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八十五章歼灭

    商老板带着人在前面七拐八拐,临平和蓝玉开着隐身阵在商老板身后远远的吊着,只见这商老板出了城带着人直奔一个村庄,说着是村庄老远临平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和臭味。

    “畜生。”赵蓉瑕疵预裂的说道,美目里有泪光闪现。

    旁边的风轻轻也是沉默不语,但是握紧的手中剑显然是出卖了她此刻仇恨的心理。

    村庄早已经成为废墟,村中间的广场上男女老少的尸体就那样随意的摆放着,甚至有很多妇女的尸体衣衫凌乱。显然这个村庄的所有人都被屠杀了。

    而这个明显被清理的村庄被作为魔教的一个聚集点。

    商老板一脚踢开一具挡路的尸体骂道:“晦气。”

    身后看到这一幕的临平恨恨的抓紧双手,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要把那个商老板的脖子拧下来。

    为了不让声音外泄,临平收起了子母石,很显然这个地方就是魔教头目的一个隐居点,而那个昨晚的神秘人应该在这里了。

    因为临平眼看着商老板进了一个明显刚装修起来的豪华房屋。

    临开给了临平一个眼色:“去叫援兵。”

    临平回已眼神:“凭什么我去?”

    临开抽出了手中的剑。

    临平乖乖的前去叫救兵。

    回到自己休息的客栈,临平找到江忆雪跟江忆雪说明了本次目标,并且叫江忆雪叫齐大家,很显然云海宗这些出来的弟子并没有到处乱逛,大家为了等消息都乖乖呆在客栈里,江忆雪很快变叫齐了人。

    临平带着大家直奔破落村庄,到了村庄临平通过临开留下的记号很快变找到了临开等人的地点,到达地点后发现蜀山弟子已经到达,并且来了将近一百多号人,灭掉这村子里魔教中人是完全够了。

    作为本就擅长布道排阵的晓月峰,此次人员安排的事情自然由蓝玉来负责。

    在一番交代后,蓝玉问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大家都点点头。

    随后众人按照之前的吩咐各就各位,晓月峰的四人围着整个村子布阵,以防对方逃跑,带阵法备好以后,晓月峰的人回到原来的地点,看到晓月峰的人回来,蜀山剑修们纷纷掷出飞剑,一剑当空。

    飞向村子上,临平远远的看着,没过多久村子中变想起了骚乱,一名名蜀山弟子投掷下去的飞剑,一剑一个魔教中人,村中有魔教中人想要跑出来,却迷失在周围的阵法中。

    商老板带着自己的那些手下也在其中,临平看着那个商老板气不打一处来,对临开请战:“哥。”

    临开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临平知道临开这是默许了,临平直接御剑而行飞至商老板面前。

    “商老板,我们又见面了。”临平冷冷的说道。

    商老板本来在阵法中团团转,看到临平后吃惊的回答道:“是你?”

    “是我,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商老板,竟然会是魔教中人。”

    商老板后退几步指挥着手下:“给我杀了我他。”

    几位手下直接提刀就来,临平眼睛微微一眯,使出落尘剑法,剑法带着不容置疑的锋利,将每一个过来的人蹿成喳喳。

    商老板大惊失色:“你竟然是元婴顶阶。”

    “是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就喜欢看你们这些反派绝望的样子。”临平调侃道。

    商老板一咬牙,举起手中的剑变向着临平而来。

    于此同时另一处战场,那位魔教的幕后人物被以临开为首的云海宗和蜀山的高手在围攻这位魔教人。

    只见此魔教妖人,一只右眼被布覆盖,长长的疤痕滑过整个右眼,只剩下左眼露在外面。那魔教妖人手中拿着一只木眼,很显然这只木眼还没来得及佩戴就被临开等人打的措手不及。

    魔教妖人的功法不弱,与云海宗前来的以临开为首的高手们打的不相上下

    “众弟子听我命令,灭杀魔教妖人一个不留。”蓝玉命令道。

    “明白!”

    “落尘剑法。”临平指挥着惊鸿剑,一剑分百剑,围攻商老板,此刻的商老板再也没有原先大腹便便的样子,身上的那层皮被临平的剑法割开一块又一块,没一会儿商老板身上的人皮皆被割开,露出里面青面獠牙的真容。

    僵尸。

    吼,已经暴露的商老板不在掩饰自己,一个吼叫地面上那些躺着的村民纷纷站了起来。

    “你们,这些魔教真是丧心病狂。”临平边攻击边说道。

    “为了我圣教的大业。”商老板嗓音嘶哑的说道。

    “大业个屁,我还是你大爷呢。”临平咒骂道。

    随后一个火符扔了过去,火落到那些尸变的村民身上,村民没有一点儿感觉,依旧往前走着。

    商老板随手抓起旁边正好躲过蜀山剑修的魔教教众,那位教众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商老板一口咬住脖颈,活生生的死在自己人手里,临平的落尘剑法,落在追来,商老板扔掉教众一声大喝,一个土黄色保护罩形成,所有落下的剑没有一个打中他。

    “我让你做王八,那我就成全你。”临平说道。

    此时的村中各方都是战场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里,临平手按地面,一道土刺从商老板地下钻出,商老板想要飞起来,却被临平的飞剑逼的不能飞行。

    五行在临平的身体里生生不息,使得临平可以轻而易举的驾驭着两种功法直逼商老板。

    商老板大惊失色:“你竟然是双系灵根?”

    “谁说我是双系。”临平说着,一道道树根从地下窜出周围脚下长出青青绿草,这是木系灵根,商老板往后退好几步,一剑斩下飞驰而来的树根。

    落地的树根瞬间燃起火焰,木生火生生不息,商老板狼狈的躲着,临平召开金色的护罩一个箭步直冲,拳头亮起金色的标识,金水拳法。

    一拳砸在商老板的防护罩上,防护罩出现了裂隙,商老板想往后退,却被周身火焰包围的死死的。

    “你……你到底有几个灵根。”商老板恐惧的说着。

    “你猜?”临平狞笑着说。

    金色的拳头穿过护罩,一拳打在商老板的肚子上,毕竟是元婴期的高手,肉体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可是临平怎么可能给他反击的机会,双手一把抱住商老板的头。

    一拧!

    商老板卒。

    那些村民没了控制,也倒了下来。更多的也被火烧殆尽,尘归尘土归土。

    另一边被围攻的魔教妖人,已经被围攻的伤痕累累周围全是蜀山和云海宗的弟子。

    “我圣教千秋万代,永垂不朽。”魔教妖人喊道。

    蓝玉飞快后退:“所有人撤,他要自爆。”

    “你们都给我陪葬吧!”

    在听到蓝玉的大喊临平也是第一时间后撤,那魔教妖人最起码元婴期以上,只有元婴期才能自爆,他要自爆这个村子都保留不了。

    果然当临平出的村子那一刻,整个村子都被魔教妖人的内丹自爆湮没没了。

    临平站在空中,看着被移为平地的村子,嘴里叹了口气:“这样也好,最起码你们的躯体不至于死后在被那些魔教人糟蹋了。”

    接下来轻点了下人数,庆幸的是来的都是精英弟子,除了被爆炸的余波受了点伤,其它人都还好,而且还有个惊喜。

    只见宁吉抓着一名活的魔教教众,一把仍在地上:“说你们的同伙在哪?”

    魔教教众咬着牙说道:“我魔教千秋万……”

    “你万个啥,还万呢,我还万岁爷呢。”蓝玉一脚踩在那魔教教众的头上,眼里的仇恨溢于言表。

    临平转过头去,接下来的一幕他其实不想看,这修真界就是这样冤冤相报,善的也被逼恶了。

    蓝玉用搜魂法后,扔下已经傻掉的魔教教众:“果然没错,这些人都是魔教的中层,那个死的魔教妖人是魔教黑老底下的一名红人,善于控尸,而那商老板也是如此,他们屠杀这里的百姓就是为了足够有尸体可以控制。”

    “他们把死掉的老百姓运到城里,埋在拍卖行地下。城里也有孤家寡人不时被他们杀害,包括一些散修的,被他们埋了起来,只等以后魔教宣战时,想以大量的尸体打蜀山一个措手不及。”

    嘶,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如果真这样,一个城市有多大?城里肯定不能死那么多人,否则会引起什么骚乱,那么只能从周围的村庄下手,这得有多少村庄被害?

    毕竟没有一个量,哪能覆灭一个城市?

    众人心照不宣的看着蓝玉,蓝玉也知道大家所想,直接点了点头:“这个据点他们没来得及转移,其它的他们已经移进城里的拍卖行。”

    剑修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嫉恶如仇,蜀山检修门不等云海宗的人,直接一个御剑直奔拍卖行。

    云海宗的人跟在身后表情沉重,现在不用在特意去找什么幕后之人了,所有的目标都指向拍卖行就是最大的据点。

    今日的剑仙城格外的热闹,看着平日很少外出的蜀山弟子,今日成群结队围着拍卖行,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下,所有人一剑落下,拍卖行里的人都鱼贯而出,有权贵想大骂。

    “此为魔教据点,闲杂人等退散,否则格杀勿论。”陈安冷声喊道。

    在上百名怒气冲冲的蜀山弟子面前,权贵人士退散,只留下拍卖行里的工作人员,有人直接攻击过来,却被上百枚飞剑插成了喳喳。

    临平等人在身后,就见百名蜀山弟子结阵以待,一柄巨剑缓缓升起。

    落下。

    横劈了整个拍卖行,凡是阻止的人都劈成两半,露出了拍卖行底下的累累白骨……

    这一刻仙剑城的人包括赶来阻止的城卫军都愣住了。


手机阅读:www.wafen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