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三章 车手

    愉悦的度过了一日,方别把许琳送到家门口,亲昵一番后,方别难免感到口干舌燥,含情脉脉的问了一句:“你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吗?”

    许琳哪能不明白方别的深意,她一语道破:“呸,你不是想喝茶,是想那什么吧。”

    被识破的方别露出了本来面目,环抱许琳的纤细腰肢,正准备身体力行。却听许琳在他耳边轻轻说到:“今天不行,我大姨妈来看我了。”

    “真的假的?”方别盯着许琳,非常不相信,然后他发挥了医生身份的特长。发现许琳根本没有来大姨妈,完全是信口雌黄。“好哇,你居然敢骗我,看我怎么制裁你!”

    方别再度吻上许琳的红唇,根本不给她辩解的机会,然后方别推推搡搡,抱着许琳往里走。进了屋,忽然一个高亢的女人声音“小琳,你回来啦?”

    正在闭着眼睛享受怀里佳人香唇滋味的方别,猛地睁开眼睛,紧接着和一个系着围裙,手拿锅铲的中年妇女四目相对。

    方别愣住了,下意识松手,任由许琳挣脱而去;而那个中年妇女真的是许琳的大姨妈,她也呆住了,因为她还不知道许琳已经有男朋友了。

    许琳为了缓解那凝固住的尴尬而诡异的氛围,猛烈咳嗽了几声。方别回过神来,冲着许琳眯了下眼睛。那眼神的意思是“你大姨妈来了,你怎么不早说?”

    许琳特别无奈,眨眨眼,意思是说“我明明就告诉你了,谁让你不相信的,这下尴尬了吧,该!”

    “小伙子,快进来喝杯茶。”许琳的大姨妈到底已经是过来人了,很快就热情的招呼方别。而方别此时囧态百出,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喝茶,他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幸亏方别还没有动用那双魔爪,否则岂不颜面全无。

    方别随口敷衍了几句,推说还有正事要忙,急匆匆的溜出许琳家。这么一会儿,他已经汗流浃背,那压力仿佛就像是和武威那等高手大战了五十回合。

    方别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网上都说见对方的家长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虽然说方别已经见过白乐乐的父亲白方,可他和白乐乐毕竟只是朋友,而非情侣,所以只会觉得尴尬,没什么压力;可刚才他面对的人是许琳的姨妈,再加上又是那种焚身的时刻,其氛围之差,压力山大。方别恨不得被人一剑杀了。

    ……

    S市的车辆管理所内,上午十一点钟。

    方别等候着小师妹莫莹的考试结果,经过方别的循循善诱,敦敦教导之后,莫莹重新拾起了自信心,进步飞快。后来,教练都对她赞不绝口,同意她报名考试;另一方面,再加上翔飞驾校的毒瘤校长李子达已经在方别的“点化”之下自首了,所以莫莹今天的考试合格率估摸着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了。

    “师兄,我通过啦!”路考结束后,莫莹蹦蹦哒哒的很是开心,回到车辆管理所的第一时间就高声告诉方别。

    方别很是为她高兴,说:“恭喜你,这叫功夫不负有心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嗯,看不出来,你肚子里还有点儿墨水。”方别满脸黑线,这小妮子真是的,自己明明是恭喜她,反而被她反唇相讥一番。

    “过会儿你拿到驾照后,让你开我的车,好好体验一下。”方别把车钥匙递给莫莹,令其心花怒放,喜出望外。

    莫莹春风满面,举起右手,笑道:“givemefive!”

    “什么饭?”方别听不懂,还以为莫莹要他请吃饭。

    莫莹吐槽了一句:“我是说击个掌!你的英语真是太烂了!”

    “切,学那玩意儿干嘛?”方别和莫莹击掌后,非常不屑的反问。方别一直想不通一件事,中国人十几亿,全世界才六十多亿,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近五分之一。换句话说,中文是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干嘛不鼓励外国人学中文,却鼓励大家学英文呢。

    几个小时后,莫莹载着方别,行驶在郊外的一条柏油马路上。这里车辆较少,适合兜风放松。眼看莫莹时速才三十码出头,方别耐不住鼓励她,说到:“师妹,别怕,放心大胆的踩油门。”

    莫莹瞅了方别一眼,说:“不行,新手上路,以慢为主。”

    “你说的有点儿道理,可是,师妹呀。你开的未免太慢了吧?你瞧,后面那辆小绵羊马上要超过你了!”方别那个无语啊,他甚至感觉自己患上了心绞痛,真巴不得替莫莹踩油门。他这辆宝贝座驾可是奥迪A6,五十多万的车,居然被一辆几千块的电动车给超了,丢人简直都丢到姥姥家了。

    两车逐渐平行了,骑着小绵羊的两个中学生对奥迪A6里的莫莹和方别投来鄙视轻蔑的目光,其中一个中学生嘲讽道:“你们就跟在后面,吃我的尾气吧!”

    小绵羊怒吼一声,彻底超过了奥迪A6。方别捶胸顿足,苦着脸对莫莹说:“师妹,你就一点儿斗志都没有吗?”

    “……什么斗志?”莫莹丝毫不觉得被一辆电动车超越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身为一个车手的斗志!”方别目光如炬,他认为无论是普通司机还是职业车手都应该拥有尊严,输给一辆两个轮子的玩意儿绝不允许,于是方别开始煽动莫莹。“想一想,你当初为什么学驾照,难道不是为了享受风驰电掣?难道不是为了时速一百公里,无与伦比的速度与激情吗?”

    听完方别一番热情的即兴演讲,莫莹无动于衷,说了一句差点让方别吐血而亡的话。“不是的呀,我只是想掌握一项新技能罢了,完全不是为了做一名车手。”

    小绵羊越来越远,几乎快把他们给甩掉了。方别看着仪表盘上,莫莹稳稳地把指针控制在三十以下,内心不禁泪流满面。

    兴许是莫莹良心发现,见到方别一副生无可恋的脸;兴许是莫莹身体深处的鸡血被方别激活了。总而言之,莫莹忽然想通了,她踩离合换挡,一脚油门。奥迪A6的引擎发出剧烈的动静,如同一只脱缰的野马,放开天性飞奔在草原上。

    莫莹闪着左转弯等,转瞬之间超越了那辆小绵羊。莫莹空前兴奋,左手伸出窗外,对着两个中学生竖起一根中指,成功还以颜色。两个中学生内心不禁犯嘀咕,神经病吧这俩人。

    “师兄,谢谢你,没有你的话我无法体会到赛车是这么爽快的一件事情!”后来,莫莹满怀激动的对方别说。

    方别两眼泪汪汪,超越一辆小绵羊怎么说都不是一件应该值得骄傲的事情吧,更何况,莫莹也就开到了六十码罢了,说是赛车谁会相信。

    一起吃晚饭的时候,方别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中医协会会长的儿子,钱心重刚好就坐在不远处吃饭。方别对钱心重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于是他主动走过去和对方打了个招呼。

    “柳兄,既然这么巧,干脆坐下来一块儿吃吧。”钱心重热情的邀请方别和他们坐在一桌。

    如果方别是孤身一人,他很乐意;但是今天莫莹同样在场,方别当然会拒绝了。简单的互相问候几句之后,方别回到了莫莹身边。

    “钱心重,师兄,没想到你认识他。”莫莹一开口,让方别一怔,别说莫莹没想到,他比莫莹更想不到。原来世界如此之小,走到哪儿都是相识的人。

    莫莹拉低声音,以无比慎重严肃的态度告诉方别:“师兄,你最好别轻信钱心重那家伙,他这个人表里不一,而且心机很重,难对付的要紧。”


手机阅读:www.wafe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