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番外(三)

    文琦回到楼上,见高浩天正坐在婴儿床边的椅子上,从她的角度望去,只见他嘴角微翘,表情柔和,而床上的那个小家伙睡的正酣。

    “看什么呢?都睡着了。”

    高浩天起身,“妈他们都休息了?”

    “嗯,忙了一天,也够他们累的了。”今天是宝宝满月,高家请了一些亲朋好友来给孩子办满月酒。

    高浩天轻轻地抱住她,“最累的应该是你。”她本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但又不忍拂了老人家的心意,一直陪着那些客人。

    文琦靠着他,看着床上儿子熟睡的小脸蛋,笑着说:“天一今天也累坏了。”他们的儿子叫高天一,名字是爷爷给取的。

    “他是主角嘛。”

    床上的小人似有感觉般,小嘴咧了咧。

    “真可爱。”高浩天眼睛都舍不得眨了。

    文琦笑道:“哪儿有你这样夸自己孩子的?”

    身后的胳膊紧了紧,“我怎么能不喜欢呢?你那么辛苦才生下来……”

    孩子是顺产,虽然体重不大,但是头围不小,看文琦那么辛苦,他心都揪起来了。

    “生孩子都是这样的,哪儿那么夸张。”生产的时候,他一直在身边陪着,她疼得满头大汗的,也没顾上他,后来听助产士说,他在一边眼圈都红了。

    高浩天轻轻吻着她的头发,“文琦……”

    “向云晴说你抱孩子的姿势很专业呢?”她和保姆带孩子跟大家见面,本来孩子是她抱着的,后来向云晴和锦慧她们来了,他便把孩子接了过去。

    “没想到高公子居然也是好奶爸一枚呢?”向云晴俯在她耳边悄悄说。

    向云晴生了个女儿,已经两岁了,刘力伟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终于挽回了她的心,两人已经结婚了。因为她常来云海,刘力伟索性在这里又给她开了家酒吧,这样她一年差不多也有大半年的时间留在这边。

    “想不到,你和她这么投缘。”

    “难得遇到个像她这样真性情的人,和她在一起,很开心。”想起向云晴的话,她忍不住笑,“今天她还说要和咱们做亲家呢,说是天一她已经预定了,将来必须要娶婷婷。”婷婷是向云晴的女儿,古怪精灵的一个小姑娘。

    “呵,她想的可真远。”高浩天也忍不住笑了。

    “对了,中午谁找你啊,我看你好像挺急的。”大家已经入席后,有人找高浩天,他急匆匆地出去了,好长时间才回来。

    高浩天看着他,眼里闪过一抹疼惜,“文琦,有件事情,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拉起她来到卧室外面的套间,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文琦,“你看看?”

    打开盒子,文琦一下子愣住了,里面是一套小孩子带的银首饰:长命锁、手镯和脚镯。

    首饰上暗淡的灰色显示着年代的久远,她轻轻拿起了一只小手镯,上面缺了一个小铃铛……

    “这是我小时候戴过的……”她声音轻颤,“你从哪儿弄来的?……,他找过你?”

    “他找人送来的,还有这块玉佩。”他又拿出一块系着红丝绳的玉佩,“说是你妈妈的东西,给宝宝的。”

    文琦轻轻摩挲着玉佩,这块玉佩她见过,是妈妈离家时身上唯一带的东西,她很少戴,只是时不时地拿出来看看。

    “文琦?”高浩天轻声叫她,“既然是你和你妈妈的东西,我觉得我没有权利拒绝。”

    文琦看着面前的东西,良久不语,离开云州后,她再也没有回去过,也从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过这个城市的种种,就连向云晴都没有。

    关于那个人,也再没有出现过她的生活里,原以为他们就这样从此相忘,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会想起妈妈、想起外婆,但是记忆仿佛带有选择,自动略去了关于那个人的一切,她觉得这样,也很好。

    可是,有了宝宝后,她开始体会到血缘的奇妙,当宝宝软软的小手拂过她的脸时,她心里暖暖地,看到高浩天看宝宝时慈爱的眼神,她居然想到了他,当初他可曾也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

    “文琦,你是不是怪我……”

    “没有,浩天,”她把玉佩收起来,“其实你知道,我会收下这些东西的,是不是?”

    “其实,我一直知道他的情况。”毕竟对于文琦而言,他是那么特殊的一个人。他不想文琦再受到伤害,却也不想他有什么意外。

    “想必他也一直知道我的情况。”否则,他怎么会在今天这个日子让人送东西来呢?

    “嗯,这个我也发现了,但后来看他并没有恶意也就没有去阻止。”他轻轻叹了口气,“我也作了父亲,文琦,有时候我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浩天,我身上流着他的血,这个事实是没法改变的。但我无法原谅他对我妈妈曾经做过的一切,我们之间只能这样了,站在彼此的生活之外,不可能再走进彼此的生活了。”

    “文琦……”高浩天欲言又止,眼里掩饰不住担忧。

    文琦拉住他的胳膊,“浩天,人生总是有这样或那样的缺憾,你放心,我不会总是执著于从前,现在有你和宝宝在我身边,我觉得已经很好,很好了。”她指着桌子上的那个装银饰的盒子和玉佩,“等宝宝长大了,我会告诉他,这是外婆留给他的……”

    妈妈在另一个世界,看到现在的自己,也该是欣慰的吧。


手机阅读:www.wafe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