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058章 金帐

    摩多金帐南面几乎被火海吞没之时,驿馆枪寨外的乱民已经散去大半。

    “这次民乱是不是闹得太大了?”

    李冲望着金帐方向的火光叹气。

    他和两个手下直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住一个在驿馆放火的男子,费力审讯半天,那人只说是乌洛乱民,来泉上城只为放火泄愤,不知这是可汗接待贵客的驿馆。

    世蕃听了也只是笑笑,吩咐李冲调集全部护卫守住使团众人所在的帐子,自己向承晔和小禀义招招手:

    “咱们换身衣裳,到城内看看。”

    他这要求古怪,李冲等人虽然担心他们出去遭遇乱民,但见到世蕃一脸四平八稳的样子,也不敢多说什么。

    承晔这才得暇,近日来发生之事和自己心中的疑虑全部说给世蕃。

    世蕃颔首沉思,片刻之后轻笑一声说道:

    “欲要确定是否是拉木伦王趁机作乱,还有个法子一看便知——咱们只去看拉木伦的王帐有没有起火罢。”

    乱民作乱无非是发泄怨气,以及有人趁乱掠夺钱财。

    如果京中王族以及摩多王帐都遭乱民劫掠,那拉木伦王帐必不能幸免——何况,从距离上来说,拉木伦王因一向得蒙摩多可汗眷顾,王帐是所有亲王中距离摩多大帐最近的,乱民们不可能顾此失彼不去作扰。

    一行人刚出驿馆,便听小禀义在身后悄悄说道:

    “我爹来了!”

    果见枪寨外高大的白色毡帐下,影影绰绰站着几个人。

    几人只做不察,分别乘了马自驿馆门外向西北方向驰去,一路上放了缰绳将马速放缓等着身后来人跟上。

    约走出了两里地,禀义几人自身后跟了上来,挨近世蕃和承晔之后才轻声道:

    “主子爷,林大人,冯斯道不见了。”

    承晔泠然一惊,“怎么回事?”

    世蕃方才已听承晔将这几日发生之事告知,心里也有八九分确信冯斯道未死。

    “日间咱们的人听主子爷的吩咐,一直跟着冯斯道的马车到了一所帐子旁,亲眼看着马车停下,有人进了帐子。咱们的人就一直守着,直到城中民变,乱民上街滋事,咱们的人也想趁乱闯入那帐中捉了冯斯道出来。谁知……谁知进了帐内发现早就空了,不知什么时候人就不见了!”

    江禀义气急败坏地说着,心里犹自恨铁不成钢,竟然在眼皮子低下让人溜走了。

    世蕃眸光灼灼直视禀义问道:

    “可有人亲眼看见冯斯道下了车?可知那马车在帐前停下之后去了何处?”

    “咱们是眼看着他在拉木伦王帐前上了车,下车之时因为离得太近怕被发觉,所以站的远些,并不曾看见有人下车。只是那马车就一直停在帐门外,直到暴民闹事之时那里乱作一团,之后也不见了那辆马车。”

    禀义身后跟着的一名年轻男子回答道,想来他便是跟踪冯斯道最终跟丢了的人。

    世蕃拈须沉吟半刻,口里疑惑道:

    “可能他并未回自己所住的帐内,一直呆在拉木伦王帐也说不定。因为——他定是要保住乌木扶雷的,从王帐中离开扶雷独自回到居住的帐内,在此时无太大必要。”

    “不错,如果他想煽动拉木伦王借此次民变生乱,拉木伦王也不会允许他这个出谋策划的人单独离开,反而会留在王帐之中,甚至留在身边。”

    承晔也想到了这一层,早知如此应该也派人监控拉木伦王帐动静,随时来报才对,这才是自己致命的疏漏。

    世蕃仿佛看出他的懊恼,接着说了句:

    “拉木伦王如要举旗造反,王帐之外必定有严密警戒,清除一切可疑之人——咱们这次过去探看,也要万分小心才是。”

    如是一行人再拍马疾行十多里的路程,远远看见拉木伦王帐枪寨巍峨,枪寨内外侍卫耸立,警戒森然。

    别说是滋事抢劫的乱民,便是一只鸟也未必能安然飞度。

    干净的街面上更是毫无被降服的乱民尸首和打斗痕迹,拉木伦王帐俨然和平宁静地屹立于一座即将燃成废墟的王城之中。

    再望向已燃成火海的摩多金帐,对比太过分明,答案显而易见,反倒令一群人心里更加骇异。

    “摩多不会已经……”

    承晔适时住了嘴,如果此番真的让拉木伦王得逞,他们不止无法顺利谈成互市,连身家性命恐怕也要葬送在此。

    “我看倒也未必,你们不觉得铁勒王去乌洛镇压民变、摩多遇刺这两件事同时发生太过巧合了吗?民变再大,充其量以威望高、做事稳妥的将军带足够军力前去压制即可,何须劳铁勒王他老人家大驾——这老爷子自数十年前和老可汗并肩对付过章淮老将军的军队之外,许久不曾带兵出战了。”

    林世蕃望着火势遮天的摩多金帐细细分析道。

    “事不宜迟,咱们到可汗大帐那边再观察一番,或者能做出什么助益。”

    看到承晔恨恨望着在黑暗中静默伫立的拉木伦王帐联营,世蕃心知他想要寻出可能藏身于此的冯斯道,便劝他道:

    “此时大逆之事都做下了,绝不是找出冯斯道这个死而复生背主投敌的小人可以挽回的。事有轻重大小,既已知道这小人还活着,往后搜寻防备他也算有迹可循。”

    承晔只得忍着要杀进拉木伦王帐一刀刺死冯斯道的冲动——舅舅说得对,现在即便找到他杀了他,于全局也无甚裨益。

    “驾!”

    林世蕃一马当先疾驰而去,一众人拥在他身后,继续向北方奔出十余里才敢折回东面,沿着金帐极外缘的道路向内巡视。

    摩多大帐西面和南面已经陷入火海,并无军队或乱民在外。

    而枪寨的东面和北面两个门外却围拢有大量的军队,北门的土奚律武士尤其多,远看直如静默而充满杀机的深海,这些武士向枪寨内嬉笑怒骂,攻势一波接一波,只是赖于可汗大帐的枪寨教普通亲王的王帐更高更厚,加之寨内还有重重护卫营帐守护,一时便难以攻破。

    相比北门的热闹,东门外的乱军却安静和缓得多,他们人数远少于北门,只是静静伫立在枪寨之外,并未做任何攻势。

    疑惑半晌,世蕃目光四处睃巡,最后锁定在观音庙宝殿上,招承晔上前耳语一番。

    承晔听后颔首领命,疾驰而去,片刻之后便返回,向众人说道:

    “我站在宝殿顶上向下俯视,确如舅舅猜测的一般,只有西面、南面起了火,东面和北面是安然无恙的。”

    世蕃面露嘲讽,咧嘴笑道:

    “据我所知,北面是王帐所在不能烧,东面却是储藏财帛之处——如此重要一战里,他竟连这点身外之物都舍不得,哪里是成得了大事的人?”


手机阅读:www.wafe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