,能够获得吴琼先生的认可。

    一想到上一次咖啡厅里的对话,九贺纯就羞愧的低下了头,自己这样卑微的女人,居然还想着用结婚为前提,和吴琼先生走在一起,能有机会学习吴琼先生的秘传古武。

    九贺纯这样的美人,自然是走在哪里都是聚光灯下的任务,她在那里悲哀自己的实力低下的时候,那些路人们都开始小声议论了起来:

    “那个女孩好漂亮啊。”

    “是啊,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腿也好长,是模特吗?”

    正在挑选文房四宝的吴琼,自然也听到了路人们的小声的说话,一听到有美女,那吴琼出于男性本能,他很快抬头寻找了起来,然后就看到了仿佛在聚光灯下面的九贺纯。

    有一说一,九贺纯确实很漂亮,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已经足够吸引目光了。

    【虽然之前挺尴尬的,我还是上去打个招呼吧】

    吴琼心里面这样想着,正准备走上前去呢,却突然听到边上传来了一声陌生的声音。

    “没想到是吴先生啊,在这里碰见你,真是难得啊。”

    吴琼转过头,循着声音,看到了店铺外面,走过来了一个老人家,满头白发但却精神奕奕,穿着蜈蚣服的唐装,手里还拿着把很复古的扇子,文艺老人的标配就差两个铁核桃放手上转啊转的了。

    但吴琼很迷糊,这人谁啊?自己认识吗?不会是武稚之前认识的人吧?至于喊吴先生,不是很正常吗!喊男人不喊先生,难道喊小老弟啊?

    吴琼一想到这种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毕竟武稚之前参加了相亲会,听说还因为一手书法引来围观。

    这个老人家一看就是文艺老人,说不定是书法爱好者,当时也在场说不定啊。

    吴琼虽然不认识这个老人,但对方和自己熟稔的模样,显然是说过话的,自己突然问一句“你是哪位?”显然不合适,也不尊重老人。

    所以吴琼打算假装认识,然后随便说两句赶紧结束话题好了,他很快对着面前的文艺老人,露出了微笑,轻松说道:

    “你好。”

    但他这副想着赶紧结束对话的淡然轻松的态度,在九贺纯看起来,却是震撼无比!

    吴琼不认识眼前这个老人家,但九贺纯认识啊!

    当代有名国学大师,书法家,著作家等等一众头衔加身,就算是在日本,这位王大师,也是非常出名的,不仅如此,九贺纯还曾经去参加过这位王大师的茶道讲座。

    不得不说,确实有真才实学,讲的非常地好,但凡是认识王大师的,不论是谁,那都是毕恭毕敬,唯恐半点马虎。

    如此厉害的人物,居然主动和吴琼先生打招呼,而且还喊一声吴先生!吴琼先生的反应,仅仅只是简简单单的“你好”?!

    九贺纯忍不住的后退了一步,这就是中国的千年古武世家的传承人吗!这就是底蕴吗!

    她的内心,在震撼的同时隐隐约约听到了那边的对话。

    “吴先生买笔呢?”

    “哦,随便看看。”

    “这家店确实不错,在圈子里,也可以说是数一数二,但恕我直言,和吴先生您的身份,不合适啊。”

    “额,没这么夸张,我也会用毛笔写字的。”

    “吴先生谦虚了,吴先生那是艺术,我们才是毛笔写字的。”

    九贺纯的内心已经翻江倒海,享有盛誉的王大师,在吴琼先生的面前,居然只敢自称“用毛笔写字的”!

    “没有的事,我随便写写而已,对了,我刚才看到一个熟人,我去打声招呼。”

    “那不打扰吴先生了,您忙。”

    九贺纯看着一代国学大师,和看似平平无穷的吴琼先生的对话,就这样结束了,吴琼先生没有丝毫留恋,甚至毫不在意,看待王大师,就如同不认识的陌生人一般。

    这等魄力,这等气势,这等从容不迫,而又表现的平平无奇仿佛普通人一般,这不就是完美的隐士吗?

    大隐隐于市啊!

    等等,吴琼先生说的看到的熟人是谁?

    九贺纯正在疑惑,就见到吴琼先生,面带着灿烂微笑的看向了她,并且对她抬起了手,丢下了身后的王大师,坚定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你好,九贺纯小姐,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这么晚了,买笔呢?”

    九贺纯的心境,就如同的一块巨石砸入了湖心,荡起片片涟漪。

    (这一荡,就是二十四小时,求推荐票打赏,目前新书榜单21名,进前十行不行?)


手机阅读:www.wafe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