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五章 全力一战

    在东北轻工大学体育馆门口,李教练把徐澜清两口子、顾依淮他们三个带进了场馆内部,然后让他们坐在了替补席后面一排。

    徐澜清这是第一次现场看儿子比赛,还是很激动的。顾依淮坐在旁边,给她讲一些比赛的事。

    顾依淮也感觉怪怪的,平时在现场看球,都是主场,全场都是他们一伙的。感觉气势强大,心里有底。

    但是今天在客场,就完全不一样了,全场都给对手加油助威。给客队加油的就这么几个人,感觉势单力微。顾依淮才知道在客场比赛的不容易,尤其是在这个东北轻工大学的魔鬼主场比赛,就更不容易了。不由得先擦了一把汗,祈祷今天能赢。

    在西南理工的三场比赛,东北轻工的同学也都看了,不光是球员憋着气等复仇,就是这些观众也憋着一肚子气,等着回到主场一定比西南理工的主场还要有气势。看今天看台这气势,几千人就好像有好几万人在现场一样。

    顾依淮和肖沐一起讨论过,其实今天的比赛对于他们来说,可以说是唯一的机会。如果输了,那么东北轻工借着主场优势,气势就更胜一筹了。而他们本来的打好局面,最后就有可能崩盘。

    所以,看西南理工的球员带着一场优势,也一样是气势如虹。他们同样也要在这场比赛,倾尽全力,孤注一掷。

    开场前的小仪式被东北轻工办的也热火朝天,简短的入场仪式,和大片儿一样。每一个东北轻工的队员上场,如同英雄一样,万种瞩目,万种欢呼。但是到了西南理工的队员入场,就好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嘘声四起。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肖沐他们,他们早就预料到会有如此的待遇,因为,他们在西南理工的主场也是这么对待东北轻工的。来而不往非礼也!

    比赛就这么快开始了,两队的主力开始上场了。

    肖沐迎上韩修,两人默契的击掌。

    韩修说,“你们后面坐的是啦啦队吗?”

    肖沐一笑,“家属慰问团。”

    韩修一愣,“那正好呀,比赛完了,还能好好安慰一下你们。”

    肖沐一本正经的说,“他们是特意过来为我们庆祝的。”

    “是吗,这么有自信,可能要让他们失望了呀。”

    “放心吧,不会的。”

    铁寺也过来和肖沐击掌,大家点头示意。

    比赛就这么开始了。

    从比赛的第一秒,两队都全身心的投入。

    经过了五场大战,双方都没有了奇兵,也没有了新奇战法,最终,只能是打自己最擅长的战术。两队无论从身体、从技战术、从心态,都互有胜负,结局实难预料。

    韩修经常送出无法想象的传球,在你没有注意的到就角度,只要有一点空隙,韩修都可以把球送过去。但是,韩修的身体没有肖沐强壮,速度和肖沐不相上下。所以,在肖沐的严防死守下,只能依靠传球来组织进攻,自己出手的机会很少。反过来在防守的时候,面对肖沐的突破和跳投,还是有点力不从心,经常需要其他队员来协防,这也难免导致其他位置出现空位。被孟泽或者徐宵凡抓住机会,远投得分。

    铁寺在进攻和防守中,仍然是篮下的霸主。所以,西南理工在防守的时候,不得不采用“打铁战术”,不仅可以阻止铁寺的进攻,也能消耗他的体力。只是,自己的犯规过多,也导致了队员上场时间受限。而西南理工在进攻中,也利用铁寺移动慢,转身慢的问题。通过挡拆把铁寺引到外面来,然后利用突破冲击空虚的篮下。这也导致铁寺疲于奔命,也加大了体力的消耗。

    孟泽和徐宵凡,两人仍然是对方进攻的重点,韩修经常利用两人的身体弱的问题,组织球队强攻硬上,从他们两人身上撕开一个口子,然后进攻得分。

    双方都有弱点,大家都彼此熟悉,都利用自己的优势来进攻对方的弱点。

    经过半场的比拼,东北轻工大学暂时领先6分。

    中场休息,李教练给大家做动员,“同学们,我们最后的时刻就要到了,这一年的努力已经到了收获的时刻了。

    你们不要把希望放在下一场,就是今天,就是这一场比赛。我们必须拿下,没有下一场,这就是最后一场。

    这就是我们拿冠军的唯一一个机会,只有大家齐心,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你们好好想想,他们利用我们的弱点,利用我们身体不如他们,强攻我们。这样,就必然消耗大量体力。而我们是打整体进攻,体力消耗并不大,只是防守时俊北和大力消耗大一些。

    所以,下半场,我们再给他们加加码。

    下半场,我们加快进攻节奏,让他们动起来。能打快攻就打快攻,不能打快攻,就要调动对方中锋,不能让他在篮下呆着。一定让他跑起来,我就不信了,看他能跑多长时间。”

    休息室里响起了笑声,气氛轻松。

    肖沐看到大家这个状态,虽然现在比分落后,但是大家并没有失望的表情,相信下半场一定能扳回来。

    西南理工整体的身体素质只属于中等水平,速度处于中上等水平,但是他们的技战术水平一直被认为是联赛里的最好的球队之一。

    面对东北轻工,他们身体力量处于下风,而速度相对处于上风,技战术水平齐平。

    两队对彼此的情况都相当清楚,如何利用自己的长处,如何克服自己的短板,就成了两队取胜的关键。

    于是,下半场的比赛开始,两队都想控制比赛的节奏,控制了比赛,那无疑就取得了主动。

    肖沐和韩修逐渐控制本队的球权,两人的发挥也真正决定了两队的进攻。

    一旦东北轻工进攻失败,那么肖沐一定不会放过这种机会,他立刻组织反击,坚决快速进攻,争取在落入阵地前完成进攻。

    逐渐的铁寺跟不上大家的跑动,往往慢一步回来防守,就被肖沐带着西南理工结束了进攻。返回来进攻时,秦俊北防守铁寺,铁寺背打,然后转身跳投。肖沐早就看出铁寺体力下降,就等着他转身跳投。当肖沐看到铁寺转身的一瞬间,立刻冲过去,高高跳起。铁寺刚举起篮球,还没有出手,就被肖沐从身后给盖了下来。

    肖沐打下篮球,立刻运球快攻反击。韩修跟着肖沐,伸手希望切下肖沐手里的球,可是没有成功。肖沐晃过韩修,大风车扣篮。

    作为高大中锋铁寺被后卫盖帽,还从来没有过,正在郁闷着,又看到肖沐在自己的篮下暴扣,更是气愤难平。

    接下来的进攻中,铁寺大发神威,在秦俊北的头上,接韩修的抛传,空中接力扣篮成功。

    可是这样的进攻,在这之后也不多见了,毕竟铁寺已经体力透支,能够勉强坚持在场上已经很不容易了。即使这样,铁寺也没有下场,一旦他下场,那么东北轻工就进攻和防守体系都将影响巨大。只要铁寺站在篮下,他们的进攻和防守都有了保障。

    孟泽和徐宵凡在防守时经常被对方突破,所以两个人就利用自己的进攻来弥补。孟泽和徐宵凡利用对手包夹肖沐,而留下的空位,接连远投和突破。

    肖沐也不断的得分,他越强势,对方就会加强包夹,那样孟泽和徐宵凡也能有更多的空位。而他们的进攻得手,有可以牵制对方防守,减少肖沐进攻的压力。于是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西南理工的进攻更加流畅。

    在肖沐、孟泽、徐宵凡利用铁寺体力下降,连续进攻后,西南理工比分逐渐接近东北轻工。

    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5秒了,肖沐终于带队追上了比分,两队战平,但是现在东北轻工拥有球权。他们立刻叫了暂停,布置他们的最后一攻。

    李教练也把大家集中起来,布置最后一次防守。

    顾依淮看着场上的形势,这一幕似乎见过,而且不是一次。曾经有两天晚上她都仔细研究过这个场景,每一个细节连续的在她的脑海里浮现。是的,前一段时间,她曾经针对这个情况,仔细的研究过好长时间。

    顾依淮看到李教练在战术板上画着,已经没有时间了,她必须做出决定,不能再犹豫了。

    顾依淮站了起来,徐澜清和陆易禾吓一跳,看着她。只见顾依淮冲到了李教练的身边,一把就抢过李教练手里的战术板,“对不起,现在没有时间了,大家听我说,”说着,已经把李教练布置了一半的战术图给擦掉了,然后边画边布置,“他们一会一定会这么站的,这是韩修,铁寺从这往这跑,给韩修挡拆,然后韩修跑到这接球。

    当韩修和铁寺挡拆,韩修跑过铁寺的时候,孟泽,你从这里,就往这个位置跑。”

    孟泽插嘴,“可是这边也没有人呀!”

    “别插嘴,你就看好了,他们挡拆后你就开始跑,不能早了,也不能晚了。

    肖沐你被铁寺挡住后,从这绕过铁寺,继续追韩修,做一个防守的假动作,不用真的跳,吓唬一下就可以,然后不用管后面,直接往对方篮下跑,记住,做一下假动作,不要停,直接跑过韩修就可以了。

    孟泽你往这跑,然后就会接到球,不用看,直接把球往对方篮下传,肖沐会接应,别传太大了就行,也小心不要让韩修过来给截住了,稍微高一点。”

    这时裁判已经吹哨了,所有的人都一头雾水的,不知道应该听教练的,还是听顾依淮的。大家都看像肖沐,等着肖沐的指示。

    肖沐边往场上走,边说,“我相信顾依淮。”

    孟泽还是听肖沐的,“我也相信你,老大。”

    肖沐拍着孟泽的肩膀,“注意节奏,就看你的了。”

    孟泽点点头,“放心,老大。”

    顾依淮不好意思的把战术板交给李教练,“对不起,教练,时间太紧了。真的对不起!”

    顾依淮没等教练说话,立马回到座位。不知道结果怎么样,如果自己判断失误,那他们这一场一定输了。回想刚才的举动,也是冷汗直流。

    陆易禾看着她,“怎么了?什么情况呀?”

    顾依淮手心都是汗,“等着看吧。”

    李教练手里接过顾依淮递过来了战术板,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是训斥她呢,还是原谅她。我是教练,还是你是教练?关键时刻来这么一出。

    李教练看着场上的站位,突然感觉好像很熟,低头一看战术板,立刻傻眼了。怎么和顾依淮画的一模一样呀!

    此时教练更紧张了,是的,一点不差,每个人的位置都一样,仿佛是顾依淮去给对手布置进攻一样。

    看着这一切,李教练满眼惊恐的看了一眼顾依淮,他看到顾依淮也看着他,并且还点了一下头。李教练回身看场上的战况,不自觉的手在颤抖着。

    韩修他们有一套战术,平时不用的,只有在最关键的时候才使用,这两年,一共也就用过不超过三次,每次都是在生死关头。今天面对着同样的生死时刻,正是他们使用杀手锏的时刻。韩修对于这套战术还是相当自信的。

    裁判把球交给发球队员,韩修开始跑,绕过了铁寺,铁寺趁机挡住了跟着韩修的肖沐。

    就这一瞬间,发球队员把球传给了韩修。韩修接球后,做一个投篮动作。他看到肖沐已经绕过铁寺,向自己扑来。

    韩修并没有真的投篮,而是直接把球传向另外一边底线。那边是有一个队员从底线绕过去,正好可以接球,而这个队员是一个远投手,经常练习这个位置出手。

    可是韩修发现,肖沐也只是象征性的作了一个防守盖帽的动作。肖沐并没有起跳,而是一伸手,就跑过了他。

    同时韩修也发现,本来没有人的另一侧,突然间出现了一个身影,挡在了自己和接球队员之间。韩修已经意识到问题严重,他没有回身去追肖沐,知道自己已经慢了一步,即使回追也于事无补。

    于是韩修想趁孟泽接到球,还没有传出来的时候就防住孟泽,只要孟泽传不出球,最多就是大家打加时赛。

    电光火石之间,韩修作出决断,立刻冲向孟泽,还差一步。只见孟泽伸手接到球,并没有停下来找人。而是刚刚拿到球,连头都没有抬,连看都没有看,就好像后脑勺也有一双眼睛,就直接把球往前场扔了出去。

    韩修还是慢了一步,就这一步,他没有拦住孟泽传球。就差这么一步,他看着球从头上飞过。

    韩修站住,回身看时,肖沐已经接到球,上篮得分。

    看台上鸦雀无声,只有西南理工替补席上欢呼。队员们相拥庆祝,太神奇的一球了。

    同时所有西南理工的队员都对顾依淮竖起了拇指,陆易禾和徐澜清也搂着顾依淮欢笑。

    肖沐立刻把大家集中起来,“比赛还没有完呢,时间还有0.6秒。他们现在已经乱了,但是我们还要小心,防好最后一球。”

    东北轻工已经没有暂停了,大家只好硬着头皮打最后的这0.6秒。韩修稳定着队友的情绪,虽然他现在也有点懵,但是还有最后一线生机,由不得他回味了。

    韩修大声喊着队友,激励大家。

    西南理工,肖沐也高声喊着,“防守!防守!”他知道,对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战术了,只有接球就投了。

    于是肖沐紧紧盯着韩修,仍然是铁寺给韩修档住肖沐。

    肖沐也早有防备,他绕开了铁寺,但是已经没有办法阻挡韩修接球了。

    还好孟泽也知道他们最大可能是把球交给韩修,所以也早就做好准备,一看铁寺给韩修挡拆,立刻过来补防韩修。

    韩修接住球,孟泽已经快站到身前了,而且已经高高跳起封盖。此时韩修仅仅刚过半场,但是也没有时间让他运球了,甚至连做一个假动作晃过孟泽的时间都没有了。

    只有0.6秒,他只能起跳投篮了。孟泽本来就比韩修高,这一跳直接挡住了韩修的视线。韩修知道正常投篮,孟泽一定会封盖的,所以他调高了投篮的弧度。

    孟泽没有碰到篮球,还好也没有犯规。韩修出手的一瞬间,比赛的计时器就跳到了0 。比赛的时间已经没有了,但是比赛仍然没有结束,篮球还在飞行。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空中飞行的篮球,只见篮球强弩之末,最后离篮筐还有一点距离就已经下落了,连篮筐都没有碰到。此时裁判也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音,西南理工取得了本场的胜利,也取得了本年度总决赛的胜利。

    比赛结束后,每个人都第一时间跑过去和顾依淮击掌,感谢这个巾帼不让教练的女英雄。连李教练也过去,和顾依淮击掌,还给她竖大拇指。

    韩修也只是和肖沐击掌,表示庆祝,并没有多说什么。

    盛大的颁奖仪式有点冷清,看台上没有多少观众,留下的不多的也都表情冷漠。

    只有西南理工这些队员,和那几个家属兴高采烈的。他们可不管看台上有多么冷清,有多么嫉妒,自己先嗨个够。

    每个人都举起总决赛奖杯,然后亲吻。

    今年的总决赛最有价值球员,也理所当然的归了肖沐。

    丰收的喜悦,不仅在颁奖台上,也充斥在千里之外的西南理工的校园里。

    当他们离开体育场,坐大巴回酒店的时候,肖沐手机响了。

    肖沐拿出手机看是韩修发来的一条短信:“本来想给自己大学的篮球画一个完美的句号的,结果让你小子给砸了。我毕业之后,你小子就是大学篮球场上最亮的仔了,从今后这就是你的天下了。不过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两年后,我还是会在职业联赛等你的。好好训练,不要让我失望呀!再见!”

    “好的,再见!”


手机阅读:www.wafe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