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八章 小红的重大发现

    这两个并肩走在一起的人,这话题就没断过。引得独自走在最前面的李隐空,一直认真的在听他们说的东西。

    通篇大论了一长串后,张绿豆发出惋惜,“可惜,你竟然修的是破魂道。”

    “虽修的是不同两道,可这并不会隔阂什么的。”杜荒彦觉得,此刻的自己一扫出逃时那种沉重的自责感,心情轻松愉快得不得了。

    “啊!前面那个!是不是大叔口中说的拉货板车!”张绿豆兴奋的指着前面的林子,那木板车前面有两匹马拉着,后面露天的板子上倒是堆了不少货物。

    不过后面坐三个人倒是没什么问题的。

    张绿豆本来双腿都走软了的,可是看着那离得不远的车,这一下就来了劲儿。迈开腿往前冲。

    那拉车老伯看这小姑娘发丝都被汗打湿粘在脸上了,觉得怪可怜,就让她顺带着那那后面的两个男的一起坐了。

    “谢谢伯伯!这个给你!”张绿豆麻利的从包里拿出最后一个果子递过去。

    张绿豆屁颠屁颠的跑到车尾去,赶忙献殷勤,“小红。你先。”

    李隐空冷哼一声。

    最后张绿豆坐在了最边上,跟李隐空隔了个杜荒彦。

    她一屁股坐在坚硬的木头车上面,发出一声十分悠长的舒服叹息,惬意的晃悠几下自己的脚,“啊!双腿得到了解放!我从来没坐过这么舒服的车。我们能一直坐到你说的那个西地的什么镇吗?”

    说完,她还傻乐了起来。

    “是鹿谷镇。”杜荒彦告诉了她名字,而后又转头去问那个拉车的老人家,“老人家,你这车会去鹿谷镇那边吗?”

    那老人家拉着自己的斗笠,转头可呵呵的对他说:“要的。我要去的地方还在它的后面。”

    “那太好了!可以不用走了!”张绿豆转身理理后面用稻草裹着的东西,躺了上去,闭上眼睛时,嘴角都带着笑意。

    她没躺多久,这早上没睡醒的困意再次袭来。挪动几下身子,尽量缩着身体睡了过去。

    杜荒彦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解开自己斗篷给她贴心盖上去。

    这可让一直盯着他一举一动的李隐空大跌眼镜,那张苍白没什么血色的脸庞似乎都生动了起来,他左思右想该如何形容,最后只憋出来,“你的品味未免太差。”

    “嗯?”杜荒彦神情有些懵的转头,而后他看了眼盖在张绿豆身上灰扑扑的斗篷,又想着穿着讲究的李隐空,点点脑袋,“我在这方面,品味向来不怎么行。”

    李隐空眉头一挑,垂眸看了眼睡得跟头死猪一样的张绿豆,他好像在不经意之间,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太阳西下,将远边天空染着绚丽彩色,偶尔还有黑色的乌鸦叫着从他们头顶飞过。

    到达目的地,这张绿豆还睡得死沉。

    李隐空跳下板车,站到一旁,“睡成这样,怕是被卖了都都不知道。”说完,他就在一旁看着杜荒彦的一举一动。

    “绿豆,绿豆。”杜荒彦手搭在她肩膀上轻轻的推她。

    可这样根本没用。

    李隐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伸手揪住她衣领,用力晃了几下,“醒来。”

    见她睁眼了,李隐空故意松开提着她衣领的手,她脑袋不偏不倚的磕到身后货物上,撞的她彻底醒神。

    “你!”张绿豆怒目圆嗔。

    “怎么?”李隐空仰着下巴,一幅不服你就来的样子。

    “没怎么!你烦死了。”张绿豆气的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我们已经到鹿谷镇了?”

    “你才发现啊?”李隐空走到前面去,伸手拍拍那写着鹿谷镇三个鲜红大字的石碑。

    张绿豆转头看去,恰逢一枯树上休憩的乌鸦成圈飞起,呱呱呱的乌鸦声,映衬着火红天边,让她心里升起了一丝怪异的感觉。

    习惯性的缩到李隐空后面,“我们今晚也是睡在草屋吗?”

    杜荒彦被她的天真逗得一笑,“昨夜的草屋,运气好才遇得到。”

    “那一般时候,就缩在街边吗……”

    “是啊。”

    张绿豆像是被浇了一盆水的斗败公鸡,“那也行吧,只要不下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谈话间,他们三个人已经走进了这个镇子。

    李隐空下意识的开始观察周遭,“这个点,这街道上人就这么少了?”

    “你知道为何我会选择优先来到鹿谷镇吗?”

    “因为此处魂魄多。”

    “对。也正是因为魂魄多,白日休息够了的他们,在入夜时他们就会十分活跃。”

    张绿豆不断往李隐空那边靠,“难道这里的人还都怕魂魄?那我们今晚睡大街,岂不是满大街的魂魄游荡啊!”

    她在脑袋里简单的想了下入夜时,满大街飘着魂魄的‘热闹’画面,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睡好觉吗?

    杜荒彦摇摇脑袋,“非也,头疼之处在于,魂魄可是会依附于任何东西之上的……这些魂魄虽然都是无戾气善终之人的,可生前温和,这死后总是想放纵一把。”

    “所以,经常闹得周遭百姓苦不堪言,只得早早关门闭窗不让魂魄进来。不过,此处百姓倒是大多都十分乐意我们这种抓魂魄的人进来。”

    在他三言两语之下张绿豆当然不能领略到其中‘头疼’之处。

    她若有所思的点头,“不过,照你这样说。满大街的魂魄,那今夜之后,咱们不得发财了?”

    “非也。在大街上乱晃的魂魄,一般都是入不了俢魂者眼的小角色,没人会费力气去抓的。狠角色一般有异于他们,喜欢躲起来,毕竟被找到了,就会被抓去做魂器。”

    “他们不愿意也得被做成魂器?”张绿豆皱眉,毕竟,若是鬼尸本意不愿被唤醒,那要用他就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这个,等入夜了咱们就知道了。”

    夜晚来的总是比白天快。

    虽然是睡大街,但是还是讲究地段的。他们尽量的挑选了一处比较舒适的地方。

    “绿豆,你坐中间休息吧。”杜荒彦觉得这样比较妥当。

    “啊……”张绿豆有些勉强,可是若说出拒绝原因,她肯定会被李隐空抽死过去。只好勉为其难的坐了下去。

    而后,那杜荒彦递给她斗篷,“披着吧。”

    “好。”张绿豆毫不扭捏的接过,夜晚凉,她才犯不着因为一些奇怪的观念,让自己夜晚受凉。

    许是白天睡的多了,张绿豆不管怎么闭眼愣是睡不着。她转头看了眼旁边已经熟睡的杜荒彦。

    根本不需要睡觉的李隐空撞撞她的隔壁,低声在她耳边说:“我今天发现了重大的事情……”

    张绿豆的心吊了起来,难道他知道了!“什么事……”

    “小心点那男的,他好像对你别有所图。”

    “啊?”

    “你没看出来?”

    与此同时,街道尽头那边传来了声响。


手机阅读:www.wafe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