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九十三章:丹与药

    那妇人临死之前的眼神一直浮现在江离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带着毅然赴死的决绝和解脱,似乎没了活下来的期盼。

    而最关键的是他们全都因他而死。

    当年她娘是不是也是如此?哪怕知道面前九死一生,也要不管不顾的想要找到他。可是江离直到最后都没有见到她一眼,后山那孤零零的坟墓,连个墓碑都没有。杂草丛生,听着山上的经文诵起,轮回路上,走的可曾安稳?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想起那个朴实的女人了,那是他来到这个世上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个人。没有血缘,却视如己出。本就孱弱的肩膀,挑起了一个家,三个人的生活。带着两个孩子,灶台前,烛灯下,农田里是她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就已经弯下的腰。

    青春年华不在,回首满是沧桑。

    眼角不自觉的流下了眼泪,吓坏了围着的一群人。

    “前辈,他怎么了?”苏曦握着江离的手,有些紧张的问着被请过来的老头。

    药无药抚着胡须道:“无碍,江小友的身体被调理的非常好,伤的虽然是心脉,却并没有伤到根本。而且被一位药道大师以金针度穴之法梳理了凌乱的灵气,用药精准且及时,当真的妙不可言啊。”

    药无药连连点头,这手法,怕是药宗都不止了吧。下针稳准狠,用药巧妙,虽不及丹药药力强劲,见效迅速。但药效温和且没有丹毒,着实让他震惊一把。

    “不知在下可否见见这位宗师?”药无药问道。

    修仙界中,丹为上,哪怕高级的丹师对于药也只略懂皮毛,只治标不治本。正所谓是药三分毒,靠着品级高的丹药强行修复,而留下很多的丹毒。

    然而药就不一样了,源于自然,药效温和,更是从跟本上改善人的体质。如今很多医学典籍都已经十不存一,就连他们药灵谷都没有多少,相对这方面的研究,反而是世俗界要更加齐全。

    年轻的时候他游历到世俗界,那时世俗界还没有与修仙界有任何接轨。人们行医问诊,靠的,是诊脉,银针,对症下药,有的更是以食物来治病。当时他惊讶极了,觉得太神奇,没有提取药材中的精华,还都是平平常常,没有任何灵气的东西,就能治病?

    可也就是那两年,他发现自己似乎错了。用特定的药,治疗特定的病,而不是随便一个培元丹,一颗养元丹强行提升身体能力。

    当然,如果生命垂危,药的作用就会小很多,一些重伤的人,依旧是丹来的直观。

    当时他就想,丹药结合,会不会才是对的。哪怕修仙之人本身的身体素质随着修为的增长更加强劲,但药也不是没有用武之地。只是这么多年来下来,他苦无方法。如今这里可能就有这样一个药道大师,是以他神情十分激动。

    “师父,形象,注意形象。”木槿站在药无药身后,见自家师父这双眼放光的样子觉得很是丢脸。

    好歹他们药灵谷也是药宗,顶级丹师不要太多,向来都是一丹难求。而身为大长老的他,至于这样吗?最牙疼的怎么又是江离这小子?真是见了鬼了。

    “你懂什么?忘了为师和你说过什么?我们丹师救人治病,最想要的,不是救人,而是无人可救,老实呆着。”药无无药瞪了一眼自家徒弟,然后又面露期待的看着苏曦。

    “前辈,既然无事他为什么不醒?”苏曦哪还顾得上什么药还是丹的,只是江离昏迷了三天了,期间神情状态很是不好。可舒淮说无事,药无药也说无事,可这样,怎能叫她不着急。

    “伤确实无大碍,只要好生静养就好,只是这心有郁结,需看他自己。”药无药煞有介事道。

    郁结?什么郁结?苏曦声色微愣,看着江离有些出神。

    “小友?小友?”药无药喊了两声,见苏曦没有理他叹了口气,站起来招呼木槿离开。

    不急于一时,目前他们还不会走。

    这次药灵谷来了不少人,主要是为了灵虚秘境结束后的灵植交流会,都是稀有灵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城主府不小,江离被安排的住所在西院,周围除了他们也没有其他人,颇为幽静。师徒二人一出来,顺着小路往回走,迎面正好碰上过来的舒淮。

    交错间,药无药嗅了嗅鼻子,眼睛直接亮了,伸手下意识的就对舒淮抓了过去。

    砰。

    舒淮甩了甩手臂,看着被自己直接甩飞的老头道:“药灵谷的人?什么时候如此为老不尊?”

    木槿本来想去帮他师父一把,哪成想刚动一步,就被舒淮看过来的眼神吓到了,心里直打突突。干咳一声,假装看天,事不关己。

    “哎呦,我的老腰啊。”药无药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腰,看着舒淮抱怨道:“下手真狠。”

    舒淮没心思理他们,转身就要走。

    “等等,丫头,等等。”药无药赶紧爬起来,哪还有之前那要死不活的劲头。

    “何事?”舒淮回头,皱着眉,任谁被一个怪老头双眼放光的盯着,估计心情都不会很好。

    “哦,对,看我。”药无药拍了下自己额头,道:“丫头,你就是那个药师吧。”

    不会错,这丫头身上那浓郁的药香,一定是长期和灵药打交道。而且这方向就是刚才那小子的住处,药无药激动极了。可看在外人眼里,这妥妥的是一个变态。

    木槿小心翼翼的后退一步,这位大神他师父不知道,他可知道。

    那天出秘境后他一直躲在人群里,看的明明白白,就他师父那两下,他怕经不住人家一拳头。

    舒淮不明白什么意思,还是道:“是,有事?”

    “丫头要不要来我药灵谷?”药无药激动道。

    “师父,师父,这位是舒淮真人,江离的师姐,逍遥门的。”木槿还是不能看自己师父犯傻,扯了扯他的衣摆道。

    “逍遥门?”听到这个药无药一愣,激动的情绪倒是弱了两分,不过还是有些可惜。

    不过也是,散修也不可能有如此成就。不过眼睛一转又道:“那不知丫头有没有兴趣和我探讨下药道?”

    如果说当今天下还能再找到一个在药道上走的很远的人,那就只有药无药。可与舒淮一比,高下立见。

    ”药道?”舒淮了然,但看着药无药依旧皱眉道:“为何?”

    “互相学习,互相进步啊。”药无药说的理所当然

    木槿心里叹气,自家师父什么样他哪能不知道。说是大长老,其实地位低下,资源分配也少,连带着他这个徒弟都很是拮据。这对于一个丹师来说简直就是侮辱,若不然,他也不会进灵虚秘境搏一搏机缘。

    可要怪,只能怪他这师父浪费了太多的灵植却不出丹,为了抑制他如此浪费行为,谷中的配给是越来越少,同时也越来越让人觉得他不务正业,让人看不起了。

    想到这,木槿有些苦兮兮的。不过他师父说的那些他也认同,是以师徒二人身无两块灵石,哪怕好东西在前,也是买不起的。

    “嗯,挺好。”舒淮认真道:“不过不关我事,让开。”

    她天生就没有火灵根,成不了丹师,或许是她一直不想承认的痛,所以看到丹师从里到外都很烦躁。

    “不让,除非你答应我。”药无药看上去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挡在舒淮面前的样子正好被过来的杜荣撞了个正着。

    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神情十分尴尬。

    “那个……见过两位前辈。”杜荣见礼道。

    “嗯。”舒淮点了点头道:“有事吗?”

    “是这样的,各宗听说寿元果要拍卖,知道玲珑仙子就在城主府,特意托我问问,这日期定在哪天。”杜荣问道。

    “什么?寿元果?拍卖?”舒淮还没回话,药无药倒是激动了。

    这东西拿出来拍卖?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瞪了一眼木槿,这小子怎么什么消息也没和他说。

    木槿也很冤枉,说什么?他们又买不起。

    舒淮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对着药无药叹气道:“我不会炼丹,没办法和你探讨。”

    “不会炼丹?不可能。”药无药不信道:“丫头,你看不上老夫我”

    舒淮摇了摇头,不打算与他解释。

    药无药知道不能强求,毕竟药道失传了太多,人家逍遥门既然有传承,可毕竟是人家的,没有理由和他共享,倒是他逾越了。

    只是可惜。

    “师父,行了,我们回吧。”木槿看老头闷闷不乐的样子,叹气。

    “你说你,要你何用。”药无药对着木槿吹胡子瞪眼甩了下衣袖,转身离开。

    “是是,我没用。”木槿不想和老头争这些,都快魔障了。

    他没用,也不看看谁教出来的。木槿在心里吐槽。

    木槿这边走了,舒淮也带着杜荣来到江离处,看了看江离的伤势,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多说什么。就把杜荣的来意说了下,毕竟是人家地盘,这面子还是要给的。

    “就和他们说,钱带够了吗?给他们半个月时间。”苏曦想了想道。

    寿元果还是第一次进拍卖行,那可是抢破了天的宝贝。

    现在苏曦没有时间管这些事,想了想道:“有什么事就和管事的说,不用特意来问我。”

    如今江离状态不好,也不知道怎么了。

    杜荣看到苏曦面上的担忧之色,知道分寸,又说了两句便起身告辞。

    “师姐,阿离他?”杜荣走后,苏曦垮下脸问道。

    “估计又胡思乱想了。”舒淮叹息。

    江离有个不大不小的毛病,就是喜欢胡思乱想,这本来没什么。

    往好了说,容易悟道,可往坏了说,就是容易坑自己,钻牛角尖。就好比当初在逍遥门藏书楼里,若不是她发现的及时,灵气逆行,怕是要出事。

    “这五年都发生了什么?和我说说。”

    从出来到现在,舒淮还不知道秘境里发生了什么,大多都是道听途说,也无非是江离杀了这个抢了这个。

    苏曦知道现在急不来,干担心也是无用,把事情挑挑拣拣的说了一遍。

    “你也真行,寿元果这东西也敢拿来交易,还敢再毁了一个。”不对,两个。舒淮感叹,如今这些孩子胆子越来越大。也不知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心有底气无所畏惧。

    不过等苏曦说道秘境里被围杀的时候,舒淮神色郑重不少,果真是无孔不入啊。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

    “咳……”。

    听到咳声,苏曦猛的回头,泪流满面。


手机阅读:www.wafenxiang.com